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0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众人闻言顿时朝兰谨修看去,兰谨修拉开邵玉堂的衣服,因为已经卧床了几年,哪怕各种丹药喂养着,邵玉堂现在也是个皮包骨,还长久不见日晒的白中带着黑气,衣服一拉开更是看着吓人。

兰谨修的手在邵玉堂的身上轻点了几下,而邵玉堂的胸口渐渐泛起白里透着金的东西。

一旁的车国源脱口而出道:“龙鳞!”

有人打华夏龙脉的主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龙脉一说实在是缥缈,生不见身,死不见骨,但依然不断有人前赴后继的哪怕为之付出了性命。

这种事司阳能理解,只是他见过更好更强大的,所追求的远不是这个末法时代的人能想象的,区区一条龙自然看不上眼,他看不上眼,但对别人来说却是不择手段也要得到的力量。

兰谨修从车国源那里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司阳悠哉的坐在小花园里剪着花枝,夕阳的余晖洒下,一片岁月静好,感觉不管外界如何纷扰,都影响不了这人分毫。兰谨修甚至想着,不知道这世上能否有引动这人情绪的事,或者人。

司阳见兰谨修站在回廊下也不过来,轻笑道:“今天可还顺利?”

兰谨修点了点头,朝着司阳走了过去:“暂时抑制住了邵玉堂的情况,但我并没有给他拔蛊,不过也告知了车国源一些事情,我想他们近日应该会有些行动,到时候应该会来请我一同参与,他们虽然没说,但我猜在昆仑山中,肯定有已经被华夏力量掌控的龙之物,或许是鳞,或许是骨。”

司阳将花|插|入漂亮的长颈白玉瓶中:“你打算怎么做?”

兰谨修微微蹙了蹙眉:“先去搞清楚昆仑里面有什么,再来调查到底有几方势力盯上了,到时候那些盯上华夏龙脉的人,我会一一送他们去见阎王。”

司阳提醒道:“国外的好像是去见上帝。”

兰谨修笑了笑:“那就让他们魂飞魄散,连上帝都见不了好了。”兰谨修说完问道:“听说那个周家的又来了?”

司阳道:“是啊,请了两个闾山派的天师上门,这不上门还好,一上门画中的鬼物也开始不安分了,据说已经死了一个人了,而且家中也是灵异事件连连发生,弄得那位周老爷子整个心力交瘁,求助无门之下又找上来了。”

“那这件事你要管吗?”

司阳摇头道:“已经拒绝的事情我自然不可能再插手管,更何况,早就有人盯上周家了,不用我出手也有人替他们解难。”

第144章

周老爷子知道当初司阳只是提醒并没有插手的意思,就不会再管这件事了,可是他们实在是求助无门了,尽管以他的人脉也是能请几个特勤部的扛把子,但他们玄门内部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不只特勤部里几乎都空了,就连闾山派还有灵谷寺这样的大门派也都似乎有外派任务,反正有几分真本事的都寻不到人,不是请不到,而是人根本就不在国内。

而他家的事情之前没处理不知道的时候还相安无事,但请了两个天师来查看,的确是找到了有问题的地方,但两个天师也许是道行不够,没那个能力收服不说,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举动激怒了隐藏在画里的鬼物,整个周家彻底不得安宁。

当时周老爷子请来了闾山派的两个天师,这两个天师也是盛名在外的,驱鬼辟邪,勘测风水都还算精通,是很多富豪的座上客。像这种用钱能解决的事情就没必要抬出脸面来,可是没想到,事情反而越处理越糟。

不过周老爷子也知道,以前的平静并不表示就是没事,如今问题爆发出来寻个解决的办法才是根本,可是哪怕是他戎马一生,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识过了,却还是被家中的鬼物吓个够呛。

当时两个天师来了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有问题的东西,周老爷子也没有点出,如果连哪里有问题都发现不了,那就更加不用指望了。不过闾山派出来的,多少还是有点本事,拿着罗盘在屋内转了一圈,倒是找到了问题的源头。

