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7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心照不宣的偏过头,他就知道司阳肯定会忍不住的。

也许是看明白了兰谨修那抹笑容的意思,司阳道:“我只是不想闹得太大弄得中途迫降。”

兰谨修点点头:“嗯,我明白。”

司阳无奈的耸耸肩,看来好人标签这是被贴上了。

好不容易将四只水猴子全都抓住了,那两人整个累瘫在了地上,看着满地倒着的人,还有一个战战兢兢的空姐,银链男朝她道:“没事了,等十分钟之后这些人会慢慢醒来,你现在可以联系你的同事过来处理了。”

飞机着陆后会有专门的人来处理后续事宜,所以后面的事情就不需要他们操心了,不过这个飞机上肯定有个操纵者,这人一定要找出来。

当银链男正准备想办法找人的时候,就被胡渣男拉了拉,示意他看堆在一起的人群。

银链男一眼就看到那个已经死了个人,连忙过去扒开一看,就从那人的胸口处看到黑巫的纹身印记。

胡渣男也过来看了一眼,不解道:“不可能啊,捉了几只巫仆而已,怎么就死了呢?不过倒也省了我们不少事。”

银链男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头等舱里的那两个年轻人。

第120章

一趟航班,死了一个人,轻轻重重的伤了将近十来个人,有四个疑似感染了什么病毒发狂,当航班落地时,整个飞机的人都被特殊部门接管。一些人甚至是第一次坐飞机,又不了解情况,还以为同一班飞机也会感染那个能令人发狂的病毒,会被隔离之类的,吓的直哭。原本是一场欢欢喜喜的旅行,没想到竟然遇到这种事。

银链男名叫左穆,是唐安特勤部的队长,除了中都的特勤部分了三个组,也是最早成立的,其他省份的特勤部就只有一个,以区域划分办事处。跟他一起的胡渣男叫方云伟,粗狂的男人往往拥有一个十分感觉很细腻的名字。他们这次上飞机是接到消息,有人要在飞机上对他们的唐安首富俟(qi)昊动手,其中涉及到了黑巫。

唐安位于华夏的边境地带,再过去一点就是缅甸,那里是出了名三不管地带,而地理环境的原因导致巫术横行。这个巫师并非华夏传统的巫师,倒是跟泰国的降头师有点像。而他们的巫师分为黑巫和白巫,黑巫为恶,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但白巫也不是什么好人,黑巫坏的光明正大,白巫表面为善,但通过种种手段培养出一批又一批可怕的信徒,比黑巫给人的感觉更加毛骨悚然。

他们这种巫师聚集在缅甸的野人山里,野人山目前对外界来说是一片还未开发的原始森林,里面居住着已知和一些未知的种族人群,野人山里的人拒绝现代的文明,他们有着自己的信仰,不愿意走出大山,甚至拒绝各国政府的帮助。

而野人山中的巫师和华夏的仇恨却是由来已久,根据一些历史记载,华夏有三万多的精兵葬身于野人山,虽然记载上葬身的原因是疟疾和伤寒这类传染病所导致,但真正的原因是华夏的军队当年因战争,不得不撤退到野人山中躲避敌军的攻击,结果被野人山中的巫师动了手,直接利用巫术让他们团灭于山中。

而当年的华夏实在是太弱了,地大物博的国度引来了多方觊觎,即便知道事有蹊跷但也没有那个余力去追寻真相。即便后来赶走了外敌,也查到了当年野人山之战那些士兵真正的死因,但刚刚缓过来的华夏却没那个能力跟野人山中的巫师对上。

华夏之所以开始重视天师的力量,这其中野人山当年事件的贡献不可谓不大。除了因为天师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堵不如疏,还因为不少国家通过这些有着特殊能力的人打压别国,别的国家有超人,有各种研究能人异士的秘密基地,甚至是人为制造超人,华夏若是什么都没有,早晚有一天会再次被人压着打。

就算现在各国之间保持了一定明面上的友好,但私下的情况就不好说了。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一直守着那座大山不愿意出来的巫师,这些年的活动也越发频繁,因为身处边界地带,他们根本不需要进入华夏也能一点点将力量渗透进华夏。而这时华夏才发现,那些巫师竟然在华夏中培养出了不少的势力,虽然零散,看起来并不强大,但遍布全国。

