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7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即便打成这样,兰谨修也没有开口呼救一声,直到其中一个黑巫找准机会,一掌朝着兰谨修的心脉处拍去时,一道红光闪过,两只毒蝎身首异处的落地,而那个偷袭的人也连连退后,躲避这强势的一剑。

司阳依旧站在外围道:“四打一本就不公平,你们还有助攻,兰谨修接着,赤手空拳的打够了,试试兵器的较量。”

见一团红光朝自己飞来,兰谨修本能的伸手一接,手中顿时多了一把鲜红如血的利剑。

司阳道:“这是龙血剑,用龙血浸泡炼制而成,对付他们几个,应该是没问题了,你快点,打完了我们下去抓那丫头。”

兰谨修紧紧握着那把剑,嗜血般的眼神紧盯那四个黑巫,感受着龙血剑里传递出来的力量和战意,兰谨修这才第一次感受到酣战的快意。

第123章

通体血红的长剑还带着战后余韵的微颤,一滴滴尚留余温的鲜血顺着剑身滑落,滴到那残损却依旧向上昂扬的绿草上之后滑进了泥土里,直接被这个小秘境给吸收的一干二净,一点血气都不留。

兰谨修冷眼一扫,见那四个黑巫虽然生机未断,却也重伤的再也动弹不得,加上这地方的特殊性,当他们再也维持不住自己的力量时,这秘境就像是个活物一般,十分懂得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一点点吸取那几人身上的血气,要不了多久,他们恐怕就要被这里给‘吃’干净了,就像那些进来这魔鬼林后再也没有出去过的人一样,消失的一干二净。

确定他们再也爬不起来之后,兰谨修这才放软了几分,剑尖直接刺入土里,这才支撑着自己的重量站着,没跟他们一样倒下。

司阳见战局落定,这才走了过去,此时的兰谨修轻轻重重的伤加起来身上简直没一块好肉,好些地方更是直接被刺穿了,不过因为躲避及时,没有刺中要害,不过即便刺中了也无所谓,天魔人重要的是心脏里的那个东西,只要那个不毁,人就不会死。

见兰谨修还能如此撑着,司阳问道:“感受如何?”

兰谨修努力平缓气息,将自己从奔腾的战意中调解出来,看着眼前的司阳,忍不住扬起一抹畅快的笑意:“从未有过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是觉得虽然满身伤,但很愉快。”

司阳取出那片龙鳞往兰谨修的身上一贴,直接将他提起来拎到血池旁丢了下去。让他自己走,这满身伤显然半步都挪不动了。

入池的瞬间,强大的力量汹涌的朝着兰谨修汇聚而来。当年他第一次进入血池时体会到的痛苦滋味这次仿佛增长了数倍的袭来,险些一个没绷住就惨叫出声了。不过即便是忍住了,但他的情况也并没有多好,整个血肉翻腾青筋暴涨,模样看起来十分可怕。

站在池边的司阳却没管正在承受着破碎重建般痛苦的兰谨修,那是他的机缘,他能撑过去就赢了,撑不过去也怨不得谁。看着秘境雾气缠绕的上空,以及因龙气而生成的氤氲烟雾,沉声道:“他是你选择的人吗?”

好一会儿,四周丝毫动静都没有,司阳也无所谓道:“不说算了。”

这时天空上的缭绕雾气渐渐有了变化,发出了一道不轻不重的闷雷声,司阳挑眉一笑:“我为什么要帮你,这破秘境对我可没有任何吸引力,我纯粹只是好奇来这里而已,现在既然弄清楚了这所谓的魔鬼林到底是什么鬼把戏,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这次闷雷声似乎更响了,还一连响了两声,那些雾气涌动的更加厉害了一些,显然有些急了。

司阳轻笑了一声:“你只是一个残存的意念,并非龙魂,真要有那本事助我回到我本来的世界,为何连那群不断吸取你力量修炼的小偷都赶不走,那些巫族掌控这里也有一两千年了吧,你还不是只能任由他们为所欲为。”

