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7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几个长老嘴角一抽,要不要这么直接。

司阳轻啧了一声:“看吧,命没了,所以你们得先给我赔偿损失我才能放人,不过一百亿都没有,你们不是传承了千年的大家族吗,这也未免太穷了吧?这个世界的首富家产是多少?”

兰谨修道:“明面上根据税收来统计,差不多有将近九百亿美金,这还只是明面上,私下多得是办法偷税漏税,所以只会更多。”

兰谨修说完,司阳略带嫌弃的看向兰家的这几个人:“人家一凡夫俗子都能赚这么多钱,你们好歹还是千年传承世家,是真这么穷还是舍不得补偿想要空手套白狼的糊弄我?”

二长老整个脸都憋红了,一百亿美金他们兰家自然有,也拿得出来,但这么多钱拿出来就伤筋动骨了。各大家的势力争夺表面上一派和谐,但私下不知道斗的多激烈,稍有不慎就能从顶级世家沦为二三流,就为了一个兰谨修,这绝对不值得。

正当他们尝试着想要用别的办法说服司阳时,就见他拿出手机,似乎听了一条语音信息,即便他们站的很近,但应该是司阳将声音隔绝了,所以他们什么都没听到。几个长老下意识对看一眼,他们根本没看到司阳有隔绝声音的举动,刚刚还想讨价还价一番的想法顿时冷静了不少,他们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人当真不是能讨价还价的人。

司阳听了沈然的语音之后,直接一挥手,凭空就出现了一幅画面,画面中正是结界里打斗的情况。他这次并没有屏蔽兰家的那几人,所以他们也看的十分清楚,一个年轻的男人拿着一把长剑,即便身上伤痕累累,但并没有致命的伤口,还战意浓厚,明显有越战越勇的趋势。反而跟他对打的那三人明显落了下风,呈现败势,而那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去找兰玉琢的三人!

司阳拿起手机,将打斗的情况拍摄了一段给沈然发了过去。正蹲在抽屉里等着司阳回信的沈然等来了一段视频,点开一看,整只龙猫都沉默了。然后用小短手狠狠挠了一下手机屏幕:“真是个战斗狂魔,这么好战,我不管你了,让你被人打死好了!”

不过看到是单鹤轩将那三人压着打,沈然还是松了一口气,至于司阳为何距离那么远还能拍到单鹤轩打架的情况,现在脑子变小的沈然已经没那个脑细胞去思考了,正想要从抽屉里爬出来跑回去等单鹤轩的时候,听到门口传来声音,连忙将抽屉一关,躲在里面不敢出声。

路过单鹤轩办公室的二组某队员敲了敲门,没人应声后推开门一看,略有些奇怪道:“刚刚明明听到有人在说话啊,难道我幻听了?”确定了老大办公室里没有人和异常,这才关门离开。

趴在抽屉里的沈然大大的松了口气,龙猫没人权,还要做贼似得躲着,太惨了。

而另外一边,看到去找兰玉琢的那几人那样的情况,顿时有些急了:“司天师,今日之事我们会转告家主,关于您说的赔偿问题,等我们商量出了一个章程之后再来,我们就不再耽误您时间了,告辞。”

四人说完转身欲走,司阳手一挥,设下结界将人给拦了下来,四人心猛地一沉,连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转头看向司阳时自己等人的表情里已经隐隐有了几分惧意。

“司天师,您这是何意?”

司阳笑了笑:“可能你们不知道,这个农庄也是我的,我的地盘,你们觉得是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

第117章

几个长老险些要给司阳跪下了,不带这样脾气阴晴不定的,这说的好好的怎么就动怒了呢,这价格虽然没谈拢,但兰谨修他们也没带走啊,难不成以后来中都,首先要给司阳打报告,批准了他们才能来?

二长老硬着头皮道:“司天师...”

司阳眉毛一挑:“怎么,未经允许闯入他人的地方还有理了?这里虽然是农场,但现在还未开放,那这里就是私人领地,有什么问题吗?”

