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9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不管在什么时候,美好的时光都是飞逝的,拿着外公给她的存款,甚至一套很早之前就买了,却空置了很多年的房子,在母亲死后再也没有红过的眼睛,夏语儿整整哭了一夜。

公布了夏教授的死讯之后,学校给夏教授举办了一个仪式,可惜夏语儿现在身份敏感,没办法以家属的身份出席,但很多夏教授的学生都来了,加上这一届还没毕业的,学校里曾经上过夏教授课程的,几乎悉数到场,所以夏教授走的很热闹。

人群中,司阳看了眼站在最后撑着一把伞的黑裙子女孩,等轮到他的时候,上前献了一朵花,这才随着人群朝外面走。周放在后面喊了司阳一声,朝他追了上去。

夏语儿听到那声喊声瞬间转过头去,其实她一直都在找司阳,外公跟她说了,能找到她都是那个叫司阳的学生帮的忙。夏语儿以为司阳是个年轻的厉害天师,只是在人群中她并没有发现天师,还以为那个人并没有来,不过却也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那个人群中最好看的青年,没想到那人竟然就是司阳。

周放勾着司阳的肩膀朝他耳语道:“有个长得很漂亮的妹纸一直盯着你看,真的很漂亮,比咱们学校那些所谓的校花好看多了,你看一眼,快看看。”

司阳道:“那是巫师,你说话再小声人家都听得见,当心她给你身上下蛊虫。”

周放忍住了回头的欲|望:“不是吧?那我们现在说话她能听见。”

司阳笑了笑:“现在不能,因为我屏蔽了。”

两人正说着话,夏语儿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周放下意识往后看了看,刚刚他们还离着老远呢,闪现呐这是!

夏语儿没看周放,只盯着司阳:“是你帮了我外公吗?”

司阳笑了笑:“力所能及之内,做了个学生该做的事情。”

夏语儿抿了抿嘴唇,从手上取下一串像是小狼牙的手串递给司阳:“这是黑巫一族的通灵圣物,天师凡人都能使用,上面还有龙气侵染,一般的鬼物绝不能轻易靠近,这也算是我从那边带回来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现在送给你,多谢你让我见了外公最后一面,也让我外公,不至于在最后落得那样的下场。”

司阳道:“就当是全了这四年的师生情吧,所以你用不着感谢我,你外公无论上一世因果债如何,这一生教书育人,好好走个轮回也算是回报了。”

司阳说完就走了,虽然夏语儿看都没看周放一眼,周放还是朝她笑了笑,这才追着司阳一起往寝室走。

夏语儿见司阳不收也没有再强求,只是对华夏的感情又多了一分,比起自私自利的黑巫族,感觉华夏的人都很温暖。重新将手串戴在了手腕上,夏语儿看了看这个她外公奉献了一生的校园,微微笑了笑。等风|波过去之后,她一定也要来这里念书。

这边是面对新生活的希望,而在某个地方,却是某个人的绝望。

尽管家主再三强调要求,不要因为兰兴邦的死现在去招惹司阳,更甚至就连兰谨修这件事兰家都暂时放下了。连血池都没了,就算拿回白玉得到里面那些残缺的功法又能如何,还不是没有合适的地方来修炼。虽然白玉肯定是要拿回来的,但现在要把魔鬼林的事情搞清楚才行。

身为家主的大局观自然是从整个家族的利益出发,死那么几个家族子弟,哪怕是有天赋的,在整个家族利益面前又算的了什么。但是对于只有一个独子的老父亲来说,失去了儿子等于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家族的未来发展与他何干,他连未来的奔头都没了。

但兰禾通知道自己跟司阳的差距,就连家主都不敢招惹,发了请帖,那人直接无视,家主气得吐血还不是什么都不敢做,自己闷声咽下这口气,他找上门了估计死的连个水花都没有。所以兰禾通将目标放在了兰谨修身上。

既然司阳要这样保兰谨修,那他就拉着兰谨修一起给儿子陪葬好了,想保的人没保下,对于司阳这种实力的高手,这种打脸才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可惜兰谨修一直呆在司阳的浦田山上,那里是设了结界的,他尝试着想要上去过,但最终还是无功而返,而且若是在浦田山上有什么动作,相比司阳一定会立刻感应到。所以兰禾通一直在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一个兰谨修落单的时机。

这段时间兰禾通一直在蹲守着他,兰谨修自然知道,来来回回很是逗弄戏耍了一番之后,兰谨修这才给了兰禾通近身的机会。

农庄别馆已经建好,尚奇水也搬了过去,兰玉琢也在忙着特勤部的事情,只是现在敏感时期,一般都待在特勤部里画符提供后勤援助,兰家的人还不至于杀进后勤部,否则过分了事情只会闹得更大,所以现在能下手的,最好下手的就是兰谨修。

空空荡荡的大豪宅里,兰谨修靠坐在沙发上看着书,因为司阳在学校要准备毕业,他这段时间也就没去打扰他,这次要如果不是为了给兰禾通制造对他下手的机会,他大概会一直留在浦田山上修炼。

当屋内多了个陌生的气息,兰谨修翻了一页书:“知道为什么死的是你儿子吗?”

兰禾通还没显出身形,却见兰谨修已经发现了他,整个人顿时一惊,直觉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兰谨修朝着兰禾通的方向看去:“二十多年前,我父母那场车祸,其中有你的手笔吧?”

兰禾通微微蹙眉,兰谨修这么一说,他才想起当年的那些事,杀那么个把人对他们来说本来就不是多么值得挂心的事,不过是两个多事的人,杀了自然也就杀了。

兰谨修站了起来,微微挑眉:“是忘了?还是想起来了却不以为意?没关系,那也不重要了,我会浪费时间告诉你这些,不过是希望你死个明白,你儿子不是司阳杀的,是我。”

当兰禾通倒在了地上,身死魂消时,司阳慢悠悠的从门外走了进来,扫了地上一眼:“这是我又要背锅的节奏?”

兰谨修笑了笑:“这次不会让你背锅。”

司阳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便,反正背着背着也就习惯了。”

兰家的主宅,一个看顾魂牌的老仆惶恐的举着碎裂的魂牌禀告了上面的掌事,看到魂牌上的名字,掌事瞳孔微缩,又立即去禀告了长老,等兰一清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小半日了。

众人惶惶恐恐的等着家主的决策。

兰一清看向大长老:“以你对司阳的了解,你觉得这次的事情会是司阳做的吗?”

兰自明摇了摇头:“不会,如果我们的人惹怒了司阳,他绝不会杀了就完事了,大概会直接拎着人来兰家主宅,当着我们的面直接杀了,或者,直接灭了兰家。”

兰一清微微蹙眉,显然对兰自明的话有些不满,他至今还没有接触过那个司阳,但闾山派的钱连良对司阳都如此忌惮,他自然也不会小看,但再如何,听到对方如此肆意的就能将自己整个兰家灭门这种话,换了任何人恐怕都不会心情愉快。

“你们觉得这件事要如此处理,是闹大了让玄门裁决,还是按下不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