跟司阳这种凭空对话的是从他们一进入这个魔鬼林开始,就根本没有隐藏过气息的那条龙,那条死了好几千年的龙。

龙的强大非凡人所能想,根本不是一些话本传说里的那样,若是展开了原形,哪怕是一条小龙都能将华夏如今的领地上空遮盖的严严实实。这样强大的生物在修士断层了几万年的地球根本不可能遭遇敌手,若是非正常死亡,那么现在关于龙的绝不可能是虚无缥缈的传说,既然这里有一条龙残存的意念,那么证明地球的确有龙存在过,听到这条残念提出的要求,司阳算是确定了他的一些猜想。

龙的确存在过,也确实是死了,但并非人为杀死,而是自我分解,以血肉之躯来化作这片土地的守护者。

位面和位面之间有一层无形的壁障,这个壁障是阻隔也是保护,否则像是拥有修仙者的位面肆意穿行,将只有普通人的位面作为自己的殖民星球,那么这片宇宙岂不是乱了套。这条龙的残念跟他做的交易是,将这个星域位面中它当年过来的那个薄弱的壁障告诉他,在他能修炼到离开这个位面的程度之前,保护华夏。

对此,司阳只想朝着那残念白它一眼,真要能修炼到那个程度了,他就自行去摸索了,哪里还需要它来告诉,凭白无故替它守护这片国土平添负累,那他才是吃饱了撑不过。

正在一个绞尽脑汁的哄骗,一个不为所动的时候,兰谨修满血复活的从泉水中,哦不对,从血池中走了出来。只是当时他身上的那堆破布烂条早已不能看了,又因为在血池中痛苦的挣扎时弄得没剩几条了,一下子要他这么坦诚相见的出现在心上人的面前,他还是有些小害羞的。只是那面无表情的脸绷的更紧了,让人完全没办法get到他的害羞。

司阳什么身材的男男女女没见过,普通的凡人之躯还没到让他有兴趣多看一眼的程度,很是自然的从自己的储物器里取出一套衣服来递给他。

见到司阳那波澜不惊的神色,兰谨修也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觉得遗憾,接过衣服道了一声谢之后,默默转身换了起来,只是那小背影不知为何透着一股萧瑟。

等兰谨修换好,司阳给了他一颗丹药,兰谨修问都没问,直接吞下。

司阳道:“这是避水丹,下到深海万里自由呼吸都没问题,准备好的话,我们就下去了。”

兰谨修点点头,司阳将他手腕一拽,直接跳入了池中。而那些血水竟然半点不沾身,若非他们正在不断的往下潜,根本不像入水的。

除了一片血红的水遮掩了视线之外,呼吸行动就像在岸上一样,兰谨修正觉惊奇的在适应这样的环境时,目之所及的血红渐渐淡去,周边变成一片无比清澈的水,而池底堆积如山的白骨被这池水衬的十分可怖,那些白骨有些完整,有些破碎,有些还仿佛挣扎着向上求生一般,这让兰谨修想起当年,他应该就是在这里挣扎,然后摸到那片龙鳞这才得以生还。

司阳和兰谨修顺着被白骨铺满的池底不断前行,直到被一个巨大的山洞挡住了去路。两人在山洞前停了下来,入口处有一个巨大的石块挡住了洞口,但看四周的水草痕迹,明显是刚刚被人放在这里的,这次不等司阳动作,兰谨修直接上前,很轻松的就将石块给震碎了。

巨大的挡洞石一碎,两人所看到的并非黑漆漆的水底洞穴,而是随着水浪不断涌动的流光,顿时这一片昏暗的水域都被洞口的流光给照亮了。

司阳先行穿透了那道流光,兰谨修也立即跟上。一道流光的阻隔便是两个世界,一个水中,一个陆地。穿过了那道流光之后,他们所见的并不是漆黑的山洞,而是点满了鲛鱼油的石殿。

那个名叫月芽的巫族女人正跪坐在石殿最上方的祭台上,一|丝|不|挂的曼妙|胴|体像是一块圣洁的白玉,散发着柔美的萤光,环抱着双手微微遮掩住胸前,却更加显露出诱人的线条。这场景,恐怕是个男人看了都要疯。可惜能看到的却是两个非同一般的男人。

更甚至兰谨修微微蹙眉露出了些许厌恶,恨不得挡住司阳的视线免得被辣了眼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