二长老道:“这...我们并不知道这里是您地方。”

司阳看着他们这群人胆战心惊的摸样,顿时觉得之前杀鸡儆猴还是有用的,不过这不表示就能随便放这几人走。单鹤轩那里的三人好对付,但如果这几个老家伙过去了,那就只有挨打的份了,于是蛮不讲理道:“你们是想说不知者无罪?这怎么可能呢,我说了,他是在给我打工,这地盘当然就是我的,你们一个不知者无罪就擅自闯进了我的地盘,如果今天不是我正好在这里,那你们这群不知者岂不是连我的人都带走了?按照我的脾气,那这件事可就不好收场了,如果一个不小心灭了你们兰家,那我名声岂不是在玄门圈子里就臭了?现在都已经把我传的妖魔化了,再来一个灭门的名声,那我恐怕真要被请去喝茶了,你们说这事能随便就算了吗?“

兰家的几人算是明白了,司阳明显就是护着兰谨修在找茬,就算那钱给了估计也是肉包打狗钱财两空,就在他们手足无措实在搞不定司阳到底想干什么的时候,又听司阳道:“这里站久了也累,咱们换个地方慢慢谈。”

话音一落,众人眼前一黑,整个腾空了,还没等他们惊慌的发功抵御,就再次落到了地上,但因那强大的惯性,几人还没站稳,又承受了同伴的重量,颇有些没形象的倒在了地上。

几人忙于查看环境,都没注意到兰谨修依然稳稳的站在司阳的身后,不过就算注意到了,估计也只当司阳将他护的好而已。

正蹲坐在猫爬架居高临下等着单鹤轩从结界里出来的沈然只不过打了个哈欠,屋内顿时就多了一群人,愣愣的失了一下神,就朝着司阳飞扑过去。好在这次他长了记性,没激动的开口说话。可惜司阳并不稀罕他热情的欢迎,在他还在半空中的时候就被司阳一把抓住,然后丢到一旁的桌子上。

朝着司阳无声的龇牙咧嘴了一会儿,还是朝他爬近了几步,司阳来了,顿时就有了主心骨了。

几个长老站起来后还没意识到这里是哪里,直到司阳指尖一点,在屋内的一个光团消失后,四个无比狼狈的人躺在了地上,其中三个正是他们派来找兰玉琢的。

沈然见到单鹤轩破破烂烂的躺在地上,还以为他死了,连忙跳到他身上想看看他还有没有呼吸。虽然一只龙猫没多重,但那是普通的龙猫,沈然跳到他胸口的瞬间,还是将单鹤轩压的闷哼了一声,一睁开眼,就看到两只短爪子试图爬上他的脸。

单鹤轩将身上的龙猫抓在了手里,自己坐了起来。司阳道:“张嘴。”

单鹤轩下意识张开了嘴巴,像是一粒丹药被弹进了他的嘴里一样,但一入嘴就化作一股清凉的气体,然后那满身紧绷到简直要爆炸的感觉整个被安抚了下来,身上的伤口也肉眼可见的在愈合,就连有些紊乱的内息也跟着平复了下来。

单鹤轩有些惊讶的看向司阳:“这丹药...”

司阳道:“这是回春丹,修士所用的伤丹,一般的内外伤一颗丹药即可复原,药效比较一般,正好适合天师使用。”

听到这话,兰家那几人是震惊的,结合当初在灵谷寺里司阳的话,关于司阳究竟是不是修士的猜测,貌似可以定论了。如果不是修士,为何修为如此高深,如果不是修士,为何这么了解修士,甚至还有修士用的丹药。至于丹药的真实性,看一下子就恢复的单鹤轩就知道,这哪里是目前他们所知的丹药可以办到的。

单鹤轩抱着龙猫站了起来,朝司阳道:“多谢。”

司阳看他这衣着狼狈的模样:“你去换身衣服吧,把玉琢叫过来。”

单鹤轩点点头,兰玉琢此时还在她的办公室内,和尚怎么劝玉琢都不走,又担心出事,于是打算守着她,免得她一个犯傻直接冲出去了。见到已经换了衣服的老大过来,还惊讶道:“老大,那群人走了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