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9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比起前几个他若是不现身,那些人连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兰自明果然厉害了许多。

看着毫不掩饰的出现在眼前的人,兰自明微微一叹:“直觉告诉我对付兰家的人是你,只是这个直觉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你...是后来遇见司阳后才修炼的,还是这么多年都隐藏了实力?”

在兰自明的印象里,兰谨修就是个瘦弱却又倔强的小男孩,尽管受到了当年那些事情的波及变成了一个不正常的人,但依旧眼神坚定。那时候他还想着,如果兰谨修能够修炼的话,一定不是池中物。

却没想到,当年兰文苍的临死一卦,预言的竟然是兰谨修。

兰文苍的父不详,母亲却是兰一清的堂妹,从小就在兰家长大,并且有着惊人的天赋,尤其是对卜之一道尤为精通擅长。后来兰文苍外出历练,结识了尚奇水,他们两人在外面发生过什么事没人知道,只是据说他们意外闯入过一个地方,并且兰文苍还救了尚奇水一命。

只是兰文苍重伤命不久矣,于是以命为卜,占卜了一次整个兰家的气运。而尚奇水就带着兰文苍死前的最后一卜回了兰家,并且按照跟兰文苍的约定,留在兰家二十年。

兰自明现在想来,这才略有些明白了,文苍那孩子估计早已看到了兰家的下场,只是还给兰家留了一条生机,让尚奇水留在兰家,并且收了兰玉琢为徒,而他们兰家如果对那兄妹两稍微好一点,即便当年那件事无法挽回,兰谨修如今怕是也不会如此干脆利落的来报仇。

可惜世事难料,有些事也许冥冥之中注定了要走上某个结局。

兰谨修看着稳坐如山的兰自明,慢慢的踱步上前:“是你自裁,还是我们打一场。”

兰自明直视着兰谨修:“我死了你就能收手了吗?”

兰谨修冷冷一笑:“你觉得呢?”

兰自明道:“你当真知道你父母死亡的真相吗?”

兰谨修道:“无所谓,反正跟你们兰家逃不开关系。”

“那你可知,天魔计划中,你父亲也是参与者。”

兰谨修神色不变,眼神却更冷了:“所以我才说,你们兰家的,没有一个好东西,你也别废话了,结界已经布下,就算你再拖延都没用。”

兰自明站起身,从容的理了理有些微微褶皱的衣服:“来吧,让我看看你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司阳正靠在沙发上看着他的漫画,他挺喜欢的那个漫画写手最近又出新了,不过这次不是强大逆袭了,而是穿回民国各种发展强国,虽然是YY,但生活都已经这么累了,偶尔看看无脑漫还是挺不错的。

刚把最新连载的一话看完,一股血腥气扑鼻而来,司阳头都没抬,开口道:“人杀了?”

兰谨修凭空而入,直接坐在了沙发上,身上的伤痕尽管恢复的慢,但也在一点点的愈合,稍微调息了片刻才道:“没有。”

司阳这才抬眼看他:“没打赢跑了?”

兰谨修道:“不,他输了,只是兰家需要有人操持,将有能力的都杀了,那空掉的兰家不要也罢。”

司阳笑了笑:“想好了?”

兰谨修朝司阳看去:“嗯,想好了,毕竟兰家也不是完全不可取,不说那些商业发展,他们手里很有一些好资源,若是将整个兰家拿下,那些资源就是我的,否则只会便宜了别人,只不过在那之前,的确要好好清理一番了。”

半夜的时候,兰家再次乱了起来,兰家大长老兰自明的魂牌碎裂,但却找不到尸体,兰一清脸色整个发黑的坐在堂上,一屋子人低头不语,脸色却都惶恐不安。死了一个掌事两个长老,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而现在家主对于对方是谁都是一筹莫展,这下越发是人心浮动了。

看着满屋子的人,兰一清暴怒道:“查!给我狠狠的查!我堂堂兰氏竟然被人出入如无人之地,护宅大阵给我打开,另外放出消息,谁若是能给兰家提供信息,我兰家奖励灵髓液一滴!”

屋内众人顿时倒抽了一口气,灵气本就稀薄,那灵髓液更是一滴难求,这都拿出来悬赏,看来这次当真是下了血本了。

兰家的腥风血雨弄得整个玄门都似乎有些动荡不安,主要是兰家给出的悬赏实在是太令人垂涎了,一滴灵髓液,那可是梦寐以求的宝贝,就算不自己用,也能换来一生都享用不尽的巨额财富。这样的悬赏谁人不心动。

不过躁动的也只是玄门中普通的小天师,像善济钱连良这一辈分的都是默默叹息,今年当真是多事之秋。

而另外一边听了李浩的话,去特勤部打听了司阳的王正诚却是在家整个都懵逼了,他以为就是个普通的小天师而已,大不了多给些好处,就算是天师的资源,以他们王家今时今日的地位,也是能弄来不少好东西的。结果没想到,那个人远不是自己所想的。

看到孙子傻坐在沙发上一脸沉思人生的模样,王老爷子从楼上杵着拐杖走了下来。王老爷子今年已经七十了,早已退位多年,但也算是杀伐出身,即便年老,一身的气息却丝毫不减,也唯有面对自己家人的时候柔软了几分,走到外面依然是能吓哭小孩的存在。看着最喜欢的孙子难得没有在外面浪,于是心情颇好道:“今儿个怎么这么乖,还是你在外面闯祸了?”

王正诚直接翻了个白眼,瘫在了沙发上:“我是会闯祸的人吗,爷爷,我看上了一姑娘,特别漂亮,特别有气质。”

王老爷子不客气道:“看上了就带回来,哪家的?”

王正诚哼了哼:“我这还没追上呢,等我追上了我就带回来,我就不信了,小爷我一表人才的,还撩不上一个小妞!”说完就雄赳赳气昂昂的跑出去了。

然后就是司家的墙头多了个猥琐爬墙的身影,王正诚自然也想正正堂堂的从大门进去拜访,但问题是他找不到门,只能看到墙,于是看四下无人,先爬个墙再说。

看着那人爬上来又莫名手滑掉下去,从梦扫了眼小福子:“你这么瞎闹当心惹主人不高兴。”

小福子笑嘻嘻道:“我哪有瞎闹,那家伙又不是第一次来了,我就想看看他要做什么嘛。”

司家外面是有结界的,一般情况下根本找不到门,更不用说爬墙了。但是小福子看外面那个人转悠了不止一次,他还忍不住弄个了鬼打墙想要捉弄一下,不过那人身上佩戴了不少的好东西,鬼打墙并没有起作用。之前主人回来的时候他们也提过这个人,主人说不用管,但那人一次次的来,他真的很想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从梦见小福子不听劝也不再管他,反正敢明目张胆来爬墙的,真有歹念,主人也不会说不用管,于是走到一旁拿着花篮一点点的采花蕊。在茶叶里面加入这种花蕊根须,茶叶会更加清香甘甜,主人送别人茶送的都是这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