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9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微微垂眸,他能理解这种感情,只是无法感同身受,所以只能静静的听着。

断断续续,想到什么说什么,直到夏暮升倾诉完了之后,屋内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良久后,夏暮升才道:“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司阳这才抬眸看他,夏暮升大概不知道如何接受这种事,下意识避开了司阳的目光:“我自己觉得有些奇怪,身体很累,但不敢睡,一躺下就有种整个人下沉的感觉,不想吃,或者说不能吃东西,我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人总在晃神,之前我以为我是老年痴呆的前兆,但是昨天回来之后我突然发现,我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还有一些我记忆里没有的东西。”

司阳道:“想起了什么?”

夏暮升看向司阳,身上的鬼气顿时又多了几丝:“我好像在写生的时候,一个没站稳摔下去了。但是我怎么回来的我不记得了,我的画也不见了,前两天我还看到那幅画了,但是现在找不到了。”

“司阳,我是...死了吗?”

司阳朝他点了点头。

之前在学校里,司阳发现夏暮升竟然只是一缕魂魄,不过显然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死了,还一如既往像以前那样生活着。

人的执念是很可怕的,你永远都无法想象一份执念能让人变成什么样。所以夏暮升的执念让他觉得自己依然还活着,也能让身边的人以为他还活着。现在司阳戳破了他本能的不愿意面对的事情,这份假象自然再也维持不住了。

但是他的执念还在,如果不满足他的心愿破除了这份执念,慢慢的他就会丧失神智,变成厉鬼,本能的会为了维持自己的力量去吞噬其他的魂魄甚至是残害活人。

一个为了教育事业奉献了一辈子的人,司阳不太愿意看到他变成那样一个厉鬼,更何况,那还是教了自己四年的教授,陌生人也就罢了,既然有缘师生一场,送他一个轮回也算是了了这段情。

夏暮升嘴唇微微哆嗦了半天,然后问道:“你之前说,我想不想知道我女儿的下落,是我死了之后,就能见到我女儿了吗?还是你能帮我,送我到我女儿那里去?”

司阳道:“你的命格是晚年孤寡的命格,所以是无儿无女的终老。”

夏暮升自己心里清楚,女儿回不来了,她定然是在外面发生了什么意外,只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宁愿欺骗自己女儿在外面活的好好的。

虽然他不知道司阳到底是什么人,但那已经不重要了,他都已经死了,又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幸福过,也就够了。

“还以为黄泉能再见,看来倒是我过于奢望了,送我上路吧,我想起了我写生的地方了,如果让你帮我去收尸,不知道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还是算了,反正不过是一把枯骨,也许以后会被人发现。再给我点时间,我立一份遗嘱吧,虽然钱财不多,但捐给有需要的人也算是为我自己,为我女儿积德了。”

司阳道:“有人会帮你收尸的,虽然你命格孤寡,但还有亲人活在这个世上,你如果想见,我可以帮你,但见完之后,你就要去该去的地方了。”

夏暮升自己这边是已经没有亲人了,唯一有个哥哥,死在了当年的革|命里,听到司阳这么说,直觉他说的可能是岚儿的孩子,原本一颗认命沉寂下去的心再次活跃了起来。

“可,可以吗?”

司阳点点头:“闭上眼睛,你会看到一条红线,抓紧这根红线,你自然能见到了。”

夏语儿被特勤部的安排在了灵谷寺,因为她的重要性,又是个女孩,善济特意将她单独安排在了一个阁楼里,每天都有人送饭菜来,在这里,夏语儿虽然足不出户,但却通过网络开始一点点的认识这个世界,也对自己的未来更加充满了期待。这个母亲给她描述过的天堂,这里以后就是她未来生活的地方了。

正摸索着键盘的运用,突然察觉到了一股阴气,夏语儿瞬间双目一凝,能闯入灵谷寺的阴气定然是来者不善,当下也顾不得向灵谷寺的僧人呼救,直接发出一掌劈向那股阴气的来源。

不过那掌风还未劈下,见到一个穿着十分朴素站在角落的老者时,下意识收回了力道,但还有余威尚来不及手势,夏语儿顿时一惊。

不过那老人身上似乎有东西保护着,并没有被她伤到,夏语儿莫名的松了口气。看着眼前根本就是个普通魂魄的老人,蹙眉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这里?”

夏暮升低头看着手中的红线,夏语儿随着他的动作也朝他手上看了一眼,刚刚还什么都没有的手上竟然渐渐显露出一条红线来,而这条线,牵连的竟然是她的掌心。

夏暮升克制到微微发颤的看着夏语儿,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来,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夏语儿,那里面的激动慈爱还有透过夏语儿看向他女儿夏岚的思念和热切毫不掩饰。

夏语儿知道这是血缘线,普通的天师是绝对无法让血缘线显形的,但她现在已经顾不得想这些了,看着眼前的人,夏语儿有些无措:“你...”

夏暮升哽咽着喉咙:“我,我可能是你的外公。”

在夏暮升的家里,司阳看着天空被气流吹动的云层,微微叹了口气,世上最残忍的,大概就是这样有缘无分吧,刚相认,却面临着生死别离。

第134章

夏暮升的尸体在一个山涧中被找到了,虽然山中气温还不太高,但这种天气暴尸了将近小半月,尸体腐烂的程度也挺严重,根据尸检,应该是半个月前从山坡上滚下来后头部遭到了撞击,颅内出血而死,但是在三天前教授还在学校里出现过,所以死讯自然不能直接发。好在夏暮升没什么亲人,倒是死后认了个亲。

夏语儿是知道她有个外公的,以前母亲跟她说过,说她外公是个非常有学识又儒雅的人,但为人却一点都不老古董,思想十分的开放,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还说以后等她长大了,如果有机会回华夏,她一定会喜欢她外公的。

夏语儿一直知道她的外公的名字,在哪里任教,其实回到了华夏的第一时间她就想要去找外公的,想要见见她母亲说的那样一个优秀到完美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也想要好好感受一下真正亲情的滋味。

可是夏语儿害怕自己跟黑巫族的关系会牵连到外公,所以这才一直忍着,但现在她却十分的后悔,如果她再回来早一点,如果她回来后第一时间就去找了外公,哪怕外公命中有此一劫,她也一定能给外公避过去。可惜这个世上最残忍的是,没有如果。

强留阴魂是消耗他生前的功德福祉,尽管不舍,夏语儿还是将外公送走了。尽管生死错过,但那三天她还是好好的享受了一场被疼爱的滋味。

吃着外公做的饭,听着外公说着往事,在短短的三天里,外公恨不能将他所有的生活经验全都告诉她,生怕她一个人小小年纪以后不能照顾好自己,恨不得要将从前的二十年缺失一夜之间全给补回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