只是令周老爷子意外的是,除了画之外,还有他珍品柜上摆放的一对金雕玉如意竟然也透着鬼气,那个金雕玉如意并不是什么古董,只是个不错的摆件,用来装饰用的,虽然是真金真玉,但比起无价的古董来说,懂行的人并不会对这两样东西过多的关注。而这一对金雕玉如意的摆件,是他之前大寿的时候,他的大孙子送的。

一对金雕玉如意和一幅高仿的八骏图,看似完全不搭边的东西,但上面透出来的鬼气却是如出一辙。

看着金雕玉如意,老爷子眉头皱起:“这里面都有让人家宅不宁的脏东西?这几个东西我摆放在这里也有三个月多了,可是这段时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其中一个天师道:“有些是即时的,那种比较好对付,一旦被人安放在了家中之后,就会立刻开始闹腾,但是那种对您这样的家庭来说起不了作用,即便是鬼,有些也是要看人下菜的,您这样上过战场的,杀气重,一般的鬼近不了身,能放到您家中来的,定然是筹谋已久的,这般筹谋的需要慢慢结合您家的气运,所以并不会很快被人发现,等被发现的时候,那就是气候已成之时,再对付起来,那就难了。”

已经可以坐在轮椅上被人推下楼的周溪问道:“那不知道这幅画和这两个如意有没有什么讲究?”

那个天师道:“您看这两个玉如意,所对应的方位,像不像连通那幅画的一座桥梁。”

周溪和周老爷子顺着看过去,果然正如他说的,那幅画本就挂在高墙之上,下面是摆放古董的珍品柜,而这两个玉如意只是个普通的摆件,于是为了对应好看特意摆放在了两边,正好对应上面那幅画的两头,这么一放,不正巧像是一座桥梁吗。

那个天师道:“如今发现的早,桥梁还没有搭建起来,等气运相连了,这座桥梁构成了,那画中的厉害东西就能顺着桥梁下来了,那时候周家恐怕就...”

话中的未尽之言周老爷子当然听懂了,一想到如果不是王家小子突然给他孙子请了个厉害天师来救命,那司天师若是没有指点出这个地方,他们周家当真是完了。

发现了问题的源头,两人倒是仔细查看了一下,他们也处理过不少富豪家中的阴私问题,所以有些事无须问的太详实,处理好眼前的就是。但是令那两个天师没想到的是,他们这次遇到的是个硬茬子。

两人都是正统闾山派出来的,并不是那种半吊子瞎蒙带骗的,发现了画和摆件有问题之后,第一时间当然是封锁鬼气,斩断逐渐相连的气,先镇压了里面的东西再来看是度化还是直接打散。

只是他们低估了那三样东西的厉害程度,原本看只是透出的那点鬼气以为是周家的对头弄了些坏人气运的东西,这种事他们也处理过不少,于是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行事,却没想到,当符箓一出,那一幅画整个气势大变,更是硬生生的将符箓的威力给反击了回来。两人虽然有所防备,但还是被打了个正着。

最后闾山派的两个天师虽然不至于落荒而逃,但也的确狼狈,好在他们护着周家的老少和佣人并没有被鬼气所伤。但这画中的东西实在是厉害,他们也不敢拿大,直接告知了周老爷子的实情,他们无力解决,只能让周老爷子去请更加厉害的天师来才行。至于这个周家,建议暂时离开的好。

周老爷子也不是不听劝的人,于是住进了酒店里,至于家中的事情他也没有告知儿女,但这件事里面肯定有他大孙子的手笔,一想到家中出了内鬼,老爷子就整个心气不顺。

周溪如今恢复的不错,那位司天师给的药丸子他已经吃了几次,双腿也慢慢的感觉到了一些力气,这让他对未来再次充满了希望,见老爷子情绪低沉,自然说了不少宽心的话,这也算是让心情不佳的老爷子有所安慰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