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9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王正诚不满道:“什么女仆!她才不是女仆,她肯定也是个天师,你不知道,那天我爬墙被发现了,她一挥手我就直接被一阵风给掀飞了,这么厉害肯定不是一般的天师,她说不定是那个姓司的助理呢。”话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开始忐忑了,他应该上次直接跟周勤一起上门的,万一那个叫司阳的不带那女孩怎么办!

于子峰忍不住捂脸,这身体的多巴胺分泌旺盛果然直接影响到了智商。

一路忐忑的到了周家,坐立不安的等着司阳过来,周家的人见王正诚为了自家孩子这么尽心,又这么紧张,顿时感动不已,果然不愧是老王家的人,就是厚道。

令王正诚非常如愿的是,司阳果然将那个女孩带来了,至于旁边那个少年他自然是看不见的,满心满眼都是那个女孩。从梦自然也看到了王正诚,一双眸子波澜不惊,心里却是道了一声登徒子。

周家的人虽然没有见过司阳,但得知王家的三少为了救周溪特意请了一位大师,也是做过一些功课的,也了解了一下这位司天师最近在玄门中的一些事情,自然不敢怠慢,就连周家的老爷子都亲自到门口迎接。

司阳虽然不喜欢与人寒暄,却还是含笑道:“令孙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一些,我们先去看看情况吧,若是能治,早日治好也能少些痛苦。”

周老爷子自然连连应声,亲自在前面引路。而后面的王正诚都没来得及跟司阳认识一下,不过他也不在意了,直接扒开周家的人走到了距离从梦最近的地方,笑着说道:“上次是我唐突了,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王正诚,家中一个爷爷三个伯伯一个叔叔,我爸是老四,有一个姑姑,我今年二十八岁,摩羯座,喜欢旅游,也喜欢吃好吃的,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不管是玩还是吃我都可以给你当个向导。”

跟着司阳来长见识的李则知见那个男人缠着从梦,于是默默走了过去横在了他跟从梦之间。

王正诚顿时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则知,对这个小子的举动非常的不满。李则知同样面无表情的回视,想泡他家小姐姐,做梦!

一旁的从梦从未见过如此奇葩之人,忍不住微微抿唇笑了笑,余光时刻注意着从梦的王正诚立刻啥都顾不上了,也跟着傻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真的沦陷了,怎么办,一点点的喜欢变成了好喜欢好喜欢。

跟在最后面的于子峰再次捂脸,感觉老爷子的一世英名,简直都要丢尽了。

第139章

周溪比王正诚还要大三岁,出事的那年还说着,快要三十岁了,出完任务回去之后恐怕就要被七大姑八大姨的拉着各种相亲了。结果人倒是活着回来了,但就他现在这样有没有明天都不知道,谁还给他介绍相亲。

一开始周溪也是不认命的,对外他是双膝中弹这才导致的双腿残废,但实际上是在丛林追捕|毒|枭的时候他被|毒|枭放出来的虫子咬了。当时他也没在意,咬了一口之后打了一针解|毒|血清觉得没问题之后就继续追赶了,结果半道上他双腿就开始肿胀,腿上的青筋发黑暴涨,里面更像是有无数个小虫子在攀爬撕咬一样。

虽然最后|毒|枭被抓到了,但是咬他的那种虫子是|毒|枭从泰国降头师那里高价买来的,据说是无解。

回国之后他的爷爷也为他四处求人,政府方面也给了他很大的便利,甚至将特勤部几位轻易不出面的主任也给请了来,但是那蛊虫不算是多厉害的东西,却十分的麻烦复杂。

咬他的那只虫子叫千|毒|虫,顾名思义就是一千种|毒|药喂养出来的虫子,复杂的地方就在于这一千种|毒|药是哪些,又是如何的顺序,解|毒|的过程中若是哪一环错了,那就是要命的下场。那几位天师没有把握,就算他宁死想要尝试也不愿意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却没人愿意为他解蛊。

