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9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道:“您先想想吧,若是想清楚了,给我打电话。”

司阳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正好又有同学拿着答辩敲门进来了。夏暮升并没有急切的追上去,他虽然不清楚司阳说的让他想清楚是什么意思,又要他想什么,但本能的却有种直觉,这个电话不能轻易的打。

司阳回到了寝室,几个室友正在打包,虽然并不是马上就要离开,但一些厚重的衣服倒是可以提现打包好寄回去,不然等到毕业的时候再拿,那又是正热的时候,简直能要人命。

见司阳回来,周放随口问道:“怎么样过了没,你写的那么精细,就算是初稿感觉也比别人的答辩强多了,这要是没过,那就真是穷折腾了。”

司阳笑道:“虽然这种鸡汤都烂透了,但还是要说,夏教授一生为人师表,教授二字当之无愧,好好珍惜吧。”

苍永丰躺在凉席上,床头夹着一个小风扇,嫌不够还拿着手摇扇不停的扇着:“我下个星期就要搬出去了。”

正在看剧本的李浩道:“找到工作了?干什么的?”

苍永丰道:“做房产销售,包吃包住,月薪三千起步,有提成。”

周放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说我们学这四年有什么用,我爸把我安排进了机关单位。”

苍永丰:“要你考公务员?”

周放叹了口气:“不考,认识一个局长,花钱给买了个编制,以后就吃国家饭了,混日子吧,不过工作的环境我提前去看过了,其实每天也没什么事,泡杯茶一天就过去了,所以我打算先稳定下来,至少有个稳定的工作,再来根据时间看看能不能做什么副业。”

周放说完又朝司阳问道:“那阳阳你呢?是以后宅家里享受人生,还是有什么事业计划?”

司阳悠哉道:“去天桥下摆个摊吧,以后记得来照顾我的生意啊。”

李浩顿时一下噗笑出声:“别逗了,对了,特勤部的人是不是在调查最近新闻闹得很大的那个减肥药的事情,那减肥药应该有问题吧,要不然怎么特勤部的人在查。”

“你认识特勤部?”

“不是我认识,是白姐的经纪人认识,自从白姐上次出了那种事之后,她的经纪人徐硕就开始对这方面特别关注起来,你知道的,娱乐圈的人脉资源是最广的,什么路子都能搭得上,这不搭上了一个天师,但能力估计一般,可能就连在特勤部里都是个外围人物。”

司阳道:“所以你现在是来跟我八卦的?”

李浩直接翻了个白眼:“我是那么八卦的人吗,我是想说,如果有你认识的人在调查这件事,我这里倒是有个人可以去查一查,圈里面不少人都在跟那人买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这立功的事自然要便宜自家人啊。”

虽然这件事跟司阳无关,但既然李浩这么热心,他就牵线让他跟沈然联系了,带资进组好歹也要拿出点能力来证明自己,不然这名义上的鬼仆岂不是很丢自己的人。

当天的晚上,夏暮升就联系了司阳,他想要知道女儿的下落。

等他再见到夏暮升的时候,可能夏暮升已经意识到自己死了,原本看起来还算正常的模样,此时显露出了几丝鬼气。

第133章

夏暮升在工大任职了几十年,教的又是IT行业,有时候还会带着自己看好的学生做一些项目赚点外快,那些都是有不错收入的,但是至今居住的地方还是工大的职工楼。当初他们那个年代,任职了一定年数都会分房的,夏暮升到现在都还住在工大后面学校分配的房子里。

小小的两室一厅,朝向还不错,屋内的光线很通透,但是因居住在这里的屋主所致,哪怕明媚的阳光也驱散不了屋中的阴气。

夏暮升端出两杯茶,看到司阳正在看墙上的一些照片,顿时笑道:“那是难得的几张全家福,那个时候相机贵,在外面照相麻烦也不便宜,这还是我妻子硬逼着我去照的,后来女儿出生,我们的生活也慢慢变好了,后来买了一个照相机,可惜反倒是忙的没时间好好的拍一张照了,但我女儿的照片挺多,有好几本呢,我拿给你看看?”

司阳坐到了沙发上笑了笑:“好啊。”

已经有很长时间没人跟他聊过他的女儿,他的家人了,所以夏暮升显得有些高兴,从房间里拿出了好几本相册,看边边角角上的磨损,看来平时也没少抱着相册翻阅。

见司阳翻阅着相册,夏暮升不时的说一说拍那张照当时发生的趣事,虽然可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但在夏暮升的记忆里依旧是那么鲜活。

“岚儿小时候特别可爱,圆溜溜的大眼睛鬼精鬼精的,那时候她妈妈也忙,她妈妈是医生,所以只能我带着了,我就带着她跟我一起来学校上课,有时候把她放我办公室,有时候放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给她一个画本,她能拿着她的小画笔盒呆在一个地方一老天。”

说着指了指夹杂在照片里面的一些孩童画作,看得出来,那些照片对应着同一时期幼儿的涂鸦。虽然封面磨损了不少,但里面的东西却都是一张张无比精细的收着,没有丝毫的破损。

“学校这么大,我总担心有看顾不到的地方,我就告诉她,只要她走丢了,一定要记着爸爸是教哪门学科的,然后问学校里的哥哥姐姐,就能找到爸爸了,不过岚儿很乖,从来没走丢过。”

“后来上学了,因为户口分配,刚好都在学校附近,那时候环境比现在有人情味多了,马路上的车也没现在这么多,从一年级开始她就能自己上下学,每天一放学就来学校等我,又乖又听话。”

照片上的女孩穿着漂亮的小裙子,每一张都对着镜头甜笑着,看她从小小藕节似得婴孩,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后来她妈妈得病去世,就剩我们父女两相依为命,但岚儿从小就懂事,她妈妈去世后,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那是她第一次离我那么远,跟着同学毕业旅行,还出国,其实我很不放心的,几个女孩子,在国外总归是让人担心的,但女儿都大了,我再不舍得,也总有放手的那一天。”

司阳合上了相册,看着眼睛发红的夏暮升静静的听着他的诉说。

“没想到,没想到啊,第一次离开我,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女儿不回来,我就不敢走,这片房子太老旧了,过两年就要拆了,我年纪大了,也不得不退休了,可是离开了这里,离开了学校,如果有一天我的岚儿找回来了,却找不到爸爸了,那该怎么办呢,我不能走,不敢走,我怎么能让我女儿找不到爸爸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