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7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有人却道:“可惜现在交恶还是交好已经由不得我们了,一开始的接触就结下了梁子,大长老好不容易将情况给缓和回来了,又有人作死的冲上去,偏偏几大家在某些情况上又不得不一条船,又将人得罪了个彻底,现在看司阳的态度,要么放过那对兄妹,要么只有得罪到底。”

除了家主和几个长老知道白玉的事情,一些掌事知道有这个东西存在,也知道里面记录了一些天魔人的事情,但不知道里面还有残缺的修士功法,所以听到这话,都比较偏向前者。但知情的肯定不能接受前者,可后者的后果他们也不知道能否承担。

最终兰一清道:“闭关二十年,兰家也很长时间没有热闹一下来,去发请帖,请大家来聚聚,另外今年应该是要举办交流赛吧,不如先赛前交流一下,排名前十者,可进兰家的修炼场修炼半月。”

修炼场几乎每个天师家族都有,但其中灵气浓郁程度各有不同,作为老牌势力家族,修炼场的灵气浓郁程度自然是最好的,当然这个最好是跟其他有自己修炼场的家族相比较而言。这半个月的修炼如果好好把握,可以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一个程度,所以这个奖励对于现在资源稀缺的玄门来说还是非常诱人的。

但这其中肯定不包括司阳了,他家小花园里的灵气都比他们视为圣地的修炼场还要浓郁,更不用说以后打算作为基地的浦田山了。所以对于这份邀约,司阳只是看了一眼就丢一旁无视了。宴无好宴,以免发生什么不可控的事,例如忍不住拍死一些蹦跶的欢快的人,还是不参与比较好。

更何况,看兰家的气运,也就维持不了几年了,这都快走到头的家族,还是少接触为妙,免得沾染了晦气。

所以在兰家人送上邀请帖的第二天,司阳就买了去海崴岛的机票,当然去魔鬼林自然少不了兰谨修。为防兰家趁着司阳不在国内的时候肆意妄为,单鹤轩让兰玉琢停了工作,先在家好好修炼画符,也算是给二组创收。

比起陆地上的交通工具,司阳更讨厌天空的交通工具,尤其是对于他这种习惯了御剑而行的人来说,飞机慢的如龟爬。不过作为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出国怎么能随便的自己在天上飞呢,所以司阳还是选择了正规渠道的出入境。

海崴岛是一个旅游胜地,所属国为克斯托,克斯托这个国家并没有所谓的原住民,上面的公民都是来自各国的人,当初是因避难而诞生的国家,后来发了战争财形成了一个国,更甚至跟随战争时期欧洲诸国一起,啃下了华夏海崴岛这块肥肉。正是因为克斯托形成原因特殊,到现在克斯托国人都保留着各自国家原本的习俗,这也塑造了一个十分与众不同的国度。

像是各国的能人异士若是进入同样拥有特殊能力者的国家需要报备特殊管理局,但克斯托不用,因为人家压根就没那底蕴。

去往海崴岛的班机上大部分都是华夏人,有的拖家带口,有的一队小情侣,有的明显是一群旅游团,一看就知道都是去旅游的。

像是司阳这样不会委屈自己的人,已经退而求其次的坐飞机了,这坐的舱位当然不能差,比起另一边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头等舱还算安静,除了几个漂亮的小女生压低声音嬉笑交谈相互拍照之外,一切都还不错。

不过这个不错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后来上来了一个贵妇,虽然没有穿戴的那么夸张,但那一对耳环和手上的一枚帝王绿翡翠戒指也能看出身价不菲。不过一落座后大概是不满不远处那几个小女生的吵闹,直接叫来空服人员要求换位置。

可惜这临近五月份,算是旅游高峰期,即便上头等舱也都坐满了,根本没有可以给她换的位置,贵妇虽然没有过多为难空服人员,但还是声音不大也不小的抱怨了一句:“国航就是这点不好,头等舱就要有头等舱的价位和服务,这价格便宜了,什么人都能上来,吵死了。”说完不耐烦的朝空服人员挥手让人下去,瞥了眼那群闹腾的小女生,眼神很是鄙夷。

有个小女生大概是有些不满,但也不太敢直接跟人起争执,于是在贵妇的背后气不过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被同伴拉着坐了下来。

