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7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家长老大概是没料到单鹤轩脾气这么硬,二组在特勤部就是个小透明,夹缝求生的存在,根本就不起眼,所以他们对单鹤轩一点都不了解。但就算是一组的队长也不敢跟兰家硬抗,当初不一样将兰玉琢给赶出去了吗。

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单鹤轩直接将沈然往角落下属专门给买的那个猫爬架上一丢,然后甩出一张阵符。这阵符也是从司阳那儿买来的,还是他特意求的,防的就是遇到实力比他高的人围击,所以这阵符除了可以罩下一片结界来,危急的时候还能随着他的驱使变成幻阵困敌。

不过现在他倒是想要放开了打一场,自从拿到这把剑,他还没有机会能好好激发这剑的威力。

兰家的三人没料到这个小组长竟然如此不怕死,凭借他一人就直接围困他们三人,一想到可能是这段时间以来不断在姓司的那小子那儿受挫,弄得外人真当他们兰家人好欺负了,心里的火气更盛,既然这家伙如此不识相,那就杀鸡儆猴看,小小一个特勤部的队长而已,杀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想象是美好的,真打起来他们才知道,这个单鹤轩为何如此硬气。他本身的实力就不差,后来经过司阳的指点,现在的剑招更甚从前,招招犀利果决,真应了那句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他们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修为上可以镇压对方,但招式上当真比不得整天在各种鬼怪之中游走的人,因此一开招,三人竟然隐隐有被压制的趋势。

三人意识到这姓单的当真有几把刷子,于是也不讲究了,全力以赴的合攻起来。

兰家能够坐稳四大家之一,实力自然是有的,从一开始单鹤轩就没打算能够赢过他们三人,能被兰家派出来抓他们兄妹的,怎么可能是花架子。他为的不过是练招而已,一次对上三个兰家高阶天师的机会可不多。

他知道司阳给他炼制的剑不是凡品,但是真正发挥其威力后当真令人惊艳,那三人修为的镇压一开始还能给单鹤轩带来压力,但慢慢的,单鹤轩莫名进入了人剑合一的境界,他的眼里早就没了那三人的身影,只有不断朝他袭来的攻击,而他一切动作都变成了本能,浑然忘我。

而令那三人倍感压力的是,随着单鹤轩进入了那种境界之后,剑身的灵光越来越甚,仿佛活了一般。

被单鹤轩丢到角落猫爬架上的沈然不知道结界里面的情况,但三对一啊,还是三个老家伙,生怕单鹤轩被他们在里面打死了,一个劲的想要尝试进入结界里面,他虽然小,但他可以偷袭啊,总比单鹤轩一个人在里面孤军奋战来的好啊。

可惜司阳给的阵符实在是铜墙铁壁一般,他只能看到一个光球将整个空间给笼罩住了,怎么都进不去,急的沈然恨不得抓耳挠腮了。见实在是破不开结界进去,一边骂着一根筋一边四下看了看没人,一下子蹿回了单鹤轩的办公室,从抽屉里掏出手机,点开司阳的微信就大喊道:“司阳老大救命啊!一根筋被人围攻快被打死了!快来救命啊啊啊!”

第116章

司阳这边同样有人找上门了,兰家找来的时候,兰谨修正在和司阳一起查看农场的建设,日夜不间断的施工,好几个施工队同时进行,没用多少时日,整个农庄的雏形已经构建的差不多了,别馆那边正在挖人工鱼塘,两人正在商量着以后鱼塘里喂养什么样的鱼时,兰家的几人就来了。

因为他们在山下,并不在司阳的浦田山上,因此一行人顺利的找到了兰谨修。不过这也是兰谨修有意为之,老远他就知道兰家的人来了。

他想让司阳回去,别插手他们之间的事,不想司阳蹚这个浑水。司阳却笑问:“那你准备怎么处理,跟着他们回去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你打算杀了他们?”

