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0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一些机密的事情车国源自然不能说,却也简单的说了一下三组的情况。当年他们不过是去昆仑山执行了一次任务,并且去的还是昆仑山外围地带,但是去的组员都是非死即伤,队长失踪,副队长中蛊,三组因此损失惨重,剩余组员也无力支撑起一个组来,于是只好分散调入一组和二组。

他们当年在昆仑山到底经历了什么众人一无所知,但是从那之后,一些别国势力明显对他们华夏开始渗透起来,起的冲突也越发频繁。他们后来也派人进昆仑调查过,但却没发生任何意外,也没有半点可疑之处。所以现在能获知消息的,只有从邵玉堂身上下手了。

一路说着,兰谨修跟着车国源走过了重重封锁,各种科技和阵法的结合,由此可见这个邵玉堂对现在的特勤部来说有多重要。难怪不惜让部长亲自出门去请司阳。

他们到的时候正是邵玉堂拔蛊的时候,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天师来为邵玉堂拔蛊,尽管不能根除,但却可以抑制体内的蛊虫,在没能寻到治疗办法的时候,只能这样维持邵玉堂的生机。

兰谨修看着邵玉堂背部那犹如鬼面一般狰狞的模样,以前兰玉琢就说过,他们副队长后背的鬼面如巴掌大小,但现在已经占据了大半个背部,看来情况果然不太好。

看着夹杂在肌理中密密麻麻丝丝缠缠的黑气,兰谨修微微挑眉,难怪司阳让他来。

第143章

兰谨修进来的一路都在观察,除了层层封锁之外,邵玉堂所在的病房更是好几层结界的累积保护,可以看出这些个结界还不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

不过由此可见这个邵玉堂对于特勤部来说有多重要,如此严密的看护,一来可能是防止这还没弄明白的蛊虫散发的可能性,再来肯定就是对这人的保护或者说看守了。

在兰谨修观察环境的时候,车国源也没贸然打断拔蛊,反正每隔一段时间也只能拔出一点点来,只能抑制,即便这位修道友能救,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不过该说的一些情况还是要说。

“距离事情发现到现在差不多有快三年的时间了,尝试过各种办法,之前只以为是噬心蛊,拔蛊的时候险些要了他的命,后来他背上的那个鬼面才渐渐显露出来,不过那之后他就彻底的陷入了昏迷。”

兰谨修绕到邵玉堂的背后仔细看着那个占据了半个背部的鬼面:“这中间一直没有醒过?”

车国源道:“倒也不是,起初昏睡时还有点反应,只是整个人昏沉迷糊,什么都问不出来,后来就彻底陷入了昏迷,各种办法都没能叫醒。”

车国源说完看向兰谨修:“修道友,不知您看出什么来了吗?这孩子可还有救?”

邵玉堂出事的时候才二十九岁,这个年纪当上了副队长可见他的能力不俗,不过再如何,他在车国源这类人眼中顶多就算是个孩子。

正在说话时,给邵玉堂拔蛊的天师将邵玉堂的指尖割开了一条口子放进了一个香炉里,放进去的瞬间就响起了密密麻麻爬虫的声音。屋内众人早已习以为常,车国源却是转头去看兰谨修,可惜对方戴着面|具,表情看不真切。

那面具怕还不是一般的面|具,每当目光触及还好,可若是盯着细看就头脑微微发晕。以他如今的修为竟然也是如此,所以一开始,即便这人是司道友引荐的,他本就不敢轻视之外,也越发不敢轻忽了。

车国源招了招手,那个为邵玉堂拔蛊的天师将香炉拿了过来,里面起码有半香炉的黑色蛊虫正在密密麻麻的攀爬,不过香炉内有药粉,很快那些虫子就变得后继无力,变成一滩虫尸。

车国源将香炉递给兰谨修:“修道友不妨看看,我们查阅了各大古籍,都没能找出这种蛊虫相符的资料。”