如此折磨了两年之久,一开始天师的拔蛊还能缓解一下他的疼痛,也能抑制蛊虫的蔓延,但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情况也越来越糟,到现在他已经整个下半身都快要没知觉了。

以他这样的家世能力,说是天之骄子都不为过,可是现在他不止是双腿残了,吃喝拉撒都要依靠别人不说,从下半身失去知觉开始,他甚至大小便失禁。这才是对他最大的折磨,若非他的父母苦苦哀求,他的爷爷死活不愿意放弃,他真的恨不得自己了结的好。

知道爷爷又请了人来替他看,即便周溪已经心如死灰,但还是听话的打理好自己,他早就已经不是为自己活的人了。

虽然周溪已经卧床两年之久,但看得出来他的家人将他照顾的十分精细,房间里并没有沉疴之气,光线通透,虽然开着空调,但也并没有门窗紧闭,甚至还带了些淡淡的馨香。

王正诚虽然借着帮周溪的名义才能这样跟司阳接触,但他也是在前不久才跟周溪再次有了联系,当初他们一个院里天天上房揭瓦的闹腾,其中最皮实的就是周溪了。如今一个一米八个子的大男人瘦的不到一百斤,感觉就是一层皮包着骨头似得,之前来看周溪的时候他着实吓了一跳。

进门之前还在跟从梦套近乎跟李则知比眼力,进门之后立刻就沉稳下来了,因为周溪已经整个下半身都失去了知觉,一般的轮椅根本不能坐,而且周溪也不愿意麻烦别人,尤其是被人抱上抱下,所以干脆整日的躺在床上。王正诚一进来就见周溪已经被人扶起来坐在了床上,便笑着走了过去:“今天精神头不错。”

周溪也笑道:“知道你们要来,精神自然就好了。”说着看向人群中簇拥着的那个十分显眼的男人。

周溪连忙道:“这位是司阳司天师,特别厉害的大师,用不了多久你就能下地活蹦乱跳了。”

周溪虽然不会因为司阳的年纪而有轻视之心,但其实内心也的确并没有抱有期望,失望太多次,再大的火热和期待也都凉了。

司阳看着床上的男人毫无求生欲望的眼神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道:“被子掀开我看看。”

周溪放在被子上的手微微一紧,周老爷子也知道自家孙子自尊心强,于是让家里其他人都出去,能走的都走了,周溪这才将被子掀开,卷起裤腿后,那已经不是一双腿了,根本就是两条像干尸一样的骷髅,只有一层干巴巴的皮包着骨头,时不时还能看到皮下有活物蠕动。

王正诚根本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恶心肯定是觉得恶心的,但他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小小的深呼吸了一下。余光去看从梦,却见从梦依旧是平静的模样,也不像他实在克制自己的反应,顿时觉得他看上的女孩真厉害,于是忍不住又想要往从梦身边凑一凑。

司阳转头去看李则知,见李则知认真的盯着周溪的双腿去看,并没有被双腿的表象所吓到,还在认真的思考样子,这才略有些满意,要如果李则知就这样就被吓到了,他一定会让他见见更可怕的东西。

不知自己侥幸逃过一劫的李则知正在努力观察,更甚至他还想切开表皮看看下面蠕动的到底是什么虫子。

王正诚见周溪的双腿这样忍不住问道:“周爷爷,当初为什么不选择截肢,那时候截肢了虽然没了双腿,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危及性命吧?”

周老爷子叹了口气:“若是能截肢保命我们早就做了,当初来解蛊的天师说若是截肢,那腿上的蛊虫就会直接往心脏处爬去,会立刻要命,所以这两年只能抑制。”

司阳见李则知观察完了便问道:“看出什么来了。”

李则知连忙道:“表面有黑线,中蛊处有红点,这两点能确定蛊虫带|毒|,但是没有见到蛊虫的模样,也没有做进一步的确认,我不敢断定是哪种蛊。”

司阳道:“若是让你确认,你该用何种办法。”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