兰谨修也没有否认:“来的这几人都是知情的。”既然知情,那就表示当年也是有参与的,虽然不知道跟他父母的死有没有关系,但他早就不是什么好人了,不讲究那套不伤及无辜的理论。

司阳笑了笑:“先稳着吧,你马甲披了这么久,何必急于一时。”

两人话音刚落下,就见到兰家那几人的身影。大概是知道兰谨修总是跟司阳呆在一起,兰玉琢那里估计好解决,所以只去了一个长老两个掌事,兰谨修这里直接来了四个长老,还有一些人在外面等着没敢直接进来。整个兰家一共也只有六个长老,除了大长老没出来,其他的都出动了,这阵仗要如果不是因为担心司阳横插一脚,抓他们兄妹两哪里需要如此劳师动众的。

不过一看到兰谨修旁边的司阳,几个长老还是不免一阵忐忑,甚至心里对家主都有了几分怨言,当初在灵谷寺的事情他们有些参与了,有些虽然没参与,但也能从回来的人嘴里听到一些情况,这样的人他们还怎么敢招惹,没见连闾山派的钱连良被内伤了,事后还是登门道歉了吗。明明将情况都跟家主说了,家主还如此一意孤行,让他们来送死,现在见到司阳都有种,一句说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的感觉。

不过司阳这边显然没有单鹤轩那里剑拔弩张,看着兰家的那几人,司阳倒是一脸笑容道:“你们的来意我知道,这是你们兰家的事,我自然不会随便插手。”

几个长老大概是没料到司阳会这么说,一下子愣的回不了神,这么简单容易?那他们之前一直没敢下手到底是为什么?但为什么总觉得司阳这么说,后面的坑越大呢?

显然他们并没有想多,因为紧接着又听司阳道:“但之前兰谨修已经跟我有过约定,我也正需要他这样带财命格的人来为我打理产业,你们将他带走,还能不能回来你们自己心知肚明,那么我的损失你们要补偿,否则,我也没道理让你们带走我的人,你们说是这个道理吗?”

四个长老面面相觑,这话让他们怎么应,赔偿损失,该怎么赔偿,万一狮子大开口,他们是给还是不给。

最终还是二长老斟酌着开口道:“不知司天师的意思是?”

司阳道:“这山上山下我都布了灵阵,虽然现在还未开放,但你们在这里应该也能感受到灵气,山中的花果蔬菜鸡鸭牛羊将来全都是灵气喂养,这样养殖出来的价值我想几位应该很清楚,未来说不定还会有一些珍贵的符箓丹药,甚至法器出售,再凭借兰谨修的赚钱手段,这所能创造的价值我也就不一一细算了,你们赔偿我一百亿吧,毕竟这么个商业奇才可遇不可求,你们说是吧?”

还不等几个长老说话,司阳补充道:“美金。”

几个长老的脸瞬间青了,就知道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

二长老暗中运了运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后,才开口:“不知此事可还有其他商量的余地?这谨修身为我兰家人,如今有些事需要他回兰家接受调查,这算是我兰家的内务,还请司天师行个方便。”

司阳看着他们轻笑了一声:“我给了你们方便,谁来给我方便,这兰谨修一跟你们回去你们别告诉我他还有命回来给我赚钱?这话连鬼都不信,我说了你们给钱我放人,多公平的事,你们的家事你们自己处理,但总不能让我蒙受损失吧?”

一旁的三长老忍不住问道:“那不知司天师可否出示一下合约的内容,至少让我们回家将情况告知家主,再来定夺处理的办法。”

三长老说完,司阳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们一眼:“我倒是忘了,像你们兰家这种家族的确是不明白何为君子协定,即便有一纸契约也能毁,哪敢去相信别人的口头协定。”

说他们自己还可以忍,但这样dis他们的家族,这让他们的脸色更加难看。但又碍于司阳的实力,一个个敢怒不敢言。

看到他们的表情,司阳还嫌不够的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真正的君子是不会随意质疑别人的话的,我说兰谨修跟我有约定,你们非但不信,还要我出示凭证,难道我司阳在你们眼里,是说话一点分量都没有,还得靠白纸黑字来证明的人?”

二长老忙道:“自然不是,只是这一百亿美金的确是超过了我兰家能负荷的程度,我们也知道司天师跟谨修的关系不错,我们只是有些事需要带他回去询问,我们几个以性命做担保,只要兰谨修配合,我们定然不会伤害他性命。”

司阳回头朝一直安静站在他身后的兰谨修问道:“你会配合吗?”

兰谨修道:“不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