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6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几位长老虽然安静的等着,但相视而过的眼神里却都透着一股担忧。

直到日落黄昏,院中的大门才被一个年轻的少女从里面打开,开门的少女模样美丽精致如青莲,一身白裙衬的她无比优雅,年纪虽小,但修为却不低,年仅二十,其实力甚至隐隐与几位长老看齐。

在司阳出现之前,这个少女是他们兰家的骄傲,也是暗中一直培养的重点。但有了司阳,这些年的骄傲简直就像是一场笑话。就算家中有如此天资卓越的孩子又如何,还不是被压制的死死的。

少女一直陪着家主在闭关,对于外界的事情并不清楚,若是旁人,少女定然是高傲的,但对几位长老,该有的恭敬还是有的。

“几位师叔好,师父已经出关,在屋内等着了。”

大长老笑了笑:“小雅也长这么大了,看来这次小雅也收获不小啊。”

虽然家主在闭关,但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可以跟他禀报的,所以家里出生一个天赋极高的女孩,当年也是告知了家主,等这个女孩长到六七岁之后,就直接送进了家主闭关的院落中,这些年兰家的家主尽管在闭关,却也在全力培养这个女孩。但这两年在家主闭关的重要时期,所以除非天塌了,不然也没人来打扰。所以此刻兰家的家主还不知道有司阳这个人的存在。

几个长老进到院子里,看着只有四十来岁模样的家主,众人想要表现的喜悦一些,却又实在笑不出来。

兰家的家主兰一清见到众人的表情,微微蹙眉:“家中可有发生什么大事?”

几个长老相互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大长老将这段时间以来兰家发生的种种事情一一告知,除此之外,关于司阳,还有极有可能白玉在兰谨修手里这件事也说了出来。

兰一清第一次听到司阳,但几个长老如此郑重其事的模样,他也不会小看了那人,不过兰谨修,兰一清冷眼一扫:“兰家要清理门户,这事还由不得外人插手,去把他们兄妹带回来,这是兰家的家务事,本事再大也没道理插手别人的家事。”

几个长老相视一眼,点头应下。

第115章

兰谨修一直知道有人在暗中盯着他们兄妹两,不过那些暗中盯梢的人通常在他和司阳在一起的时候就不见了,看来当真是怕了司阳,反正那些人也并没有影响到自己的生活,与其解决掉他们再来一批新的,不如就留着这些套路摸清了的,所以也就任由他们去了。

兰谨修知道,但兰玉琢并不知道,她知道她哥哥手里有个兰家很想要的东西,但那个东西具体是什么,对兰家的重要程度有多少,她一概不知。刚开始兰家的人离开之后,她的确忐忑了一段时间,也很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被兰家的人抓到用来威胁她哥,可是这段时间一直风平浪静,她也不可能一直躲着,这才渐渐放开进了二组工作。

当兰家一群人来到二组的时候,兰玉琢顿时有种果然来了的感觉。兰家来的人不多,三个,两个掌事,一个长老。这样的排场换做以前,兰玉琢肯定会有点怂,不说长老,就连几个掌事在兰家都是身份地位不低的人,兰家一共有十二位掌事,家主之下是长老,长老之下是掌事,再往下就是各区域的负责人。

每年祭祖的时候都是几位掌事负责,那巴结的人排着队来,身份低了,给的礼轻了,都未必能见到掌事的面。像她跟她哥这样的,永远都是站在最外面,连送礼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在她的记忆力里,那些坐在里面的人,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不过这些敬畏在见到他们被司阳哥各种教训,对司阳哥各种畏惧之后,感觉从小仰望的高峰似乎也没有那么高了。所以现在即便两个掌事一个长老亲自过来,她也没有慌了神情,而是想着要怎么跑回家,她不能被兰家的人抓到,否则她跟她哥就彻底没活路了。

就在她想着先出去看看情况的时候,和尚一下子跑了进来,往她手里塞了一张符,还庆幸道:“幸好这些天让你多了解一下二组的内务没让你出外勤,这符是老大给的隐息符,你拿着从后门走,门口停了一辆车,车上也贴了符,保证那群老家伙绝对感应不到你的存在,你赶紧去找司天师,在司天师那儿躲一躲,就不信这群老东西还敢去司天师那儿闹。”

兰玉琢看着手里的符摇了摇头:“这是我们家跟兰家的事,不能影响了二组,也不能连累司阳哥,这会让他们很难做的,我出去吧,我师父就料到可能会有这些情况,给了我不少好东西,就算打不过他们,但从他们手里跑掉应该不成问题。”

和尚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现在还管那些干啥,是老大来让我叫你走的,反正我们就说你不在组里就是,他们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与此同时,单鹤轩的阻拦令来的几个兰家人有些恼怒。他们的确是被那个姓司的下过不止一次的脸,但不表示是个谁都能不将兰家放在眼里。看着冷着脸的单鹤轩,其中一位掌事没好气道:“这特勤部就是不一样啊,一个小组长就如此硬气,也不怕硬过头,折了!”

蹲在单鹤轩肩膀上的沈然抱着一片苹果啃着,听着那人的话,直接将嘴里咬下的一小块朝着他吐过去,什么东西,那群老家伙折了,单鹤轩都不会折!

被一只肥老鼠吐果皮,兰家的掌事哪里能受得了这个气,更何况那还是一只老鼠,想都没想,直接出手便是一掌想要将这个小畜生给灭了。

单鹤轩抬手一挡,将那人的掌风化的干干净净,连一根龙猫毛都没被吹起来。沈然得意的吐着舌头甩了甩尾巴,单鹤轩只是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制止他。

那掌事见单鹤轩的修为不低,但竟然为了一只老鼠撅了他的面子,更是气的想要动手。却被跟来的长老给拦住了,一只畜生而已,哪里有正事重要:“兰玉琢是我兰家的人,如今我兰家家主出关,又不忍心那两孩子在外无依无靠,因此想叫她回去,若有什么委屈,家主定然会处理妥当,这是兰家的家事,单队长如此阻拦,怕是说不过去吧。”

单鹤轩面无表情道:“你们的意思我会转告,但去不去那是兰玉琢的自由。”

兰家长老道:“不劳烦单队长了,请你将玉琢叫出来,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带她一起回去。”

单鹤轩冷冷的回了三个字:“不可能。”

兰家的三人脸色再次一变,长老没作声,其中一个掌事气道:“单队长的意思是为了护住那个丫头,你们特勤部不惜与我兰家为敌?”

单鹤轩道:“我代表不了整个特勤部,但我能代表整个特勤二组,二组与你兰家本身就毫无瓜葛,没拿过你兰家一张符,没吃过你兰家一颗丹,如今你们却要我交出我的组员,不可能。”

兰家的长老道:“今后兰家的资源将会分一成给二组,单队意下如何?”能在这里将人带走是最好,要是让那丫头跑了,到了司阳那里,这事就更难办了。

单鹤轩还是干干脆脆的三个字:“不需要。”

能够跟单鹤轩好言相说这么久是不想闹得太难看,但这样敬酒不吃的,兰家几人哪里能忍得了。

一开始朝着沈然动手的那个掌事恶狠狠道:“单队长好大的威风!年轻人脾气硬,我今天就要看看你究竟能硬到什么程度!”

那人话音一落,单鹤轩也直接取出长剑,指尖轻抚冰凉的剑身,不客气道:“要战就战。”而他手中的长剑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战意,竟然微微发出剑鸣回应,整个剑身灵光笼罩,一看就不是凡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