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7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飞机原本就是一个在高空中的密闭环境,如果出了什么事,那真是求助无门。当几个从头等舱里尖叫着逃走的乘客来到后面的机舱里,不明情况的群众被气氛影响也变得一阵慌乱起来,惊叫着从椅子上跳起来跟着人群往后跑。

司阳看着乱糟糟的一团,以及将那个水猴子从女孩身体里打出来之后跑去抓水猴子的男人,靠在椅子上朝兰谨修问道:“你觉得这班飞机会坠机或者失联吗?”

兰谨修道:“那就要看放那黑影上来的人是什么目的了,不过能掌握这种东西的人一般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整架飞机无一生还的可能性更大。”

司阳笑了笑又问:“你觉得那个人在飞机上吗?”

兰谨修点点头:“在。”

兰谨修说完转头去看司阳:“要动手吗?”

司阳看向拿着一条银链就将水猴子一逼再逼不断缩小能逃跑范围的年轻人道:“有能人在前,何必我们多事,我们只是无辜的游客而已。”

兰谨修微微勾了勾唇,明白了司阳的意思之后,就淡定的围观看戏了。

头等舱里除了司阳他们坐的纹丝不动之外,还有几个胆子大,身体健壮的男人留了下来。这可是飞机,稍微有点什么情况,那真是跑都没地方跑,与其等出事,不如留下来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不然他们一群男人都跑了,就留下几个空姐,万一那女孩又发狂了伤了更多的人怎么办。

不过很快留下的人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那个拿着银链的男人一开始像个神经病一样在机舱里跳来跳去,后来他们发现,男人似乎在追着一道黑影。那黑影逃窜的速度极快,眼神不好的压根就看不清。但他们敢保证,那黑影绝对不是什么动物,而是像是鬼影一样虚无的东西。

这一下,看到黑影的人全都头皮发麻了,他们这是撞上鬼了吗。但看到那个男人似乎有对付鬼影的办法,并且鬼影明显有所不敌,渐渐被男人逼退到一个角落之后,八卦战胜了恐惧,一个个看的稀奇。

当黑影似乎逃无可逃,能被它钻的缝隙全都贴上了符箓,男人将银链猛地朝着黑影一掷,银链准确的缠绕在了黑影身上。黑影整个发出凄厉的惨叫,那是一种动物的叫声,有点像猴子,尖锐刺耳。男人一刻都没耽误,直接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圆瓶子,将银链一收,那团黑影就被装进了瓶子里,男人连忙将瓶口贴了一张符,又用塞子压着符箓封住了瓶口,然后累的大喘着气的站了起来。

围观的人自发的给鼓起了掌,有人连忙围了上去问道:“那是个什么东西?那是鬼吗?还是什么成了精的动物?”

“你把那个抓到了是不是没事了?那女孩还会发狂咬人吗?”

“你手上的是十字架吗?你是牧师吗?”

还有几个人明显也想围上去,但是大概本身不太擅长与人热络的交际,或者不好意思如此唐突的围拢上去,只不远不近的站着表示了一番感谢。毕竟要如果不是有人能制服那玩意,今天这飞机说不定就毁了。

在一群人的围观之中,坐在窗边淡定的两位实在是太突兀了,惹得男人不由自主的朝他们看过去。司阳见男人看过来,朝他笑了笑,而兰谨修依旧是面无表情。

就在这时,后面的机舱又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还有人大喊杀人了。男人皱眉低骂了一声,将瓶子往包里一塞,连忙朝着后面机舱跑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但现在见到有人能够制服,围观过的几人明显就没那么害怕了,帮着几个空姐将倒在地上的人扶起来,只是这满地鲜血,不少椅子上都被喷了血的机舱,根本无法再坐人了。

很快广播响起,机长亲自发出的广播,告知了乘客飞机上的一些异常情况,但也表示情况已经得到了控制,请大家不要换乱,都在各自的位子上系上安全带坐好。

司阳他们这边的位子没有被波及到,还是干净的,留在这个机舱里的几人随意的找可以坐的椅子坐下。司阳指尖轻轻在椅子扶手上点了点,道:“还有三只。”

兰谨修嗯了一声:“那人还有个同伴在后面处理。”

司阳道:“有水猴子,又有正好能克制捉拿水猴子的人,两方人博弈,倒是牵连了不少无辜。”

兰谨修看向司阳道:“我以为你会出手。”

司阳闻言一笑:“我看起来就这么像多管闲事的人?”

兰谨修摇摇头:“你看起来像好人,很好的人。”

司阳轻轻笑了,正好这时一道光通过遮光板的缝隙投射了进来,司阳将遮光板推了上去,灿烂的阳光瞬间便倾洒了下来。司阳看着云层上明亮的白光微微眯了眯眼,好人,不是谁都有那个福气做个好人的。

尖叫声不断从后面传来,更甚至不少人试图跑到其他的机舱里躲避,偏巧这时候飞机遇到气流,开始左右有些微微的晃荡。广播里机长不断的变换着语言的让乘客坐下系好安全带,但现场的情况却不是机长可以控制的。

那几个来抓水猴子的人眼见情况越来越糟糕,因为慌乱的人群一再阻碍到了他们的动作,跟同伴相视一眼之后,直接取出符箓将机舱各处的门贴上后,将距离他最近的一个空姐拉到一边,拿出一枚褐色的小药丸用手指一捏,一阵清新的香味立即充斥整个机舱内,几个呼吸的时间,所有人都直接倒在了地上。

看到整个机舱的人都被放倒了,那个被单独拉到一边的空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捂住她口鼻的男人放开了空姐道:“你别怕,这飞机上有邪物作乱,不想坠机就按照我们说的做,你放心,我们是政府的人。”说着将特勤部的工作证示意了一下。

见空姐渐渐冷静了下来之后,那人示意空姐用电话跟其他机舱以及机长联系一下,说明这里的情况,免得造成整个飞机的慌乱。

乱作一团的经济舱这才安静了下来,其中一个个子不高,脸上还有胡渣的男人一抹头上的汗骂道:“他娘的,累死老子了,要是让老子知道这是谁干的好事,我特么一定去掀了他祖坟!”

最开始手持银链的男人快速的朝着被逼出体外的水猴子追去:“废话那么多,赶紧的!”

之前人群集聚着想要跑到别的未出事的机舱内,所以被药晕了之后,也是层层叠叠你压着我我压着你的一起倒在了地上。奋力抓捕水猴子的两人都没发现,在堆积的人群中,有个人的手指微微动了动,甚至露出一抹得逞的冷笑。

然而突变就在这时发生了,那人的笑容突然僵在了脸上,整个身体完全无法动弹,一抹鲜血从他嘴角溢出,那人眼里有着不可置信和不甘的挣扎,最后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

因为经济舱前后的舱门被贴上了符箓,药香并没有溢散出去,所以另外两个机舱里的人听到关闭了舱门的机舱里渐渐没有声音了,在空服人员一再安抚下,以为事情得到了控制,也逐渐冷静了下来,即便是吓的哭,也只是小声的在啜泣,至少没有出现暴走的情况。

现在人数最少,距离驾驶室最近的头等舱里的人听到后面没动静了,也松了口气,他们比起其他人还算淡定,至少他们知道大概是个什么情况,不至于跟着人群不明不白的恐慌起来。

兰谨修在那人断气的瞬间看了眼司阳,然后露出一抹不太明显的笑意。不过这抹笑意还是被司阳发现了,于是看着他挑了挑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