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0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当那个最近一段时间出镜率还挺高的小二线因减肥药而亡,整个娱乐圈里一片惶恐,而兜售减肥药的妹头也闻声而逃。不过普通人跑的再快再远,只要有一点气息留存,天师想要找人也是轻而易举。

根据在娱乐圈里兜售药丸的妹头往上一层层的调查,最终调查到了售卖的源头,一个叫霍素馨的女孩身上。

这大半年来,霍素馨因为自身的转变,又靠着这来历不明的药丸子可以说的赚的盆满钵满,在出事的前两个月,霍素馨甚至买了一栋别墅,将在老家的父母也给接了来。一些亲朋好友看到她如此出息也是各种羡慕嫉妒,这样的虚荣给霍素馨带来了极大的满足。外加身边不乏优秀男人的追求,减肥成功之后的霍素馨可谓是走到了人生巅峰。

但是减肥药致人死亡的消息一出,霍素馨就从天堂跌到了地狱。不过她也没有傻到坐以待毙,之前出售减肥药的时候害怕她购买药丸的地方发现她二次销售,所以一直做得十分小心,因此事情一出,她立刻跟所有下线断了联系。

至于吃了减肥药的后遗症她虽然担心,但并没有按照新闻上的指示去指定的医院治疗,她宁愿美丽的瘦死,也不要变成丑陋的胖子。

很是躲了一段时间之后,新闻中对减肥药的关注渐渐小了,虽然网络上闹得风生水起的,但她自欺欺人的关闭了网络,就觉得事情已经平息下来了。所以当她被人找到的时候,又惊又慌彻底懵了。不等特勤部的人对她拷问,她就将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就连还留存了一点药丸的地方也都据实已告。

但是霍素馨说的那个网址已经不存在了,收取的减肥丸快递盒子上也没有任何有效的信息,但是通过最后收到的那份快递感应出来的画面是一个鬼仆将快递放在了霍素馨收货的地方之后就消失了。

不过出手感应的天师当初就是跟着三组队长的成员,他认出了那个鬼仆被衣领虚掩着的印记,那是他们曾经三组的队长庹(tuo)鹏程惯用印记。

发现这一点之后单鹤轩将情况立刻上报,不管是被人有心引导,还是那个鬼仆当真是庹鹏程的人,总归是一条线索。

与此同时,司阳替周家的周溪解了蛊的事情也传开了,看着各种办法都用尽了却依然昏迷不醒的副队长邵玉堂,特勤部的部长车国源亲自去拜访了一下司阳。

车国源看起来像是三十来岁的样子,但实际上已经年岁过百,不过即便如此,在见到司阳的时候也丝毫不敢拿大,态度十分的恭敬。他虽然身处官场,但也实在讨厌打官腔那一套,加上他身份的特殊性,也没人敢在他的面前打官腔,因此大几十年养成的习惯令他在礼貌问好相互认识了一番之后,直接道明了来意。

见司阳饮茶不语,车国源道:“我知道修士也是讲究因果的,但这事关系重大,还请司道友能助我们一力,我也不敢奢求太多,只希望司道友能替那孩子解了蛊,我们自当重金相谢解了这份因果,其余之事也定然不会再将道友牵扯入内。”

司阳摇了摇头:“不是我不帮,而是帮不了。”

车国源微微蹙眉,他自然相信这话不是司阳的托词,只是连修士都办不到,那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现在知道最多的恐怕就是中蛊昏迷的邵玉堂了,而庹鹏程也貌似有了踪迹,但却敌友不明,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暗中行事那人究竟有何目的,敌暗我明的被动当真是令人颇为无力。

司阳道:“我敬重车道友的为人,仅凭一己之力就能让诸天师光明正大的行走世间,为了守护整个华夏更是尽心尽力,如今我身为华夏的一份子,自然是希望华夏好,但这件事我的确是爱莫能助。”

见车国源虽然失望,但却没有任何心生不满,司阳话音一转道:“虽然我不能帮,但有个人也许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

车国源双眸一亮:“请问是谁?”