就说这一次,如果不是他们提前得到了消息,有黑巫要在飞机上动手,他们跟上了飞机,这趟航班恐怕永远没有平安落地的那一天了。因为调查了乘客表,死掉的那个人是用假身份上的飞机。一般人在空难中想要独自脱逃生还自然不可能,但黑巫的办法却是多得是。

俟昊身为唐安首富,要论有钱的程度,可能还比不上当年还在兰氏的兰谨修,但在唐安那一带,也足以令人眼红。这钱多了,觊觎的人也就多了,若是这其中有那么一两个认识些非一般的人,那歪心思不就动上了吗。至于那一飞机的无辜人,在那些动人的钱财面前又算的了什么。

俟昊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也不知道飞机上的事情全因他而起,当特勤部的人找到他的时候,他甚至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这次来海崴岛是出于公事,因在这边的业务出了点问题,而他本身就在中都,这里有直飞海崴岛的班机,所以干脆自己先过去,公司里的项目负责人差不多明后天才能到,却没想到差点就死在飞机上了。

左穆看着若有所思的俟昊道:“你现在必须先跟我们的人呆在一起,一来可以保障你的安全,同时也可以帮我们钓出背后的大鱼。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去聘请你觉得可以信任的人来保护,但这件事涉及到跨境团伙,你的一举一动必须在我们的监视之中,所以还请你配合。”

俟昊虽然不是多铁齿的人,家业做到这么大,什么偏门没见过,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人用这样的方法盯上,但他对这种事从来都没什么兴趣,因为不关注,所以并不涉及,自然不认识这方面多厉害的人,现在也只能听话的寻求特勤部的保护了。只是他没想到还真有这样的特殊部门,他一直以为国家破除封建这么多年,这种传说中的部门真的只是虚假的传说。

见俟昊选择配合他们,左穆略有些满意,他最不喜欢跟这些有钱人打交道,修养好点的还行,一些后来发家恨不得天地老子最大的,真是遇到一个就恨不得打死一个。

方云伟找人要了一份名单,递给了左穆:“我大概知道这人是怎么死的了。”

左穆接过名单一看,一眼就看到了司阳两个字。他虽然不是中都的特勤部,但每个省区的特勤部在一定的程度上也是保持着信息的交换的,司阳的大名那是如雷贯耳,可惜他们离得远,根本没有机会接触。

左穆找过去的时候,见到他们驻海崴岛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正在例行给司阳和兰谨修做笔录,上前出示工作证后礼貌的请工作人员先行离开,等小房间里没了外人,左穆道:“司天师,之前在飞机上没能认出来还请见谅,今日之事,多谢司天师出手相助,若非司天师及时出手,也不知道今天这事会如何收场。”

司阳笑了笑:“就算没有我,我想你们也能处理的很好,只是我不想中途迫降耽误了行程,这才多管闲事了点,还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司阳的威名在现在的玄门圈里也是很厉害的,尤其是灵谷寺事件之后,简直到了小儿止哭的程度,对于没有跟司阳接触过的人,除开那部分崇拜强者的不管他如何被妖魔化都很崇拜,大部分都是敬畏的,传言将司阳给描述成了魔头般的人物,那种一言不合就能让你死的悄无声息的人,所以对于第一次跟司阳接触的左穆来说,他是相当意外的,意外的年轻,意外的谦逊有礼,甚至意外的温柔。

司阳的态度让左穆有些愣神,然后连忙道:“司天师太客气了,真要说起来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是我们特勤部的失职,不知道司天师是过来游玩还是办理什么事情?”

司阳道:“玩。”

左穆沉吟片刻后,看了眼兰谨修,大概也是听说了司阳跟兰谨修的关系不错,而兰家本身就是玄门中的人,也没必要对隐瞒普通人那样隐瞒,于是道:“这件事的起因是黑巫,除了飞机上的这一个,据说已经有好几个黑巫来了海崴岛,近来缅甸巫师在海崴岛活动的有些频繁,而他们与我华夏天师素来有仇,所以还请司天师多多注意一些。”

左穆说完递上自己的名片:“虽然这里是海崴岛,但华夏政府在这里还是有一定势力的,这些天我都会呆在这里,如果有什么需要您尽管跟我联系。”

司阳笑着接过名片:“多谢告知,我会注意的,那现在我们能离开了吗?”

左穆连忙让身开门:“可以可以,那我不打扰二位的旅行了,祝二位旅行愉快。”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