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8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不用周勤说司阳都知道他的来意,悠哉的喝着茶,摇了摇头道:“这事别来问我,你们玄门不是人才挺多的吗,既然那么在乎那片林子,那么该出力的时候就要出点力,知道魔鬼林的存在少说也有一百多年了,只是这些年局势才稳定下来,那些人就开始折腾了,如今整片地消失了也好,也省的总被人惦记。”

周勤道:“对于海崴岛的事情,我们现在调查的方向并不是海崴岛的消失,而是黑巫族的目的,根据我们现有的情报,应该是他们黑巫族的圣女带着秘宝私逃,如今几乎所有黑巫都聚集到了海崴岛,海崴岛政府不敢对他们强制驱离,只能借调了我国不少的天师来协助他们维持普通百姓的安宁,根据他们的种种动作来看,应该是在全岛排查他们圣女的下落,所以在海崴岛上借调的天师现在也在搜寻他们圣女的下落,如果提前黑巫一步找到他们的圣女,那对我们非常有利。”

司阳微微挑眉没做声。

周勤继续道:“之前在海崴岛上是您提点左穆,告知了他关于圣女的一些事情,今天我来就是想问问您一些圣女的特征,黑巫族从来不与外人打交道,关于他们族内的一切都非常的神秘,就连圣女的模样我们都一点不知,所以只能来请司天师帮忙了。”

司阳笑了笑:“魔鬼林也好,黑巫族的圣女也好,都跟我毫无利益关系,你们何必来问我,更何况,若是知道的太多,我怕又有人逼我见见红,所以关于这件事,我只能无可奉告。不过我倒是可以提醒你一句,别那么卖力的去查,他们黑巫族的圣女是生是死,都已经跟华夏没有半点利益关系了,即便你们费力查出来了,也不过是助长了某些人,而那些人,也未必是华夏的支柱。”

第130章

虽然不知道司阳意有所指的是谁,但周勤还是将司阳的话听进去了。正巧的是,拜访了司家的当天下午,在海崴岛上借调的天师跟黑巫又发生了一次冲突,这次虽然没有人死亡,但也伤的不少,但他们也不是没有收获,直接抓了他们一个祭童。

黑巫的祭童是专门服侍圣巫和圣女的,虽然称为祭童,但并不是指被拿来祭祀的孩子,不过祭童也不是谁都能做的,是在族内七岁以下的孩子中选择出天赋最高的,然后集中在一起修炼,三年后优胜者才能成为祭童,祭童需要贴身的为圣巫和圣女处理各种事项,照顾饮食起居,族内一切优先资源肯定是先给圣巫和圣女,然后是族长,再来则是祭童。等到祭童满二十八岁后,就会恢复族民的身份,为部族贡献力量。

被天师抓来的祭童正巧就是黑巫族圣女月芽的祭童,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看上去甚至都不满二十岁,因为她跟了月芽十几年了,算是跟月芽最亲密的人,所以这次来海崴岛寻找月芽的下落时,族长才把人给带了出来。

而他们与天师发生冲突的地方,就是月芽进入魔鬼林的入口,这里还留存了一点他们走过的气息,正巧华夏的天师也在寻找有用的线索,还比黑巫族先一步的在这里发现了异常,于是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本想抓个不起眼的小兵,却没想到直接抓了他们可以说地位仅次族长的重要人物。

祭童被抓,黑巫族直接暴怒,甚至族长直接出面要跟华夏的天师谈赎人的条件。

论外交,一个封闭山头那么多年的人,怎么可能说得过华夏的外交人员,在他们不断相互试探底线,从接触中分析出有价值的信息时,被抓来的祭童直接专机绑回了华夏。这是弄清楚整个事情真相的关键,哪是那么容易能放人的,如果这么多年他们天师都被黑巫族当猴耍了,这事可不是轻易能罢休的。

黑巫有他们自己古老的语言,不过好在特勤部里有几位天师懂他们的语言,只不过一路从海崴岛过来时,不管他们问什么,那个女孩连嘴巴都没张开过,回到了国内后,知道这人的身份特殊,打算特别审问的时候,那女孩出声了,还是一口地道的华夏语:“我知道你们想要问什么,只要你们答应我的条件,我会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所有事情。”

这次事情涉及面太大了,已经不是小组的队长能够处理的了,所以审问女孩的是特勤部的部长车国源。一个外表只有三十多岁,实际上早已年岁过百的人,而他的修为甚至在四大家家主之上,当初特勤部也是他一手成立的,如果不是特大的事件,他一般也不会插手。

车国源没说话,一旁跟他一起审问的特勤部主任开口道:“说句不客气的话,你现在已经是我们的阶下囚了,即便你不愿意配合,我们同样有办法知道我们想要知道的东西,只是这过程恐怕会让你不太舒服了。”

女孩道:“我姓夏,名叫夏语儿,母亲是华夏人,之前那场混战中,我是故意没有反抗跟你们的人走的。”

