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9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自明见兰一清来回滚动着手中的珠子就知道他已经动怒了,这件事想要过去怕是不容易,但想要不过去,恐怕更不容易。

闭上眼的时候兰自明又想起了二十年前的那个预言,兰家鼎盛二十年,而鼎盛过后,只有衰败和灭亡。

第135章

尽管有大长老的分析,但兰一清还是觉得兰家人的接连死亡跟司阳有关,只是最近忙于魔鬼林的消失事情,他们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一个他们进不去的魔鬼林,不知道牵扯进了多少利益,如今这些利益的损失,他们总要找个人来买单才行,于是干脆将所有派出去盯梢的人都给叫了回来,毕竟白玉的大部分价值都是依托于魔鬼林。

但人叫回来了,却不表示事情就结束了,兰谨修已经开杀,哪里是那么容易收手的,至少当年他们父母车祸的参与者,现在就可以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看着兰谨修手里拿的名单,司阳笑道:“你这算是死亡名单了吧,兰自明,兰家的大长老?他也是杀你父母的凶手?”

兰谨修摇了摇头:“这是兰家参与了天魔人计划的人员名单,其中几个也是发现了他们的计划暴露而对我父母下杀手的几人。”

司阳道:“以你现在的修为,差不多跟兰自明能打的不相上下,我虽然没见过兰一清,但身为兰家的家主,修为应该不会比兰自明差,所以你现在急着报仇的话,只能暗中的来,否则以少胜多你是没有胜算的。”

兰谨修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打算明着来。”

说着看了看手中的那些名字:“逐一击破,让他们好好的恐慌一下。”

当兰一清将外面对他们兄妹两盯梢的人叫回来之后,兰家稍微平息了一段时间,但也开始有些传言,说兰家忌惮甚至是惧怕司阳,兰家的子弟接连死在了他的手上,但整个兰氏数千人,竟然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就连兰家的家主兰一清都当了缩头乌龟,看来兰家的气运的确是到头了,这样的家族哪里还配得上四大家的位置。

面对外界的流言蜚语,好些个兰家子弟在特勤部都抬不起头来,甚至对兰一清都开始心有怨念了,家主不作为,他们在外面就受人白眼。尤其是以前不管在哪里,只要报出锦城兰家的名号,谁不给三分面子,现在呢,简直就成了笑话。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他们以为的暂时平息,某一天的早上,兰家的一个掌事突然死在了自己的床上,而他住的地方,正是兰家的主宅。

兰一清整个暴怒,在主宅中被杀,这比起他们对司阳忍气吞声还要打脸,这一下兰一清哪里还能保持淡定,震怒的让几个长老合力调查,杀人杀到他们主宅来了,这是当真不把他们兰家放在了眼里。

与此同时,兰一清还朝司阳递上了拜帖。这一下顿时吸引了四方目光,甚至就连派出去跟黑巫交涉调查魔鬼林的天师们听说了此事后,也对他们分出了一分关注,这两位要如果生起了摩擦,那可就不是火光带闪电那么简单的了。

司阳看到拜帖轻笑了一声:“我这人向来好说话,只要礼貌的来,我就不会将人拒之门外。”

过来当中间人,至今也算是唯一跟司阳保持了良好的交流关系的善济道:“兰道友高位多年,如今即便是先行低了头,事情恐怕也未必能有个圆满的结局。”

司阳笑了笑:“何为圆满?想要圆满就要将姿态放得足够低,他若是能放下,我自然能给他一个圆满。”

善济轻叹着摇了摇头,那样一个少年成名,心高气傲,又掌管整个兰家近百年的人,哪里是轻易能放下的,所以即便兰一清有心想要化解,但他实在是太低估了司阳的脾气。

兰一清已经将近有二十好几年都没出来过了,一路看着社会发展的巨大变化,感慨道:“人们的生活水平的确是越来越好了。”

陪同他一起的兰自明却道:“一个文明的崛起就意味着另一种文明的衰落,早晚有一天,科技将会取代一切,包括我们。”

兰一清轻轻摩挲着手上的扳指,靠在了椅背上闭目养神。他的大长老,心离了啊。

司阳将这次的见面安排在了浦田山上,兰自明不是第一次来,但随着司阳鬼仆一路的引领,还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大片大片的灵米种植地,一些见都没见过却远远都能感受到强大力量的各种蔬果,以及那已经浓郁到已经实质化成烟雾的灵气,就在大半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山,如今却美的像仙境。

更不用说在山顶灵气最纯粹的地方,那比宫殿还要华美的房子,就绝对不是这么短短时日能建造起来了。

看着四周的环境,兰自明道:“想不到时隔数月,这里的变化如此之大。”

兰自明是惊叹,兰一清却是心情复杂,眼神晦暗不明,这就是修士,他们不择手段也想要得到的力量。

靖柔带着他们两人来到浦田山上主殿,这处房子是一夜之间生成的,巨大的堪比宫殿,原本内里的一切都是充满了古色古香的韵味,不过主人似乎不太喜欢,将里面重新装饰换置了一下物品,现在变成了古典与科技结合的风格。等主人学校的事情了了之后,应该就会定居于此。

在山中央的地方也有个大庄子,那是给到山上来做农活的那些人居住的,不过能上来的如今除了特勤部的部分人员,再就是灵谷寺的一些和尚,前段时间闾山派的钱连良也曾来过,也想要像灵谷寺那样,隔段时间便派遣一部分人来山上给他们做工,不过主人似乎并未答应,暂时婉拒了。

如今浦田山算是个香饽饽,山下的农庄还未开,所以外界尚且不太知道这里,但在玄门中,这里显然已经成了圣地。

进了大厅之后,屋内的一众摆设,甚至就连装饰的幔帐似乎都不是凡物,不过兰一清此时却顾不上打量这些,他所有的心神目光都专注在了那个对他来说,年纪仅仅只能算是少年的人。

那人模样精致俊美,通身气度不凡,眼角眉梢都带着一股毫不掩饰的尊贵和傲气,看到他们被鬼仆引着进来后,一手撑着下颚眼神甚至都不掩饰的打量。

兰一清活了这么些年,还未被人如此打量过,这番作态明显就是对他的轻蔑。若非兰自明先他一步说话暗中提醒,他差点就忍不住发作了。

“司道友,多时未见,别来无恙,这位是我兰家的家主,今日叨扰了。”

司阳毫不客气的打量了一会儿,这才收回了目光:“靖柔,上茶。”

靖柔微微躬了躬身,这才转身朝着兰家的两人道:“二位请入座。”

兰自明已经不止一次的领受过了司阳的本事,对于这番对待他已经可以十分平心静气的接受了,可兰一清却是压制着脾气,只觉得脸都被人打肿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