兰谨修拿起香炉微微晃了晃,仔细看着香炉里的虫尸。

车国源问道:“还请修道友原谅我的急切,不知您对这蛊有多大的把握?”他没问能不能治,既然司阳介绍了这个人,想必这人一定非常善蛊,即便无法现解,只要弄清楚了这中的是何蛊,后面的事情慢慢来也行。

兰谨修将香炉递还给了车国源,摇头道:“这蛊,解不了。”

车国源脸色微微一变,心也随之一沉,而屋内几个知道今天车部长会请高人来解蛊,也跟着满心期待的天师瞬间变了脸色。倒不是对兰谨修的不满,这蛊难解他们这几年早就领教了,只是有些可惜,好好的一个孩子就这么无力救治,华夏又少了一个天赋极高的天师,当真是损失极大。而且当年那件事现在知情者只有邵玉堂了,至于失踪的那个队长庹鹏程,尽管魂牌未碎,但他们也不抱指望了。

车国源没说话,似乎在消化这一结果。兰谨修却道:“这人中的蛊名为祭天。”

车国源一愣:“祭天?”这种蛊可是从未听闻过啊。

兰谨修道:“它之所以叫祭天虫是因为,这种蛊虫在上古时期是一种通灵虫,掌握了这种虫的使用方法可以聆听天意,只是这虫早已灭绝,而驱使的办法也早就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之中,古时能聆听天意的都是祭师,亦可称之为天巫,这种人必须无比虔诚的将自身的一切奉献给他所信仰的神明,后来因为古法的缺失,这种虫真正的用途即便有人知道,却也办不到了,慢慢就变成一种蛊毒,中了此蛊的等同于将自己完全的祭献了出去,被神明做了标记的人,一般人谁人敢抢?”

余下的话兰谨修虽然没说,但屋内的众人却也明白了,至于这个世上是否有神明,他们相信是有的,尽管不像阴间存在的能被他们所探知。

车国源沉吟了片刻后看向兰谨修:“修道友有何要求尽管提,若是能救,我们将竭尽所能的救治,如果真的无法救了,不知修道友可有办法令他清醒片刻。”

兰谨修没说话,却是伸手点在了邵玉堂的身上,那缠绕在邵玉堂身上的丝缕黑线顺着兰谨修的吸取正在被一点点的抽离。旁边几位天师若不借助符箓开启阴阳眼,可是只能感觉到邵玉堂身上气息的古怪,却看不到这些黑气。而车国源却是天生阴阳眼,并且随着他的修炼,他所能见之物远比一般的阴阳眼强得多。

那缠绕在邵玉堂身上的黑气车国源也用了很多办法,可是若是强行抽离,那黑气就犹如跗骨之蛆一般缠绕不散,为此车国源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修为。现在看这位修道友如此轻松,并且不是一丝一丝的抽,而是一缕一缕的,吸取到自身之后,那些黑气就直接消失于无形了,对他好像没有半点影响,不由得感到几分心惊。

兰谨修将一团黑气凝结与掌心,看向车国源:“车部长可知这是何物?”

车国源摇了摇头:“我只知道这股黑气甚是缠人,以前有尝试过从邵玉堂身上吸取出来,但吸出来的黑气实在是难解,需要凭借修为来化解。而且连绵不绝,只是每次拔蛊之后这些黑气将会少一些,如今邵玉堂整个人修为全废,也不知是蛊虫造成的还是这股黑气造成的。”

兰谨修道:“车部长可知之前的校园碎尸案。”

每天特勤部处理的案件无数,一般不是惊天大案他也基本很少关注,校园碎尸案当初新闻上闹得沸沸扬扬,他想不知道都难:“知道一些,这两者有关系?”

兰谨修点了点头:“碎尸案的凶手手中有一个黑色的盒子,那盒子中所弥漫的就是这种黑气,虽然这人未必是那个凶手下的蛊,但他身体里的蛊或许与黑盒子有关。”

车国源皱眉沉思的时候,兰谨修又道:“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我大概知道他所中之蛊,给敬献给了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