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9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小福子见网上没有订单,于是闲着无聊,又将结界松了松,于是王正诚总算是爬上了墙头。往里面一看,一眼就看到穿着白色长裙,及腰的长发乌黑发亮,提着花篮站在一片茂盛花海中采花的身影简直美如一幅画卷,瞬间眼睛都直了。

小福子朝着墙头那人扔了一颗果核:“喂,你干啥爬我家墙?”

王正诚自动屏蔽掉了所有人,随手就在墙上摘了一朵花,一手紧紧扒着墙头,一手举着花朝那被鲜花簇拥的女孩伸去:“小姐姐,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从梦眉头一皱,一挥手将王正诚掀了下去,然后狠狠瞪了小福子一眼,还以为是有什么事求路无门才来爬墙,没想到竟然是个登徒子。

第138章

出师未捷并没有打消王正诚的积极性,不过也算是试探到了他看上的那个妹纸不是能玩闹的性子,嗯,女神型,有点冷,端着范儿,不过别人端着那股范儿他觉得装,换了那女孩,他就觉得她就该是那样,怎么端怎么好看。

王正诚揉了一把脸,收敛了一下自己荡漾的表情,看着自己发小兼助理进来了,连忙问道:“怎么样,查到什么没有?”

于子峰一脸你真是中邪了的表情看着王正诚,他虽然是王正诚的助理,但除了工作上的事之外,生活上也一并助理了。他的父亲是王正诚爷爷最后一任副官,所以他从小也跟着王正诚一起长大。

虽然王正诚是王老爷子最小的一个孙子,从小就是各种千娇百宠,但好在并没有将王正诚养的多么跋扈,傲气自然是有的,但除了家世,他自己也是有能力傲的。尽管他的发展多少有家世的加持,但个人的能力也是可以的。这年头虽然早就没有那种主子仆人的概念了,但说白了他在外头精英,在王家还是个伺候人的活。所以王正诚的三观正直不搞事的性子的确让他轻松不少。

但最近也不知道王正诚是中了什么邪,竟然让他去查有没有哪个世家里有人抽风中邪见鬼的,他感觉王正诚才是中了邪的那个!

于子峰:“我看你才像是中邪了。”

王正诚抱着抱枕哀叹了一声:“要是我中邪了就好了,如果我中邪了,你记得千万要去请住在玉翡香苑的那位司天师来给我驱邪。”

于子峰直接翻了个白眼,王正诚捡起旁边的枕头朝他身上丢过去:“我说你到底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有问题的?”

于子峰道:“符合你要求的有两个,一个是周家。”

“周家?周家有人见鬼了?谁啊?”周家也是军人世家,虽然高位没他爷爷高,如今在军区里的权利也没他爸跟几个叔伯大,但也算是家门显赫了,不差他家多少,小时候他跟周家的几个小子也是一个院子里玩大的。只是他从商之后,他忙,那几个小子从军了更忙,一年在外都没个头的,交情这才慢慢淡了下来。

于子峰道:“周溪,前两年他不是出任务回来,毁了一双腿吗?”

王正诚点了点头:“我知道,击打|毒|枭嘛,他家不是还为那事大大的表功了一次吗,今年听说也是要往上升一升,就是可怜周溪那家伙中了瘴气,现在双腿废了。”

于子峰道:“听说这里面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的,那双腿是不是瘴气导致的还不知道,但根据调查到的周家请过一些天师去看,特勤部里能请的动的几位都请到了,但大家都无功而返,这两年周家也有一些丹药的进项,具体是做什么虽然没调查到,但我猜应该是给周溪用的,也许是缓解抑制些什么东西吧。”

王正诚点了点头:“还有一个呢?”

于子峰道:“天成地产的老板新开发的一个楼盘闹鬼,楼盘新开交付了部分,所以住户不算多,但住进去的好多业主都反映,半夜能听到兵戈铁马的声音,不止一处住户这么说,现在已经有不少人想要转手出售,但因为消息传出来了,根本转不动,于是在找开发商闹。那位薛锐薛老板也请了天师去看,但做了几场法事,随便跳了跳大神,但狗屁用都没了,现在急的头发直掉。”

于子峰说完看向王正诚:“目前来看就这两个比较合适。”

王正诚点了点头,沉吟了片刻之后道:“我们先去看看周溪,咱们跟周家好歹是世交,另外你派人接触一下那个姓薛的,关注一下动静。”

于子峰嘴角微抽:“你到底想干嘛?”

王正诚荡漾的一笑:“追媳妇儿!”

于子峰直接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

司阳收到周勤拜帖,看到下拜帖的是王家,笑了笑,却是道:“不见。”

周勤一愣,随即连忙道:“司天师,我知道这件事的确有些唐突,但王家也是为了周家之事而来,周溪那孩子的情况我们特勤部也有几位老天师看过,但那不是一般的尸毒,可以说是跗骨之蛆,若想要治疗,除非是有驱蛊的丹药,或者割肉刮骨,否则那尸毒真的不好解,主要还是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现在每个月只能请易家的人上门抑制一下情况,不过情况也在慢慢的恶化。”

司阳道:“你跟那个周家有关系?”

周勤道:“关系是有的,但并不亲近,按照古时候的划分,也早就出了五服之外了,所以几乎没什么往来,周家在特勤部也是有些关系的,所以当时出事之后直接找了特勤部的几个主任,并没有经过我,对于这件事我也只是听说,没有参与,这次是王家的三少听闻了司天师的大名,不忍好友后半生轮椅度日,甚至因此而丧命,所以特意找我帮忙。”

周勤说完又将他所知道的事情给说了一遍,包括周溪是如何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以及之前为人民做过多少不能曝光的事情等等。

言下之意无非是不谈周家如何,光是周溪这个人为人民百姓所做的牺牲,如果有能治疗的办法的话,就不该是这样凄惨的结局。

司阳听后并没有答应什么,而是朝从梦问道:“你觉得这人该不该救?”

从梦虽然很诧异主人的决定为何要问自己,但还是本着有问就答道:“不管在哪个朝代,军人都是最可敬最可爱的,若是可以,保家卫国的军人若是能得到一个好的回报应是最好的。”

周勤也是有些不解司阳为何要询问鬼仆,但听见那鬼仆这么说了之后,司阳这才点头约了个时间,于是也懒得去想别的了,心满意足的走了。

既然司阳答应去看看,那自然是直接去周家,虽然王正诚很想去之前他先摆放一下司家,但反正能够见上了,也不在乎在哪里了。

一大清早欢欢喜喜的洗了个澡,喷了一点点的香水,又选了个既帅气又不会太骚的衣服,打扮的整个人无比精神的准备出门,已经知道事情始末的于子峰见到简直跟个开屏孔雀一样的王正诚,一盆冷水泼下:“虽然那位司天师愿意出来走一趟,但他没必要带上你看上的那个女孩子,你说那个女孩子是他们家的女仆是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