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7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单鹤轩看向玉琢:“司阳来了,你哥也在,跟我过去。”

和尚一下子眼睛都亮了,连连指了指自己。司阳诶,现在玄门圈里最厉害的人,说不定他天资卓越被他看上了呢,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好好表现。

单鹤轩看了他一眼:“去做你自己的事,别捣乱。”

不等和尚抗议,单鹤轩直接带着兰玉琢朝着会客厅走去。

有司阳在,即便那对兄妹在眼前,兰家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兰玉琢叫了声司阳哥之后,乖乖的站在她哥旁边,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于是什么都没问,倒是司阳先开口了:“人都到齐了,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二长老道:“自然是带他们兄妹回主宅。”

司阳点了点头:“我还是那个条件,兰谨修在替我赚钱,你们给我相应的补偿我不会再过问你们的事,至于兰玉琢,她是单队长的人,当然也不是你们想要带走就带走的,这不就跟绑架一样了吗,不过单队长年轻,为防你们以多欺少,单队长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只要在合理范围内,我就替他做主了,单队长没意见吧?”

单鹤轩道:“没有,多谢司天师。”

兰家的人看向单鹤轩道:“那不知单队长有什么条件?”

单鹤轩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兰玉琢是我的队员,让我不顾她的意愿就将人交出去肯定不可能,只要她是自愿的,我就不会多管闲事,若是她不愿意,谁也不能带走我的队员。”

司阳听着这话点了点头:“这个条件还算在理,现在是人权社会,哪能做不顾他人意愿的事,兰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对吧?”

几个长老嘴角抽抽,他们现在真的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他们家不讲道理,还是司阳凭借修为在不讲道理。

二长老沉吟片刻后开口道:“这次找他们兄妹回兰家是因为兰家有一枚白玉在兰谨修身上,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确认了,我们的目的只是找回兰家缺失的物品而已,只要兰谨修将白玉归还兰家,今后兰家自然不会再打扰他们兄妹二人的生活,不知这件事司天师可否也为兰家做一做主,毕竟没有强抢人东西的道理,您说呢?”

旁边几个长老有些意外二长老竟然直接说出白玉的事情,白玉里面记录了一些天魔人的东西,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修士遗留下来的,但更重要的其实是里面还有一个残缺的功法,可惜当年他们兰家并没有人有能力参悟出来,但修士的功法,即便是残缺的也极其珍贵,这件事若是让别的家族知道了,恐怕没人能按奈得住不动手。

司阳没有去问兰谨修白玉的事,反而靠在椅子上撑着下颚轻笑了一声:“你兰家跟我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要给你们做主?”

兰家众人脸色一片涨红,二长老道:“司天师这是打定主意凭借修为蛮不讲理了?”

涨红着脸的兰家人又是一阵心惊肉跳,不由得转头去看二长老,这是忍无可忍不打算忍了?

司阳也并未生气,而是笑着道:“是啊,怎么样,感觉新鲜吧?以前都是你兰家凭借修为在外为所欲为,现在知道这种有理说不清,有冤无处伸的滋味不好受了吗?我这还哪跟哪儿呢,多少被你们兰家人的蛮不讲理弄得家破人亡的比比皆是,要不要我将那些人找来好好跟你们说说理?”

一旁的单鹤轩道:“巧了,我们二组正好有一个。”

司阳知道这种大家族肯定少不了几只臭虫,这种事也是在所难免,所以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身边就有,于是来了兴趣道:“看看,这样都能遇到,看你们兰家做了多少恶,才会这么大几率的走哪儿都能碰上,要不要让单队长将人叫来问问,你们兰家是如何蛮不讲理的?”

二长老站起身道:“以前的兰家的确有各种弊端,偌大的家族自然有那么一两个害群之马,如今家主出关,自然是会大力整顿兰家内务,他们兄妹所涉及之事定然是要解决的,虽然这话有些不客气,但仅凭司天师的一己之力,想要撼动一个千年家族,虽然并非不可能,可这后续之事想必司天师自己也清楚将会多麻烦,华夏数千年的传承,每一个时代都有天资卓越的人才,但个人的力量永远不可能跟国力抵抗,兰家一退再退只是不想伤及国家根本,毕竟天师的代代减少,内忧外患之下,内讧之斗真要上升到那个层面,司天师觉得国家会坐视不管吗?”

司阳并没有被兰家的这番话唬住,反而淡淡笑道:“国家要的无非是人才而已,条件总归可以谈的,例如,我杀你兰家一人,就为国家培养一个修士,你说这个交易国家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坐在单鹤轩身上的沈然差点就笑出声了,狠,太狠了。

司阳也懒得再跟他们掰扯,一挥手就将他们瞬移到了千里之外:“既然谈崩了那就别谈了,下次直接让你们家主来,我倒要看看,能够影响到国家根本的兰家家主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第118章

兰家的家主兰一清坐在大厅里,听着回来的几个长老汇报情况,面上平静的看不出一丝情绪来。一旁的大长老闭目养神,微微有些发沉的气息还是泄露了他的情绪。而在大厅两侧坐着兰家几个掌事,虽然闭关这二十年家中的大事家主是知道的,但一些细碎的发展还是要一一上报。

兰家虽然是传承了千年的世家,但主宅中除了祠堂还保持着最古老的样子不通水电之外,其他的地方每隔几年就会修缮一次,与时俱进,整个风格中西结合。坐在富丽堂皇的大厅众人,此时的心情却是一片灰暗。他们真的很担心,家主暴怒的跟司阳正面冲突上。

在二十年前家主闭关之前,兰家在玄门圈不说一家独大,但也是说一不二的存在,何时被人如此下过脸面。现在却被一个二十岁的小年轻这般压着欺辱,这巨大的落差恐怕是个人都接受不了,更何况脾气还保持在二十年前的家主。

不过兰一清并没有像众人以为的会暴怒,只是为了确认的又问了一遍道:“他当真是说修士吃的丹药?那人受伤的程度如何?真的呼吸之间就恢复了?”

二长老点头道:“受伤的人叫单鹤轩,特勤部二组的队长,他手里有一把堪比法器,甚至好像比法器还要厉害的长剑,据说那把剑是被司阳炼制过的,所以当天才能抵挡得住两个掌事和一个长老的攻击,但伤情虽然不致命,却也不轻,若是在各种丹药不缺的前提下调养,至少也要调养近三月才能彻底复原。”

兰一清转头去看大长老:“你与司阳接触过几次,你觉得他是修士的可能性有多大?”

兰自明这才睁开了眼睛,沉吟了片刻,开口道:“他比十年前的巫霆还要厉害几分,而这几分,仅仅只是他所展示出来的实力。”

巫霆是闾山派的掌门,也是唯二的筑基修士之一,这么一说,司阳的修士身份几乎是可以确定了。

兰一清似乎斟酌了一会儿,然后朝着大厅里的人问道:“诸位以为对这个司阳,我们该如何?”

有人道:“尽量交好,不可为恶。”

有人附和道:“根据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来看,司阳虽然年轻,但脾气不小,看似随和,杀性却极大,的确交不得恶。”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