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8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月芽看到进来的是他们两个,似乎早有所料的微微闭上了眼:“你们来晚了。”

司阳道:“不晚,反正你也化不了龙。”

月芽猛地睁眼,不愿意相信他的话,但这个人实在是太神秘,她看不透他的修为,看不透他的举动,看不透他的一切,可他却仿佛能将自己一眼看透一般。尽管不愿意相信,却还是下意识问道:“为何?”

司阳环视了一圈这个石室,石壁上的壁画只有模模糊糊的浅痕,就像被时光轻抚过,残余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却看不真切这上面雕刻过什么。

司阳一挥手,那一面面石墙上的壁画开始剥落,被掩盖在残破石墙里真正的壁画显露了出来,那鲜亮的色彩,鲜活的雕刻,金丝银线的交错交织成一段生动的过往。

那是一条龙,无意的闯进了一个新的世界,抚养长大了一个孩子。那条龙幻化成人形,从一个奶娃娃将孩子一点点拉扯大,教他读书,习字,学习一些本不该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那个孩子越来越出色,渐渐成为一方领导者,他有了自己的领土,自己的国民,他凭借一身本事构建出了一个崭新的世界,直到一群在末法时代之下苟延残喘的修士出现,打破了一切的繁华美好。

也许那条龙因为深爱着他一手带大的孩子,深爱着他们一手建立起来的国度,所以那一段黑色的过往并没有雕刻在这间石殿里,因为不想破坏这所有的美好。只有最后一幅画上,那个被龙带大的孩子静静的躺在高台上,目之所及之处全是跪拜的臣民,而那条龙腾空而起,将自身的一切都化作守护这片土地的力量。

司阳他们看到了这些壁画,月芽自然也看到了,这壁画上所记载的东西跟他们部族里数千年流传下来的东西完全是背道而驰,他们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他们才是被神龙庇佑的族民,所以他们才能得到神龙的指引来到这个地方,他们才能借助神龙的力量修炼出强大的修为来,是华夏那群背叛者觊觎神龙的力量,背叛了神龙将其杀害,更甚至将龙骨埋入华夏大地,还不要脸的自诩为龙的传人。

司阳看了眼满目不可置信的月芽,道:“因为它想守护的是它的华夏,它是华夏的龙,护佑的是华夏子民,而你,不是华夏人。”

第124章

司阳的话月芽自然是不相信的,即便有整个石室的壁画为证,但谁知道那壁画是不是这人篡改出来的,要知道她眼前这个人可不是一般的华夏天师,而是个修士,修士的手段岂是常人所能料到。

但体内的灼热却是越来越激烈,那感觉不像是身体被改造的变化,反而像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吞噬。

在巫族内有一个典籍,里面记载了一些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那是他们巫族传承的根本。其中就有关于海崴岛的描述,以及这魔鬼林的秘密。魔鬼林是因龙气而生成的独|立结界,因为这里埋葬了一颗龙心。根据典籍上记载,当初幻化成人形的巨龙身份曝光,作为一个那般强大的神物,就有人传言说吃了龙肉就能飞天成仙。且不论这一说法是否属实,但一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二来,人类也渴望从神龙的身上得到力量。

那时候他们这片地域的人类因为传承的断层,只有一小部分的修士余留,其他的则是崇尚强大力量而演化来的天师。但修士和天师这两者的能力高下立现,为了得到更加强大的力量,华夏那群狡猾的天师从中作梗,挑起神龙和修士的争端,最后坐收渔翁。

结果就是神龙死亡,但那些天师却无法从神龙的肉身中得到他们想要的力量,于是将神龙分解葬于整个华夏大地试图改变当时已经灵气枯竭的环境。而修士也因此几乎灭绝,只有一小部分躲入山林避世而居。

