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7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而在下一刻,司阳直接来到了血池边,出现在了那个女人的面前。

远处的黑巫见状本能的就想要冲过来,兰谨修一伸手,一道黑雾凝聚的屏障挡住了那人的去路:“你的对手在这里。”

几个黑巫见这人竟然想要以一敌四,顿时冷笑了一声,一对一这战局结果可能还难说,但一对四,明显是在找死。

兰谨修是知道野人山里这群巫师的厉害程度的,他并不觉得凭自己的能力真的可以一个打他们四个,但进步都是在不断的压榨和逼迫中才能成长的,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自己的极限。

司阳见那边打上了也没多管,倒是那个端的跟个仙女似得女人朝那边看去,声音也是冷冷冰冰的问道:“你对你的朋友这么有信心,还是你们也是对手?”

司阳笑了笑:“是朋友还是对手跟你们也没多大关系,反正现在我们的目标是你们。”

女人这才转过头看看着司阳,司阳也大大方方的任由她看,片刻后面无表情的犹如雕塑一样的女人微微皱起了眉头:“我看不到你。”

司阳轻笑了一声:“看不到我的什么,过去,还是未来?”

女人摇了摇头:“什么都看不到。”

司阳朝她走进了几步,盯着她的那双眼睛道:“区区一双灵瞳竟然妄想看破世间的一切,该说你傻呢,还是太天真?”

从来没有人敢靠她这么近,也没人敢对她如此不敬,女人紧蹙着眉头后退了一步,那股无形的压迫感减弱了些许,这才让她觉得好受了些。

看不穿对方,又被人一语道出自己的底牌,女人这才对眼前的人重视了几分:“我叫月芽。”

司阳的视线在她的手镯上扫了一眼:“你叫什么不重要,我对你这里面装的东西挺感兴趣,是你乖乖交出来我给你一条活路,还是让我亲自动手?我想你应该会选择后者了,不打一场,谁甘心将宝贝给交出去呢,是吧?”

月芽那冰冰冷冷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丝笑容来,纤长白皙的手指轻抚着那古朴的银镯道:“不如我们等等?若是你的同伴杀了他们四个,我就将东西交给你,如果你的同伴被他们杀了,那就打一场再说?”

司阳点了点头:“这样也好,那就先等等吧。”

月芽大概是第一次遇到像司阳这样奇怪的人,见他真的不动手等起了那边的战果,对他反而来了几分兴趣:“你叫什么名字?”

司阳道:“无可奉告。”

月芽又问道:“你能看出我有一双灵瞳,那你想知道你那个同伴的结局吗?”

司阳侧头看了月芽一眼:“他会赢。”

月芽朝着兰谨修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才道:“天魔人,所以你们才能再次进入魔鬼林而不丧失神智?”

司阳负手而立没搭腔,月芽道:“我手里的东西的确是个宝贝,但对你们华夏的天师来说没有用处,那不是普通人类能承受的力量。”

司阳反问了一句:“所以你们已经不是人了?”

月芽也没有恼,而是幽幽道:“你知道巫族曾经就是从华夏分离出来的吗?”

司阳摇了摇头:“我对你们这些过往的历史不了解,怎么,想给我科普一下?”

月芽转头看向司阳:“华夏的天师是强盗,是修士的背叛者,你能一眼看穿我的灵瞳,而我又看不穿你,所以你是修士吧。”

司阳道:“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华夏的天师如今衰落到这种程度,全是他们咎由自取,你身为修士,理当注重自己的实力。”

司阳轻笑了一声:“你这是想要挖墙脚?”

月芽认真的看着他道:“我只是可以给你一个更好的选择。”

司阳虚空一抓,一只透明蝎子在他的手中渐渐显性,看着月芽微变的脸色,笑了笑道:“就像这样选择?”

月芽看了眼在司阳手中被克制的动弹不得的圣蝎,朝着司阳道:“华夏的天师是修士的背叛者这件事我没有骗你,但我手里的这个东西,无论生死,我都不会给你的。”

“那如果我一定要呢?”

月芽看了眼那边打的不可开交的五人,转身就直接跳入了血池。

司阳也没有去追,而是继续站在血池边等着那边打完。

但黑巫的力量是从血脉中延续下来的,比起后天的修炼,他们有着与生俱来的优势。像兰谨修这种半路出家,又学的不那么正当的人,对抗起来不说以卵击石,总归讨不到多少好处。

就像刚才月芽说的,他们巫族就是当年从华夏分离出来的一支力量,也许是他们人少,又避世而居,所以更好的将一些修士的功法传承了下来。尽管因为地球的整体环境,功法有着巨大的改变,但力量只有强弱之分,因此那四人的联手堪比修士的攻击,饶是兰谨修也应付的够呛。

比起上次杀那个冯姓的天魔人还能跟猫玩老鼠似得游刃有余,这次当真是拿出了全部的实力,却还是呈现败势。

那四个黑巫看到他们的圣女跳入了血池,相视一眼后手下更是不留情,而他们身后的毒蝎见兰谨修节节败退,更是乘胜追击,直接隐去了身形,试图爬到兰谨修的身上将他当做盘中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