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0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可是住进酒店之后却是一些异象发生的开始,梦中索命的厉鬼,酒店房间角落里一晃眼阴暗的鬼影,不时传出的类似马蹄的声音,比起这些,那些水龙头的血水,总感觉有人在背后跟自己说话之类的都可以忽略无视了。但总这么被骚扰也不行,两人虽然不是那种胆小的人,面上从容淡定的无视,但要说一点不受影响也不可能。

后来周老爷子有一天夜里做梦,梦到老太爷站在家门口朝他们招手,似乎在让他们回家。第二天周老爷子将做的梦告诉了孙子周溪,两人一合计,便回了家。若是周家被人盯上,那不管住哪里都没用,真要是换个房子就能解决所有问题,那些富豪遇事还请个什么天师,直接换住处不就行了。而且那栋屋子他们周家住了几十年了,真有气运这种东西的话,也早就气运相连了,所以走哪儿都没用。

回到周家之后,那些灵异现象倒是平稳了几天,但也只有仅仅几天,然后就是变本加厉的闹腾起来。

除了在酒店里见过的那些异象之外,有时候甚至白天老爷子都看到一个长着马头的人从面前走过,等他再目光定住去看,却发现刚刚走过的只是家中的帮佣而已。但除了老爷子之外,住在家里的周溪也经常看到马头人身的东西从他身边飘过,晚上似梦似醒之间还能听到马蹄奔腾的声音。

而老爷子让人去调查的东西这个时候也有了结果,纨绔老三样,黄|赌|毒|,一个有身份有背景的纨绔那就更加不得了,他们有资源有人脉,多得是渠道捞钱,尤其是家中老爷子军方人脉资源广,别人不敢的事情,周老爷子的大孙子周泉就敢。于是被人下了套,赌场老套路了,圈光了周泉的钱,周泉自然要想办法捞钱,正好有个对接的资源送上了门,周泉利用了一点人脉关系替人摆平了上面的款项,从中分成了一笔,也不少了,有五六百万呢。

正当周泉准备拿着钱还赌债的时候,有人又拉着他干了一票走私的活。他手里有本钱,一些卡点上他也有熟人关系,脸面一露,大家都会给他几分面子,即便知道他在做什么,那也是心照不宣的睁只眼闭只眼去了,高官子弟干这种事的还少了吗,只要不过火,搞些太过敏感的东西就行。

结果就是钱也欠了,走私的把柄也被人给抓了。起初周泉还不以为意,他爷爷是退了下来,但自家老爸叔叔伯伯可都在高位上呢,就算走私被人抓到了又怎么样,家里一样能摆平。

可是偏偏就在这时候,上面的人搞什么廉政反腐,更是大把的撸下了一批人,在这个风口浪尖上,他的事情要如果爆出来,要的可不是他一个人的命,全家都会被他拖下水,于是周泉不得不妥协,顺着别人的意思去办了。

老爷子看到一些资料简直被上面的东西戳破了肺管子,他怎么就有个这么蠢的孙子,一步步的被人牵着鼻子走。

老爷子将资料重重的往桌上一拍:“今天就让那他逆子回来,这段时间给我住在家里,让他好好感受一下他做的好事!”

周溪看着调查资料上的东西,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大哥的事情其实好解决,但现在人家已经在我们家中布下了阵,先要解除眼前的问题才是。”

老爷子叹了口气,露出了几分苍老的疲态:“我再去求求司天师,无论如何,总不能祸及家中子孙。”

第145章

现在整个玄门圈子,还能寻得到的,能叫得出名号有真本事的,大概也就司阳了,当然一些门派还有大小家族中也有人,但家族里面的老爷子未必有那个渠道去认识,门派中的为了魔鬼林的事情自己都焦头烂额了,至于世家当中,兰家已经闭门自查,自家死了几个长老,还有敌人虎视在侧,越发不敢妄动,其他的怕是也难以出山。若非周老爷子已经跟司阳接触过了,估计也根本没有门路见到他的面。

为此,已经来司家不止一次,虽然没能顺利进去,但好歹也跟周围的花花草草都认识了个遍,听闻老爷子想要亲自上门求一求,于是连忙屁颠的跑来说要帮忙。

司家的住址好找,可惜早已人去楼空了,以前还能像个鬼打墙一样的围着转圈圈,但现在一找就找到大门口了,结果出来一个陌生面孔,还以为司阳卖了房子走人了,询问了一番才得知,那个人是司阳请的看家佣人,而司阳已经去浦田山上避暑去了。

