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6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重男轻女的陋习,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杜绝。

“这婚约并不是你自己亲口应下,虽然婚书已经在阴间上表,但也不是没有解决的余地,你是不知情者,悔婚也不是你的过错,但你父母收了对方聘礼不归还,除非他们再拿出一个女儿去顶替你,否则这悔婚的代价将会报应在他们身上,至于什么代价,我只能说非死即伤。”

周娣闻言连忙道:“我还有个妹妹,如果我悔婚,他们会拿我妹妹去顶替吗?”

司阳摇头道:“不会,因为你妹妹还没有满十六岁,未满十六的婚书阴间是不认可的。”

周娣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听到非死即伤的代价,周娣还是忍不住有些揪心。但想到从前种种,那一点点的于心不忍也凉了下来。父母的生恩在这十几年不断责打中都已经偿还干净了,养恩,她从五六岁开始就洗衣服做家务,不到十岁就开始做一家子的饭,上初中开始就在家附近餐馆的后厨洗盘子赚点钱全都上交了,要说欠,她真的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欠的了。

“我想活下去,还请大师帮帮我!”

司阳听到她做出的选择也不意外:“念在你是则知同学的份上,有些费用可以免去,但有些费用却必不可少,此事还得劳动阴差为你游走,因此烧给阴差的供品是必须的。”

周娣点了点头,有些忐忑的问道:“请问,要多少钱啊?”

司阳笑了笑:“三万块,但你情况特殊,我可以让你延期还款,这笔费用,在你大学毕业之前还清即可。”

听到这话,周娣才松了口气,三万块对她现在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但只要给她时间,她一定能还的!

司阳让从梦准备了一些金银纸钱,还有两只特制的香,让周娣到花园里去亲手点燃烧纸。

周娣听话的跪在地上,在大瓷盆两边点燃了香,又将堆积成一座小山的金银纸钱一点点烧进去,烧着的那些之前没有像她以前烧纸那样被风一带吹得满天都是,盆中的纸钱竟然一点点的沉了下去,一点烟灰都没有带起,更让周娣觉得毛骨悚然的是,她就跪在瓷盆旁边烧的,但是一点热度都没有,那火都像是冷冰冰的。

在她心惊胆战烧着纸钱的时候,原本没有风的小花园,一瞬间温度仿佛降了不少,冷的她打了个寒颤,随即他好像听到有铁链在地上拖拉的声音。

周娣下意识就想抬头朝着声源的方向看去,却听司阳道:“低头烧纸,不该看的别看。”

周娣连忙老实的低下头,大把大把的纸钱往盆里烧着。

当火影中渐渐走出两个人形模样的影子时,司阳开口道:“此女蒙受父母的欺瞒,与胡姓阴魂签订冥婚之约,今召唤二位前来,劳烦二位辛苦一趟,将婚书解除。”

那无形的影子动了动,链条在地上拖拽的声音越发清脆,仿佛就在人的耳边响起一样。周娣低着头烧着纸没能看到,跟在司阳身边旁观的李则知却是看的一清二楚。虽然看不见模样,但轮廓衣着上,就跟书上写的黑白无常一样,一个拿招魂幡,一个拿锁魂链。没想到那些传说竟然是真的,这世上真的有黑白无常。

小花园的风吹了一小会儿,链条的声音再次停了之后,司阳开口道:“事成之后三禽五果定然不会少。”

司阳话音落下,链条的声音再次响起,但这次是由大到小,仿佛拖拽链条的人正在离开一样。小花园里的风慢慢停了下去,没有司阳的发话,周娣也不敢乱动,继续不停的烧着,腿都跪麻了也不敢动一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小山一样的纸钱已经快要烧的差不多了,而盆中竟然只有正在燃烧的纸钱,一点烟灰都没有积存下来。直到周娣感受到火的温度,那些之前也不像烧去了另一个空间,开始在盆底有灰烬的积存之后,司阳才道:“好了,没事了。”

周娣整个松了口气,瘫坐在地上。

此时周娣身上与阴魂有所牵连的红线已经被剪断,身上的黑气也在渐渐散去,这场无妄之灾算是过去了。

对于大小女儿的离开,周娣父母最大的不满在于没人做家务了,心情不愉快了也没有打骂的对象了。一想到都已经养的快要成年,以后就能赚钱养家的大女儿就这么跑了,周母就会一阵气不顺的各种咒骂。

有时候把周父听烦了才会开口制止一下:“行了行了,你这么不高兴,去把人找回来啊!”

周母尖声道:“找回来?她身边可是跟着一个鬼的!早知道,早知道...”

周父轻哼了一声:“早知道什么?早知道冥婚真有其事,你就不答应那家人了?”

周母没吭声,就算早知道真有其事,面对三十万的诱惑,她怎么可能不答应。从小他们对女儿就是非打即骂,早就离了心,以后那死丫头翅膀硬了,管不管他们还难说,不如现在卖些钱来的实在。

想到这里,周母顿时心气顺了些:“算了算了,就当没生过那死丫头的,那个小的跟她姐姐一样也是个白眼狼,等她姐姐一死,看那贱丫头怎么办,上街要饭去吧!”

每天听到那些咒骂听的周父一阵心烦,刚想抽烟,看到烟盒子空了,直接穿上鞋出门买烟。离开了那个狭小阴暗的家,周父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了几分。来到小卖部买了一包烟,点了一根之后周父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顺着小区散了散步。

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周父站在路边等着绿灯。在一辆小车速度飞快的行驶而过时,周父的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影,那人影伸手轻轻一推,周父整个人便冲出了人行道,嘭地一声,被小车给撞飞在地,还滚了好几圈。这时从另外一个路口又驶来一辆车,突然见到地上有个人,连忙打转方向盘,但是距离太近了,最后还是来不及的生生从周父的腿上压了过去。

周父残了,两辆车全都逃逸,刚好能拍摄到那个路口的摄像头前几天坏掉了,找不到肇事者,治疗费只能周家自己给。

前期的手术费就不少,周父除了脑部创伤,双腿整个需要截肢,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这样活着也生不如死。周母给周父交了手术费后,求着医院给她几天时间去筹钱,然后快速的卖了房子,拿着家中所有的存款直接带儿子走了。

至于以后周母将儿子养成了一个啃老的废物,为了钱对母亲各种打骂,晚年过的无比凄惨那就是后话了。

此时周娣接到通知,不得不去医院接手众叛亲离的周父时,看着曾经拿着一条皮带就像是她永远越不过的高峰一般的父亲,此时如此凄惨的躺在病床上,也不知是快意多还是恨意多,看着父亲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谩骂,周娣关上病房的门,走到病床边冷冷一笑:“你就继续骂吧,你也只能骂一骂了,你放心,我不会嫌弃你带走妹妹不管你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下半辈子,我的好父亲!”

第114章

周娣冥婚的事情解决了,虽然这件事导致了她整个人生的改变,但就目前看来,这个改变是好的。虽然跟妹妹住在一个小单间房里,但比起以前来说,实在是好太多太多了。至于那个父亲,他的噩梦才刚开始呢,只要他活着一天,曾经那些加注在她们姐妹身上的东西,她们都会一点一点还回去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