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8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道:“很快会解决的,兰兴邦在兰家实力算是中上,但在我手中也撑不过三招,等我再适应这股力量,我觉得对付兰一清没问题。”

司阳道:“自然是没问题,按照修士的修为划分,兰一清的修为应该到了炼气大圆满,临着筑基期其实就差一个屏障,只可惜他们生不逢时,若是早个几十年到达这样的修为,说不定筑基了,而你却不受这种限制,身上有龙气,而跟国家气运关联最深的就是这股龙气,只要你不做灭国的大恶之事,就不会被天打雷劈的。”

“为什么?那时候的资源比现在丰富”

司阳摇了摇头:“当然不是,曾经不沾染俗世的修士之所以断层,然后演化成如今的天师,正是因为灵气稀薄,修为增长困难,那些人不得不借助国家的气运,现在两个成功筑基的无非是当年国难时,做了一些大功德的事情,有功德护身,自然能成功的突破那一层屏障,再看看兰一清这些人,你觉得他们有几个能有那种为国为民付出的胸襟,好事做的再多,也不过是明面上的功德而已。”

知道兰一清无缘筑基,兰谨修心情愉悦不已,见司阳整理着材料,想着他根本就不是需要为所谓的毕业证而费心的人,于是问道:“需要我来吗,虽然不太了解你这个专业,但给我几天时间,做一份答辩还是没问题的。”

司阳摇头道:“不用,做这个可不光是为了毕业,还有那个教授。”

“教授怎么了?”

司阳轻叹了一声,已经死去的人,却因为一份执念,依旧像活人一般的生活着,真不知道该不该戳破这份执念。

第132章

夏暮升今年已经六十七岁了,虽然身体看起来还算健朗,但人年纪大了,有些事难免会有些力不从心,加上他所教授的课程哪怕是放在现在,也是个潮流行业,那是需要脑子十分灵活,要会记会算,并且还是个不断在更新的专业,所以要不停的学习吸收新的知识,这样才能更好的教给现在的年轻人。

但夏暮升一个六七十岁的大脑,已经没办法很好的去接受新的事物,再加上年纪的确不小了,所以学校即便在他退休后返聘,但也不打算让他任年级授课老师,只会每个月上几堂讲座,这样能让夏暮升不劳累,但也能教授更多的人。

而司阳他们这一届算是夏暮升所带的最后一届学生了,因此特别用心,答辩更是恨不得手把手的教,大概也是舍不得这样跟着年级带的最后一届,就想让他们都漂漂亮亮的毕业。

可惜夏暮升这样良苦用心和不舍之情对于学生来说却是个负担,没有哪个学生愿意被教授如此盯梢写作业的,甚至就连材料底稿都要一一检查点出不足让人回去一再的修改,往届可没有这样的教授,司阳一路上都能听到各种抱怨,什么奇葩极品,年纪大的人就是会折腾。

拿着参考资料和答辩初稿来到办公室时,夏暮升正戴着老花镜,努力的眯着眼逐字逐句的在给学生做批示更改,窗外倾洒进来的阳光照耀在夏暮升身上令他整个人都透明了几分,不过旁人大概只觉得那是光线造成的错觉。

司阳敲了敲门:“夏教授。”

夏暮升抬头拿下老花镜,一间是司阳,那张和蔼的脸上顿时扬起一抹笑意:“司阳啊,这么快初稿就写完了?”

司阳点点头,将手中的一叠材料都递给了夏暮升:“这是准备的材料和初稿,教授您看看。”

夏暮升放下旁的事情,伸手接过了司阳的东西,将参考材料先行整个过目后,这才拿起答辩初稿慢慢审阅了起来,还不时拿起笔在纸上涂改着。司阳安静的坐在旁边,听着夏暮升说哪里可以改,哪里做的不错,不时点点头。

看着那张赏心悦目的脸,又如此听话的完全按照他的要求来,夏暮升是打心里喜欢这个学生,不由得笑问:“实习单位找好了吗?你要是没想好,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事务所,那是我一个学生开的,现在公司的效益不错,就是总跟我抱怨人才难找,像你学习这么扎实的,要是没什么其他的倾向安排,我可不得要便宜一下自己人。”

司阳道:“那恐怕要让教授失望了,我已经找好实习单位了。”

夏暮升听了的确有些失望,但以司阳的能力,这么快找到好的实习单位也很正常。就是有些替他那个学生感到可惜,虽然公司小,但就他看来发展前景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以司阳的能力,恐怕很快就能上升到管理层,以后开发了项目,那就等于自己是老板了,总比去一些大公司混复杂的人际关系来的轻松。不过像司阳这样的人才,注定是精英,想必觉得大公司才更有发展。

又给司阳圈了几个地方之后,将材料和初稿交还给他:“整体来说还不错,但是有几个地方可以加强改一改,别觉得我在故意折腾,以你的能力,在答辩上我对你的要求难免会更加高一些,有个漂亮的答卷,才不枉费大学一场。”

司阳笑了笑:“怎么会,教授这么辛苦都是为了学生,严师出高徒这话还是有道理的。”

夏暮升哪里不知道那群学生私下如何抱怨他,如果还在学校的,或者住的比较近的,这样折腾也就是改改文档而已,倒也还好。如果已经去实习了,距离学校远的,来回跑,天气也越来越热,倒的确很是折腾人。听司阳这么说,倒是感叹的笑道:“现在的学生啊,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社会也开放了,对于许多事情想法也更多了,哪像我们当年那个时候,是求着老师学,生怕学的少了,现在啊,都是老师求着学生学,生怕没教好。”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旁泡了枸杞的茶杯暖了暖手:“年纪大了啊,这都快五月的天了,毛衣都还脱不掉,也的确是该退了,体力大不如前,也实在跟你们这些年轻人折腾不起来了。”

看着身体一丝热度都没有的夏暮升,司阳问道:“最近教授又出去写生了?”

夏暮升笑呵呵道:“去了,不过那幅画还没完成,我听说你国画画的很不错?”

司阳点了点头:“还不错,业余爱好。”

夏暮升也笑道:“人啊,总归要有点爱好,不然整个人都钻进各种数据里面,那岂不是很没意思,我女儿就是美院毕业的,不过不是国画,是油画,以前她老师说她画画很有天赋,只要潜心磨练一下,五年之内,一定能开一个个人画展。”

司阳道:“从未听您提过您的女儿,所以您闲暇的时候出去写生是受女儿影响?”

“是啊,以前她老说我,简直比网瘾少年的网瘾还大,天天对着电脑,眼睛早晚要瞎,所以慢慢的我也开始画画,有时间的话就到处走走。”

“那也挺好的,教授。”

夏暮升抬头看向司阳:“嗯?”

司阳道:“您想知道您女儿的下落吗?”

夏暮升惊的直接站了起来:“你,你怎么知道我女儿失踪了?你知道我女儿在哪儿?”

跟他老一辈的同事是知道的,当年还帮他找了很久他的女儿,可是数年过去了,大家都知道凶多吉少了,他自己心里也清楚,所以慢慢也就不找了,说不定女儿哪天突然回来了,又或者在什么地方生活的很好,这样想着,他就只当女儿已经远嫁了,他身边的同事也会刻意避开提到他的女儿,现在学校里除了几个退休后返聘的教授,大概也没多少人知道他女儿的事情了。所以对于司阳的话,他感到很意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