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6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死去的胡永没有了骨钉的依仗,整个鬼气大减,要如果不是有冥婚的契约在,在司阳拔除骨钉的时候他就该魂飞魄散了。当他对周娣父母出手,那些赚了他家的钱全部赔了出去之后,他再也维持不住魂体了。就在他快要消散的时候,兰玉琢出现,朝他身上贴了一张魂符之后带回了特勤部。

胡永窝囊了一辈子,之前敢朝着天师叫嚣,无非是仗着那枚骨钉的力量。现在什么都没有的他又变回了一条虫,生怕这些天师将他打的魂飞魄散,还没问什么就把他知道的那些全都说了。

虽然胡永之前纠缠过活人,更甚至想要带走那个女孩,但起因是冥婚的契约,倒也说不上是他的错,所以特勤部不过是例行公事的超度而已,但是胡永说的钉子却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他是怎么死的,胡永自己都不知道,那天他不过是想要走个近路回家,所以没有走大路,而是从林子里穿过去,结果什么事都没搞清楚就被人敲了闷棍。最后是窒息的憋闷让他从晕厥中醒来,他发现自己被埋进了土里,拼命的想要挖开那些土,可惜还是生生被闷死了。

后来周永只觉得自己被一股阴冷的气息包围,等他再恢复神智的时候,就变成了幽魂飘荡在了林子里。

兰玉琢闻言冷笑了一声:“等你能量越来越强之后,你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托梦给父母让他们来替你收尸,而是给你买一桩冥婚?”

胡永缩着脑袋没敢吭声,他也想找到凶手报仇,可是他人都已经死了,现在能借着土里埋的那东西拥有更强大的力量不是更好吗,如果被找到尸体离开了那里,他不知道那些力量是不是也会随他而去。

兰玉琢将一叠照片甩在了胡永的面前,照片里是胡永的父母。收到了儿子的托梦,就连哪家的姑娘,叫什么名字,住哪里都跟儿子梦里给的信息一模一样之后,老两口这才确定儿子真的已经不在了,但他们希望儿子在下面能过得好,于是宁愿卖房子给儿子买个媳妇。

卖房子的钱给了那户人家,收到了儿子满意的托梦,老两口即便失了晚年的容身之所变的要靠捡废品住仓库为生,但他们依然甘之如饴。

看着照片里的父母,穿的一身破烂衣服,佝偻着脊背捡拾着垃圾桶的东西,胡永彻底沉默了下来。儿时种种在脑中浮现,那一瞬间涌来的后悔让他再次体会到了窒息的感觉。

审讯室里除了兰玉琢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二组的队员,他是和兰玉琢一起全程跟进这件事的,见状也只是感叹了一声:“周家若是摊上这样的儿子,那对老夫妻若是生的那对小姐妹,也许就没有这些悲剧了。”

兰玉琢轻笑了一声:“前世债,今生还而已。”

确定胡永这里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信息之后,兰玉琢就将整理好的信息归档,胡永的尸体已经移交给了警方,因为是人为谋杀,调查凶手这种事就轮不到他们特勤部来了,只是阴魂相关的口供需要备档。

兰玉琢拿着档案来到二组的备档室,这里有个养老的天师负责,随手翻了翻记录准备存档电脑,看到胡永埋尸现场照片里的那座山,老天师却微微愣住。

兰玉琢疑惑道:“怎么了?”

老天师道:“有地图吗?看看这人埋尸的地方在地图的哪里。”

兰玉琢拿出手机就搜出了地图递给了老天师,老天师辨认了好一会儿,皱眉问道:“那个阴魂说,他埋葬的地方有个充满了阴气的钉子?”

兰玉琢点点头,询问道:“是有什么问题吗?”

老天师道:“那个钉子你们找到了吗?”

如果不出意外,那个钉子应该是被司阳哥给收走了,不过在没搞清楚事情之前,兰玉琢肯定不会这么说,只是道:“没有,这里是有什么问题吗?”

老天师将地图放大道:“这里是龙爪,整条龙脉上的龙前爪,你说有人在这里埋了一颗阴气浓郁的钉子,你觉得是意外,还是蓄意为之?”

老天师的话算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调查方向,不过在那之前,他们得要先知道那个钉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兰玉琢犹豫再三,还是将胡永的事以及备档室老天师的猜测告诉了司阳,司阳取出一枚封印在巴掌大的水晶体中的骨钉递给兰玉琢。

兰玉琢连忙接过来仔细的查看,不过因为被封印住了,根本感受不到骨钉的气息,只能看出这是一枚棺材钉。

司阳道:“我查阅了一些资料,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应该是千尸钉。”

兰玉琢听都没听过这个东西:“什么是千尸钉?钉过一千个棺材?”

司阳道:“用一千个童男童女炼制的尸油浸泡了百年的棺材钉,不过这骨钉的具体用途是什么我还不知道,反正不可能是什么好事。”

兰玉琢盯着骨钉观察了一会儿才道:“司阳哥,我可以拍几张照片吗?”

司阳笑了笑:“这个你拿去吧,反正对我来说这东西也没什么用处。”

手里有个证据帮助他们调查总比空无一物的摸瞎好,见司阳这么说,兰玉琢便道:“那我把这个带回去让组里的人研究一下,等记录了各项数据之后再还回来。”

司阳点点头,现在就连天师都靠着科学手段来捉鬼了。兰玉琢又道:“我在组里听到一些消息,上面好像准备将浦田山的所有权给你,司阳哥你收到消息了吗?”

司阳道:“周勤已经跟我说了,一些手续正在办理,以后浦田山将是我的私人领地了。”虽然之前地陷爆炸那件事,他也没打算要什么好处,但既然华夏的政府给了,那他就收着好了。

这承包的山头和私人领地最大的区别是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去规划那座山,哪怕夷为平地都没人能干预。这也方便了他很多事,一些建设可以彻底的放开手来了。

兰玉琢好奇的问道:“那司阳哥还住这里吗,还是去山上?”

司阳一手撑着下颚,朝着兰玉琢勾唇一笑:“等我毕业了就去山上,到时候欢迎你和你哥来做客。”

兰玉琢有些舍不得道:“那以后就不能随时来蹭饭了,师父说以后就住别馆去,以后家里就冷清了。”近水楼台她哥都一点进展都没有,等以后司阳哥住到山上就相隔一个山上一个山下了,那就更别指望了。

兰玉琢在想要不要找个什么理由将她哥打包塞给司阳哥就好,为了她哥,她简直操碎了心。

此时的兰家,几位长老站在老宅中一个庭院前安静的等着,家主比他们之前预定的时间提早出关,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家主的修为不能再进一步,那么止步不前的兰家,恐怕真的要开始衰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