他们巫族就是当年逃生出来的那一部分修士。

通过先辈所记录下来的东西,他们一代代的传承,从未停止过修炼,后来探寻到了这个魔鬼林,找到了龙心所葬之处,又因他们当年逃生时带走的一滴神龙精血而不受这其中的龙气所影响,慢慢他们掌握了获取血池力量的办法。

不过随着他们的修炼,这里的龙气也变得越来越微弱,为了让这个地方能源源不断的给他们提供力量,他们这才放出了部分血池的秘密,吸引那些想要变得强大的人来送死,以自身血肉来喂养秘境。

每年他们都会带着那一滴龙的精血来到血池,用血池的力量蕴养那滴精血,让它能一直保持力量和新鲜,而他们整个巫族修炼所依靠的就是精血中所散发出来的力量。

不过还有一点只有每一代圣巫才能知道的秘密,那就是龙化。但龙化所需要的是精血和龙心,当然如果有龙鳞自然是最好的,要以身祭龙,让强大的神龙力量改变自身。若是成功了那自是不必说,若是失败了,轻则成为不人不妖的鬼物,重则身死道消。

可是龙心和精血是他们巫族的立族根本,圣巫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它们,历代圣巫都是为了族人甘愿奉献自己一生的存在,从未有人动过这种念头。只可惜如今这一代的圣巫准传人并不是心甘情愿的,月芽不想一生都要埋葬在那个古老而蛮荒的部族里,她想要有自己完整的人生,她不想再被人给摆布掌控。

没有体会过的人永远不知道明明知道那不是自己想要的,却不断的被人洗脑灌输某些想法,成为那些人的傀儡有多苦痛,一日一日的折磨,守着那小小一片山林,要像个真正的圣女一样保持心灵和身体的纯洁。

也不会有人知道当一个有了自主意识的孩子被人强行变成圣女,准圣巫时敲碎她的信仰,掐灭她整个世界的绝望。

体内那股蚕食着她的力量越来越强大,月芽已经十分痛苦的趴在了祭台上,当年的真相如何对她来说无所谓,今天的结局是生是死也不重要了,反正她已经没了回头路,巫族完了,没了龙心和龙血,巫族的孩子终于可以走出大山了,再也不会有人因为那群巫的私欲而当一辈子的傀儡了。

司阳看着月芽的身上若隐若现的出现些鳞片,可惜那些鳞片黑黄杂驳,有些甚至泛着白,那根本不像是龙鳞,反倒像是蛇鳞。

一旁的兰谨修看着祭台上的女人微微蹙眉:“她这是化龙了?”

司阳道:“龙要是长这样的鳞片,那龙大概会羞愤的一头撞死了。”

那这就是失败的意思了?兰谨修便没再多问。

倒是司阳朝着月芽道:“那股力量不是你这样的能承受的,现在吐出来说不定还能保下一条命。”

即便十分的痛苦,但月芽还是保持着清醒,听到司阳这话,压抑着呻|吟道:“活着,也是个死,那又,何必活着。”

司阳摇了摇头,没有再劝,转而看向兰谨修。兰谨修见司阳看着自己不说话,有些不解其意道:“怎么了?要动手去抢了?”

司阳道:“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能够维持这个地方的龙心已经被这个女人取了出来,当我们离开这里之后,这片地方没了龙气的维持,自然会消失,所以机会只有现在,就看你要不要。”

见司阳说的如此郑重,兰谨修知道这恐怕不是个能轻易决定的选择,沉声道:“什么机会?”

司阳道:“化龙,你有龙鳞,还是一片逆鳞,现在有龙心和精血,我还能给你提供一枚龙丹助你,成了,你将不会再有魔化的风险,但却从人修转化为妖修,只是你没办法像真正的龙那样化形,失败了,你就就彻底葬身此地。”

若是兰谨修无牵无挂,有这样的机会赌一场又何妨,可是他还有个妹妹,还有父母的仇没报,因为有种种挂累,所以当这个选择摆在他的面前时,他才犹豫不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