司阳给了车国源一个传音纸鹤,让他自行联系。虽然没能请动司阳,但司阳好歹也给他指了一条路,车国源郑重的感谢了一番之后也不再叨扰,告辞离开。

倒是放暑假被司阳抓回来苦修的李则知从楼上下来,有些好奇的看着司阳:“师父,不是说石蛊可以引出万蛊吗?刚才来的车部长要救的人是中了什么蛊,为什么连石蛊都解不了?”

司阳道:“蛊好解,命难救,省的麻烦,所以让他找别人了。”

李则知还想知道师父说的那个别人是谁,但还没问出口,就被师父看了两眼,看得他忍不住自觉的回了修炼室。

被司阳推卸麻烦的人收到了司阳的传音后,再接到车国源的传音纸鹤自然从容应对,不至于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后,兰谨修就跑过来找司阳了。

看到来人,司阳轻笑道:“就知道你会过来,今天不喝茶喝点酒,这是胖大厨用灵米新酿制的,尝尝看。”

兰谨修还未进屋就已经闻到了一阵酒香了,他虽然不馋酒,但这香味也引得他忍不住想要多喝两口,酒是好酒自是不必多说,但关于车国源的事情,还要是问一问的。

司阳笑了笑:“只是让你把兰家稍微放一放,另外找点事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除非你直接杀了兰一清,否则兰家被逼急了,想要找出你也不是不可能,更何况真要说起来,这件事也算是你分内之事。”

兰谨修一瞬间便想到那条龙魂身上了,这是他得到力量所要付出的代价,守护华夏,于是微微蹙眉道:“那个中蛊的副队长牵扯到的事情已经关乎到华夏危机了?”

“漏洞太多,总有被掏空的一天,你就权当练手好了,而且为国家做事,只会让你的气运与整个国家更加贴合,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尽管放手去做吧。”

兰谨修端着酒杯在手中摩挲,大概有些酒气过脑,见司阳如此事无巨细的为他打算清楚,一下子胸腔的心脏跳动的有些火热,下意识便有些无法自控的喊了一声:“司阳。”

司阳侧头看向他:“嗯?”

看着那双清冷一眼望不到底的眸子,兰谨修的酒意瞬间清醒了几分,原本想说漫长岁月,今后让我陪你携手的话顿时咽了下去,出口的却是:“多谢,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司阳笑了笑,举起酒杯轻轻碰了碰兰谨修手中的杯子:“那你可要努力了。”想要收获肯定先要有付出的,将小弟培养出来了,今后他才会省事很多。

尽管让兰谨修跟着特勤部的去练手,但现在也不是暴露的时候,于是司阳给了兰谨修一张面|具,既可以防御,又可以隐藏气息,反正披马甲这种事兰谨修已经驾轻就熟了。

被司阳推荐的人车国源也不敢怠慢,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之后,他更是亲自带着人去接。想象过多次来人可能会是如何模样怎样的脾气,但看到戴着面|具的伟岸男子,车国源还是有些意外,尤其当他丝毫感受不到对方的修为时,越发小心的应对。

“鄙人车国源,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修。”

车国源心中沉吟,修这个姓氏可不多见,略微思索了一番,并没有找到能够对的上这个姓氏的人物或者家族,便也不再多想,直接进入正题。

兰谨修是认识车国源的,虽然那时候车国源对他来说相当于遥不可及的存在,一手成立特勤部的人,哪里是那时候的他能够企及的人物,现在见到车国源对他小心而礼貌,莫名有些感慨,人生无常世事多变一点都不假。

因为来人是司阳介绍的,正所谓用人不疑,车国源直接带着他去了吕家的医院,如今邵玉堂正在吕家的医院中躺着,诸多天师轮流照看,但邵玉堂的情况依旧是一天天的恶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