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9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轻瞥了兰一清一眼,大概跟自己所想的有些出入,顿时有几分意兴阑珊:“不知两位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兰一清暗中运了一口气这才开口道:“兰某出关多时,一直忙于家务之事,今日得空特来拜会一番,如今玄门式微,我辈之人理应多多走动,外加前段时间,司道友与我兰家似乎有些误会,不若趁着今日时光大好,将所有的不愉快之事解开,以免伤了和气。”

司阳轻笑了一声:“我跟兰家也不存在什么不愉快,你们想要兰谨修,可以,赔偿我他能给我创造的财富价值,我绝不会过问你们之间的事情,若是无力补偿,那就无须再谈。”

兰一清道:“既然兰谨修与司道友有约在先,的确不该令司道友蒙受损失,只是那笔数额实在是过于巨大,不知可否让我兰家分期而付。”

司阳微微挑眉:“你们想要分几期?”

兰一清略微一沉吟:“十年为期如何。”

司阳直接摇了摇头:“不行。”

兰一清道:“若非司道友不信我兰家?以我堂堂兰家今时今日的地位,既然说出的话定然作数,否则我兰家可任凭司道友处置。”

司阳道:“不是不信你兰家,而是你兰家未必还有十年的气运,我让你十年分期付款,之后你人也杀了,兰家也没了,我找谁要钱去?”

兰一清顿时脸色一沉:“我们今日是抱着最大的诚意而来,司道友这话未免太令人伤和气。”

司阳悠哉的喝了一口茶:“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二位心里当真没数?也罢,人呐,最擅长自欺欺人,看着庞大如山的世家,身为当局者,又怎么可能相信大厦将倾。”

兰一清的青筋微微在跳动,一旁的兰自明却是沉默不语,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凝固,靖柔丝毫不受影响的给司阳将茶杯斟满。

良久之后,兰一清道:“那若是我们放弃白玉,不知可否与司道友和平相处?”

司阳笑了笑:“你们以为断了你们兰家气运的人是我?”

兰一清二人都未说话,显然心里是这么想的。

司阳轻笑着摇头:“只要你们兰家不来招惹我,我们之间就无过节,我闲着没事灭你兰家徒增杀孽作甚,更何况,迄今为止,我从未杀过你兰家一人,你们与其将怀疑猜测放在我的身上,不如好好反省自身,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或者说,你们兰家作恶太多,连自查都不知从何查起?”

兰一清一忍再忍,若非兰自明在一旁压着,他当真就忍无可忍了,一个毛头小子而已,简直都把他碾在了泥里踩了。

正在他们不断运气排解心火的时候,兰自明收到了一条消息,瞳孔猛地一缩。

兰家六长老死于主宅,并且是跪在兰家山门前的姿势,死的无比屈辱。

第136章

兰家六长老在兰家其实没什么实权,能力也是长老一辈中最差的,甚至还连一些掌事都不如,但地位却是绝对非同一般的,因为他是家主的胞弟,也是兰一清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看到兰自明递来的手机信息,兰一清瞬间立身而起,神情毫不掩饰的震怒。

司阳虽然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信息,尽管想知道的话神识一扫就是,但不用想他也猜得到,大概又是兰谨修杀了兰家什么人了吧。想到名单上的那些名字,能引起兰一清如此情绪外露的,除了兰自明就是他那个弟弟了,于是又悠哉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下兰家热闹了。

兰一清忍下怒气道:“我家中突生急事,今日便不多叨扰了,至于白玉一事且不是我一人能拿主意的,待有了决策,再来与司道友商议。”

一旁的兰自明自然也站了起来,开口却是道:“不瞒司道友,前些时日兰家一些子弟被人杀害,只因凑巧那几人皆是我们派出来盯着他们兄妹的子弟,当时只当是他们惹怒了司道友因此而丧命,对于此前对司道友的误会,我们向您郑重的道歉。”

司阳笑了笑:“无所谓,反正对我也没造成什么损失。”

兰自明再次朝着司阳躬身赔了个礼后道:“司道友海量,今日听司道友一席话,许是已经看出我兰家的一些事情,只是不知可否请道友指点一二,我兰家不说如何高门大户,但也有数千口人,若是与人结仇,即便要个了结,也不该牵扯无辜,如今道友已在中都逐步发展,未来自是不可限量,但凡俗事物也不嫌多,我兰家愿意将一处矿脉作为此前对道友误会的赔礼,还请司道友笑纳。”

这是打算花钱买消息的节奏啊,司阳笑眯眯的打量着眼前两人片刻后道:“三点,一、此人不会牵扯无辜,他并非滥杀无辜之人,二、此人独身一人,单枪匹马来寻仇,三、此人修为高深,实力叵测。能说的我都说了,你们兰家自己的因果自己去结吧,靖柔,送客。”

一旁的靖柔立即上前,微微示意道:“二位,请。”

两人下山后直接返回了兰家,六长老的尸体自然已经被收了进去,那般跪死在家门口实在是难看,不过更加令兰家人人心惶惶的是,他们兰家主宅虽然不说在多么荒芜的深山之中,但也是面积极广,四下无近邻,还有结界保护,并且时刻有人监控巡防。

结果六长老死在了家中不说,还被人以跪着的姿势立在了大门口,他们却丝毫没有察觉,由此可见那歹人的修为绝对很高。私人结仇也就算了,但这已经不是死的第一个了,明显是跟整个兰家都有仇,自然人人自危了起来。

经过检查,六长老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痕,但却是死于心脏爆裂,并且直接被打的魂飞魄散。

虽然每次死人的死因皆有不同,但无一不是立即魂飞魄散,就连一丝能给他们调查的信息都没有留下。

这一下兰一清算是彻底坐不住了,直接下令彻查,整个兰家全都严肃戒备起来。

远在中都的兰谨修在他的名单上轻轻划了一笔,然后将目光转到了兰自明的名字上。

在天气热到爆炸的时候,司阳总算是毕业了,每个人的一生中都要经历各种散伙饭,几人相约去了他们每年都会去大餐一次的地方,他们寝室的四个人从一开始就相处的很好,后来经过各种事之后也差不多情同手足了,虽然以后大家都留在中都发展,但等各自忙起来之后,怕是也难这么聚一次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