夏语儿这么一说,审问室的众人都下意识转头去看车国源,大概是没想到黑巫族的祭童竟然有华夏的血统,毕竟他们已经敌对近百年了,黑巫竟然能让留着华夏血的人当祭童,所以只好看车国源的意思了。

车国源道:“先说说你的条件。”

夏语儿道:“新的身份,还有安稳的生活,魔鬼林的事情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收手,而我是圣女身边的祭童,是对圣女最为了解的人,所以他们不可能放过我,更甚至会花大代价将我赎回去,我希望你们能保障我的安全。”

车国源沉吟片刻,与其他人对视了一眼后朝着夏语儿点头道:“可以,但是在事情解决之前,你要配合我们的安排。”

关于这一点夏语儿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她想离开那个地方很久了,只要能离开那个鬼地方,要她怎么配合都没问题。更何况,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黑巫族人过。

她的母亲是华夏人,大学毕业旅行的时候,被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强行的带了回去,从她记事开始,她所有的记忆里只有毒打,每一个明天都让她感到恐惧,而她的母亲为了保护她,也为了防止母亲逃跑,那个不配称为父亲的男人生生将母亲的双腿给砍了下来,就在她的眼前。

而她生命里唯一的光亮是母亲抱着她时,温柔低声诉说着她的故乡,那个叫华夏的地方,自由,美好,对比蛮荒一般的黑巫族群居住的村子,母亲嘴里诉说的地方简直就像个天堂。

后来在她六岁的时候,圣女身边的那个祭童到了年纪要退位了,于是所有符合要求的孩子都被检查挑选,而她是所有孩子中天赋最好的。她被选为了祭童候选人,那三年她终于不用再日夜忍受毒打的折磨,可是她不知道,她的母亲为她承受了更多。

等她选上了祭童的那一天,她满心满眼的是要变得强大,以后一定要带着母亲回到华夏。却没想到等着她的是母亲冰冷的尸体。

夏语儿道:“海崴岛魔鬼林的存在,黑巫族已经知道了上千年了,或者可以说,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中霸占了上千年,魔鬼林里有一颗龙心,龙心埋葬之地生成了一汪血池,而黑巫族这么多年强大的秘密就在,他们拥有一滴龙的精血,只有历代的圣巫保存着精血,整个黑巫族就是依靠精血中散发出来的龙气修炼的,所以只能血脉传承,因为不是历代被龙气浸染的血脉,是无法从中获取力量的。”

特勤部主任皱眉道:“精血是靠着血池来维持的?”

夏语儿点了点头:“再强大的生物若是失去了生命也会慢慢消散,那一滴精血能够留存这么久是因为每年圣巫或者圣女带着精血进入血池浸染,精血会吸收魔鬼林中血池的力量,只是据说血池的力量也越来越弱了,然后无意中发现一个误闯了魔鬼林的天师被整个血池给吸收了,那之后黑巫族放出了一些虚假的传说,吸引你们去探究,去发现,去当做魔鬼林的食物。”

车国源等人沉默的听着,在魔鬼林消失之后,他们也猜测到了一些,如今不过是确定自己的猜测而已。

夏语儿继续道:“圣女不愿意被整个部族所掌控,早就动了别的心思,我从圣女那里零碎的知道了一些事情,好像可以借用龙心和龙血的力量,但如何做,成功或失败后会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但一旦借用了力量,那就等于吸收了龙心和龙血,龙心是维持魔鬼林的力量,一旦被吸收,魔鬼林自然会消失,现在黑巫族的龙血被圣女带走,魔鬼林消失,圣女留在族内的一滴血也已经变黑,证明圣女已经死了,但这件事事关整个黑巫族未来的发展,他们不确定圣女是真的死了,还是得到了强大的力量之后斩断了跟整个部族的联系,这才全部出山的搜寻圣女。”

夏语儿说完看向车国源,再次投放出一个惊雷:“据我所知,你们华夏早有天师跟黑巫族暗中达成了协议,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谁,是什么协议。”

夏语儿带来的消息实在是太惊人了,好在这次审问的人都是车国源的心腹,只要封口,消息就不会传出去,这件事只能让他信任的人来暗中调查,究竟是谁,或者是哪些人跟黑巫有暗中往来,其目的又是什么。

至于夏语儿,车国源将她暂时安排在了灵谷寺,比起闾山派,他更加信任灵谷寺。

玄门圈即将开始的大地震此时尚未激起半点波澜,正在司阳山头熟悉妖修功法的兰谨修进步的比司阳想象的还要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带了十几年的龙鳞,现在接受起这条龙的力量才会如此顺畅。又或者是,在那条龙魂的残念即将消散时,没有选择的选择之下,这才倾注了所有的力量助了兰谨修一臂之力。

现在的兰谨修已经能够好好的收敛起那股龙气了,只是若不佩戴司阳给的能收敛气息的法器,他还没办法隐藏起修为来。

一连在浦田山上呆了小半月,刚准备回家见见司阳,让他看看自己的进步,可惜司阳去学校了,马上大四毕业,还要准备答辩。大概也只有在这时候,兰谨修才想起来,司阳还是个还没大学毕业的学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