于是一行人又往浦田山去,他们这才发现,以前的那个光秃秃的荒石山现在郁郁葱葱,还没靠多近,都能闻到那种芬多精的气息,炎炎夏日都能明显的感受到那种森林带来的清凉。

王正诚轻啧道:“之前我就听人说过,浦田山被人承包出去了,当时我还想着,那种荒山能干嘛,种啥死啥,养啥死啥,买下满山的石头当石料吗,没想到买下山头的是司天师啊,这天师不愧是天师,看看如今这浦田山,还是厉害的人有本事啊。”

见旁边周老爷子没应声,王正诚开解道:“虽然上次司天师说了不管,但曹操三顾茅庐也请出了诸葛亮,一次不行咱们就多来几次,放心吧老爷子,而且司天师不是说用十年气运来替周溪挡一劫吗,如果这个坎过不去,那哪来的十年气运,所以这次的事情定然是有惊无险。”

听了这话,老爷子的神色才稍微宽松了一些,很快车子就来到山下,再往上就是私人地盘,未经允许进入就是硬闯了。

碰巧兰谨修从家中取了些东西准备上山,看到一行人在路边打转似乎想要上山,兰谨修让司机靠边停了车:“王三少,好久不见。”

王正诚眼睛一亮:“兰总!好巧啊,你怎么在这里?”

兰谨修道:“这里是我的农庄,如今我已经离开了兰氏,回归田园生活了,所以开了个小农庄,不过还没开业。”

王正诚连忙给他们相互介绍了一番,周老爷子和兰谨修虽然没有见过面,但都听闻过对方的名号,若是以前兰谨修还会去结识一下,毕竟多个人脉多条路子,但现在他已经不在意了,于是礼貌的问了一声好后道:“这里虽然不是上山的唯一通道,但别的地方想上也是上不去的。”

王正诚想到之前在司家门前跟鬼打墙似得,明了道:“有阵法是吧,我知道,之前在司天师家门口就见识过了,那我们要怎么才能上去?兰总,您跟司天师相隔这么近,一定有交情,不知是否可以引荐一下?”

兰谨修摇了摇头:“我了解司天师的脾性,他拒绝过的事情就绝不会沾手,不过,司天师还有一个徒弟。”

周老爷子他们自然知道司天师还有个徒弟,那天来治疗周溪的时候,就一直带在身边,周老爷子心思一转,开口道:“兰先生与司天师为近邻,想必交情一定不一般,既然司天师上次拒绝再插手我周家事物,那不知道兰先生可否帮我们联系一下司天师的徒弟,名师出高徒,我想我家的那些事情,司天师的高徒定然有解决的办法。”

兰谨修道:“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二位先进来喝杯茶。”

几人随着兰谨修往农庄里面走,明明是全开放式的环境,但是踏过了那个农庄的大门就感觉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清凉但不冷,空气中更是透着一种干净的甜味,中都是重度雾霾的城市,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有呼吸过这么澄澈干净的空气了。

周老爷子一路打量着四周:“那后面成批的小木楼是打算以后作为小型度假村用的吗?”

兰谨修道:“是,农庄这个月底正式开业,到时候天气就入伏了,老爷子如果喜欢这里的环境,欢迎来避暑。”

周老爷子笑道:“这么好的环境谁不喜欢,这年头高楼大厦多了,这种木屋大院的乐趣也越来越少了,若到时候我周家的糟心事解决了,我一定带我孙子过来好好享受享受这山林风光。”

兰谨修微微一笑,虽然他农庄今后肯定不缺客源,但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来住的,这个门槛,就以周老爷子这样的为线好了。

山上,司阳将正在练剑的李则知叫了过来,询问了一下他对周家的事情是否有兴趣。距离上次为同学处理冥婚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半学期了,这段时间李则知除了上课就是修炼,要说无聊也不会,比起以前,他现在的生活已经可以说是天堂的享受了。但既然走上了修炼这条道,就注定不会平静,所以他也很希望能得到一些练手的机会。

现在师父这么问他,李则知连忙道:“上次匆匆一瞥我没细看画中究竟是什么东西,虽然不知道我是否有能力处理好,但我想试试。”

司阳道:“想试就去试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