那个贵妇正好坐在跟司阳一条线上,司阳侧头看了眼那个珠光宝气的女人,耳机一塞,闭目睡觉。从中都去海崴岛大概要飞行三小时左右,行程不长,但也不短,不如一觉睡过去。

兰谨修坐在司阳的外侧,见司阳睡下也没吵他,而是随手拿出一本杂志慢慢翻阅起来。过了飞机起飞时微微的动荡之后,整个机舱渐渐平稳下来,舱内的大灯关闭,整个环境都安静了。大部分都在睡觉,少数几个戴着耳机看电影,此时一道黑影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过来,深红的地毯加上机舱里昏暗的光线,那道黑影一点都不起眼。

当黑影快要爬到兰谨修脚边的时候,正在看杂志的兰谨修微微垂眸扫了一眼。那黑影仿佛受了惊一般,附着在地毯上一动不敢动,直到兰谨修移开了目光,那黑影立即退开了,重新寻找下手对象。

而被鬼影选择的下手对象是贵妇身后的那几个小女生。

一个睡着的小女生没有注意到有一团黑影正顺着她的腿慢慢往上爬,兰谨修微微蹙了蹙眉,换做以前他肯定是直接无视的,但是认识了司阳之后,他竟然也变得忍不住想管闲事了。正在他自我纠结的时候,那个女孩猛地睁开了眼睛,抓着同伴的手就张嘴咬了下去。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机舱,所有人都被这叫声给惊了起来。被咬伤的女生大哭着想要躲开,可惜她本身没多大力气的同伴像是变了一个人,力大无比,恨不得咬下她一块肉来。

坐在几个女孩前面的贵妇被这一情况惊得连连后退,大叫着来人将女孩赶出去,说这是会传染的狂犬病。

贵妇的叫声比女孩的惨叫还要刺耳,那个原本抓着自己同伴紧咬不放的女生一下子简直不像普通人一样朝着贵妇扑了过去。几个空姐本能的去阻挡,但竟然被一个小女生给生生甩了出去。

发狂的女生直接朝着贵妇扑了过去,贵妇见状连忙反身想跑,但被发狂的女生一把抓住,用力一咬,整个耳朵生生被撕扯了下来。

这一下整个人群彻底慌乱了,不少人纷纷跑出头等舱。

这般吵闹以及那浓郁的阴气,司阳哪里还能装不知道的,只好拿掉耳机看向那边:“这是什么东西?鬼猴子?那不是水里的玩意吗?”

兰谨修道:“要出手吗?”

还不等司阳说话,一个年轻的男人手上缠绕着银色的链子,直接伸手朝着发狂的女孩抓去。

那男人一触碰到女孩的身体,女孩尖叫一声软软的倒了下去,而一团黑影也从女孩的身体里飞了出去,落在了地上之后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地毯中,而此时的机舱,已经变得一片血红。

第119章

水猴子在华夏的传说中有好几种说法,但基本都大同小异,都是指水里的诡异生物或者人死后变成了潜伏在水中等着抓替身的水鬼,但共同的特性就是离不开水。

科学点的说法是水猴子只是一种水生动物,只是古时候的人很喜欢将一些事情夸大化,两个部族的小争斗都能描写成毁天灭地的战争,遇到些从未见过的动物妖魔化也实属正常。而不科学的说法是,当太多人因为某件事或者某种描述自行虚构出某种并且相信这种东西的存在之后,虚无的意念会直接实质化某些存在。

此时司阳所看到的黑影就跟古籍志异中对水猴子的描述很像,但那黑影除了阴气之外,还残余了很多人很庞杂的气息,不过这些气息正在逐渐流失,所以那黑影需要不断吸食人类的生气才能维持它的力量,不过这样一个阴物,虽然需要人类的生气,但也惧怕人类身上的阳气,按理来说是不会这样堂而皇之出现在大量人类聚集的地方,更何况,还是在离了水的情况下。

被撕咬掉一个耳朵的贵妇捂着自己的伤口,惊恐的表情无比狰狞,极度的受到刺激之后,一下子呼吸不过来,从惨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紫红,气息喘的像个破风箱。

虽然机舱内情况一片混乱,但也许是职业本能,几个空姐连忙将散落在地上的氧气面罩给贵妇吸上,一个劲的抚压胸口帮助她呼吸。

有的还没能跑出头等舱的乘客见那个突然发狂倒在地上的女孩一动不动,连忙将搭在椅背上的布巾毛毯等物拿来将女孩死死的捆绑住,生怕她醒来再次发狂。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