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0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最终老爷子一咬牙道:“救!我周家儿孙哪怕被踩进了泥里,也有能凭着本事爬上来的一天!”

“爷爷!!”

老爷子一锤定音:“好了,就这么决定了,还请司天师救我孙儿!”见周溪还想说话,周老爷子沉声道:“太过顺遂早晚有一天周家也会完,人生路上不受到些阻碍,这条路就没办法走的长远,你应当相信你的家人,也相信你自己!”

周溪闭了闭眼,让他接受这样的决定对他而来的确折磨,但爷爷的决定向来不容人更改的,既然如此,他也只好接受,而今天周家为他所做的牺牲,他今后定然百倍偿还。

见他们已经拿定了主意,司阳也不再浪费时间,也不介意旁人观看,并未清场,直接一翻手,手中便多了一块中间有个凹陷的圆形玉石,用拿出一管乳白色的液体倒入玉石的凹陷之内,并吩咐道:“拿一个盆子来,盆子中装一半的清水。”

周老爷子立即转身去喊人,王正诚好奇的不远不近的围观,走到从梦身边小声的问道:“你家天师手里的是什么东西?要怎么做?”

不等从梦说话,李则知就|插|了过来:“请安静。”

王正诚见从梦也看着自己,连忙做了个封口的动作,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

倒是司阳道:“这是石蛊,是一种蛊王诞生时的外壳,而这液体是一种草药中凝粹出来的药汁,任何蛊虫对于蛊王都只会臣服,而这种药汁又是蛊虫最爱之物。”

王正诚闻言道:“那岂不是有这两样东西,任何蛊虫都不怕了?”

司阳道:“自然不是,没能力驾驭住这两样东西,所持之人最后只会被因它吸引而来的蛊虫蚕食。”

想到被虫子吃死的画面,王正诚倒抽一口气,原本见司阳挺好说话的样子想要凑到跟前去好好看一眼的,也默默后退了半步,面对这种不科学的存在,该怂还得怂。

周老爷子没让人进来,亲自端着装了半盆清水的盆子进来,按照司阳的指示放到了孙子的床边。

司阳道:“你们退开些,若是觉得恶心麻烦跑出去吐。”

众人已经预想到了不太好的画面,想着稍后不管多恶心也一定要顶住,最多也就是一些密密麻麻的虫子嘛,反正他们又没有什么密集恐惧症啥的。

然而现实的场景永远都是出乎人预料的,众人只见司阳拿着一把小刀,在周溪的双腿上割开一道道伤口,只是割开的地方没有丝毫的血肉,尽管之前已经见过了,但现在看还是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但是很快,令他们更加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司阳手中装了那个液体的东西升起一缕缕的白烟,房中的众人顿时闻到了一股十分好闻的草药清香,片刻后,周溪双腿里面的蠕动更加明显,甚至皮下有一团一团的鼓包在朝开了口的地方爬了过来。

众人连连后退,就连周溪,虽然毫无感觉,却还是一脸苍白,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双腿,半点不挪眼。他要记住这一切,所有的痛苦煎熬,都是他未来成功的积垫。

一股恶臭伴随着疯狂从周溪体内爬出来的蛊虫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周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上过战场的,这点场面尽管恶心,但还撑得住。王正诚哪怕个人能力不俗,却还是生长在红旗下的大少爷,不过碍于身旁的从梦,生生给忍住了。他觉得过了今天,他整个人都升华了。

那些被司阳引出来的蛊虫被司阳用灵力控制着,纷纷爬向水盆,而这种千丝虫是遇水则死的,很快就成片成片的死去。

看着那些虫子远离了自己的身体,周溪双手紧握,他终于不用在忍受这样不人不鬼的生活了。

突然,周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双大钳子死死的夹住,因疼痛来的突然,他一下子没有防备的呻|吟出声,原本靠坐在床头的人,一下子整个人都卷缩了起来。

周老爷子惊了一下,本能的想要上前,却被李则知一把拉住:“千丝虫的母虫是在心脏上,现在我师父正在引出母蛊,打断的话就前功尽弃了。”

听了这话周老爷子才稳住了,之前来给他孙子看过的天师虽然可能认错了虫子,但也说过一般蛊虫的母蛊都是在心脏处,所以才稍有不妥就会直接死亡的风险,因此不敢贸然动作。

很快周溪便匍匐在床边大口大口的吐出血来,床边烟灰色的地毯很快就被染红了一大片,感觉像是要把身体里所有的血都吐出来一样。直到最后一口血中伴随着一团黑色的血肉之物后,周溪直接昏死了过去。

司阳朝着李则知扔了一个白玉瓶子:“给他灌下去。”

李则知连忙照办,司阳这才用灵力将地上的那团血肉一裹,众人只见司阳手指翻飞,速度极快的似乎在掐着什么手决,不过盯着看的时候只觉得双眼阵阵发晕,顿时便不敢再看。

几个呼吸的时间后,那团被悬于半空中的血肉一点点的在缩小,而外面还有一层偏蓝的火焰,但众人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热度,直到那团发黑的血肉整个被烧成灰烬后,司阳这才拍了拍手。

一旁的从梦立刻上前递了一条湿毛巾,司阳接过擦着手道:“你孙子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稍后我会给你一瓶药,里面有十颗药丸,每次用水吞服半颗,三天吞一次,等全部吃完你孙子就能如正常人一样了。”

周老爷子激动的连连道谢,看着孙子喝了司阳给的东西脸色似乎多了点血色,差点就忍不住老泪纵横了,他最疼爱的一个孙子,也是周家如今最有能力的一个孙子终于好了,愁云惨雾了两年的周家,终于可以放晴了。

然而不等周老爷子欢喜多久,司阳又道:“你孙子的事情解决了,不过你周家的问题我倒是建议你找人来看看,刚刚上来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一两个古董之物,这老物件虽然有珍藏的价值,但若是不懂还是不要随意摆放的好。”

就在周老爷子准备详细的询问时,司阳给了他一瓶丹药后直接带着他的人走了,周老爷子见状也不好挽留,只好亲自送到门口,王正诚自然也眼巴巴的一路相送,可惜从梦从头到尾都没跟他说过话。不过好在他知道了她的名字,从梦,从梦,这名字真美。

直到看不到对方的车尾,王正诚这才返回屋内,原本想要跟老爷子告辞的,却见老爷子对屋内的几个东西皱眉看着,想着刚才司阳的话,连忙问道:“周爷爷,哪些东西是老古董啊,还是这全部都是?”

周老爷子指了几个,他虽然对古董并不沉迷也不太精专,但却喜欢收藏,有些是他自己买的,有些是别人送的,除了楼下一个展示柜,他还有一个专门摆放的房间,不过司阳说是上来的时候看到的,那出问题的应该就是楼下这些东西里面,至于究竟是哪一个,他自然是看不出来。

正在他想着要请谁来帮忙看看的时候,王正诚有些疑惑道:“周爷爷,您看这画,觉不觉得莫名有点看得人瘆得慌?”

周老爷子顺着王正诚的话抬头看去,那是一幅八骏图,而上面所画的八匹骏马不经意一看,眼睛似乎都朝着正在观赏的人看过来,但再等细看,又是正常的,一下子周老爷子整个寒毛直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