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0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周溪更是紧紧抓着轮椅扶手,眼睛放光心口直跳,像他这种军刀上舔血的人,遇到强者本能的就会热血沸腾生出战意。但他知道自己这种普通人跟他们天师比不得,但这不妨碍他的欣赏和崇拜。

当剑气触及已经成型的大阵时,李则知被那阵法整个一挡,力量反弹,李则知立即腾空一翻,险险将那反击之力给避开了。

被圈在安全阵法中的周家三人见状神色一沉,真不知道对方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如此强大的力量,这是谋划了多少年非要致他周家灭族吗。

李则知大概试探到了这阵法的强硬程度,双眸一凝,指尖在剑身上轻轻一抹,原本就散发着灵光的长剑顿时光芒大盛,李则知气息一提,身若游龙一般倾身上前,几道看似力道不强的剑花劈砍在了阵法的四周,但每击打下的一点,那阵法就微微震颤一下。

周家的死敌柳家的一栋别墅中,一个三角铜鼎中燃烧着手指粗细的黄香,香头红光明明灭灭,好半天却烧不动半寸,也不知是何物所做,仿佛烧不动一样,铜鼎之外用一根红线缠绕出了四方形,红线上每个方位都系了一个婴儿小拇指般大小的金玲,当红线微微震颤起来,金玲也发出清脆的响声,而一旁正在打坐的中年男人咻地一下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铜鼎微微眯了眯眼,见黄香还在燃烧着,冷笑了一声后又转过头继续打起坐来。

不过很快那个中年男人就不淡定了,因为缠绕的红线抖动的越发厉害,金玲也开始一刻不停歇的响了起来,那一柱黄香燃烧出来的烟气也开始不正常的时断时续。

中年男人立即取出几张符开始驱动起来,周家的李则知明显感觉到阻力变强了,显然是朝周家下手的人开始动作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与人隔空斗法,尽管有些紧张,但更多的则是兴奋,于是将在师父那里学来的本事一股脑的拿了出来。

中年男人感觉对方似乎是个硬茬子,于是几个掐了法诀,将一股力量注入到了黄香之上,黄香燃烧的速度顿时变快了不少,要不了几分钟就能见底。

浦田山上,司阳也开着玄隐镜,毕竟李则知对上的是阴兵,即便是鬼王见到阴兵也是要退避的,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酿出大祸来,他虽然放手让徒弟去磨练,但也真不能什么都不管。同样的,他也顺着那股突然加注进阵法中的力量顺藤摸瓜的找到了朝周家下手的人,于是玄隐镜一分为二的映射出画面来。

“这个人你认识吗?”

一旁的兰谨修摇了摇头:“很面生。”

“面生,那要么就不是华夏的,要么就是野路子,不过野路子可以调动阴兵,那这个野路子也挺强的。”

这话正说着,那中年男人额间已经开始冒汗,而黄香还没燃尽却突然断掉了,中年男人见状似乎咬了咬牙,从一旁取出一个像是银质的令牌,巴掌大小,令牌上用纂体写的一个令字。当令牌一出,周家顿时响起了仿佛千军万马一般铁骑踏过的声音。

看着这一变故的兰谨修微微眯了眯眼:“这人真是找死。”

司阳回头看他,挑眉笑而不语。

兰谨修也朝他笑了笑:“我去解决。”阴兵令,这倒是个不错的东西,可以让兰家也好好享受享受。

司阳道:“压制就好,那小子第一次处事,总归要让他见识一下厉害的好。”

当中年男人阴沉着脸开始驱动令牌的时候,兰谨修出现在了他的身后,那男人心头一阵危机浮现,下意识转头,见到家中悄无声息的多了一个人,不由得睁大了双眼。

第147章

中年男人名叫赵斌,只能算是个半路天师,虽然是半路出家,但以前的职业也是跟天师沾点边的,只不过是靠着纯理论知识,他的职业说好听点是摸金校尉,说直白点就是盗墓贼。虽然他没有摸金校尉老一套的规矩那么多,也不讲究什么盗亦有道,只要想法子进了墓穴,值钱的东西能带的基本都带走,但他偏偏喜欢以摸金校尉自居,觉得换了个名头他行事就好像高雅有内涵了一些。

赵斌是跟着家族一起干的,据说是有一年,他老家所在的村子发生了小地震,将一处小墓给震了出来,他爷他爸他几个叔趁机捞了不少的好货,那时候人们的生活刚刚富起来,而早就富起来的人十分有远见的开始囤积古董,因此他们家得的那些个东西一倒手卖了不少的钱,算是第一笔发家款。

比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这样摸进人的墓穴里偷东西出来卖,明显来钱快得多,也更加有意思,于是一家子一开始是在村子附近摸索,又买了不少相关方面的书籍钻研。这人为了钱,哪怕没读过几年书的,也能专出个精来,点穴的本事那可是一般人学不来的,里面讲究地里运势,星象风水,别提多复杂了。但人钻进了钱眼子里那再难的事情也能办到,于是一家子就朝着盗墓的方向发展了。

赵斌出生的时候,他家虽然表面上看依旧穷苦,但私下早已发家,只是那时候比较敏感,又有点乱,于是只能掖着藏着,不过从他记事开始,他家已经开始慢慢往外透家底了,那时候他们村子里的人还在住着土瓦老房,他们家已经在城里置办了小洋楼,在电话都是新奇事物的时候,他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都有自己的大哥大了,在两轮自行车都是很有脸面的嫁妆时,他家的小车都开了好些年了。

生在这样的环境下,赵斌自然养出了一些傲气,加上的确跟着家中长辈学了些真本事,后来自己能独立下墓之后,在道上越发混出了些名头,还有个名号叫中山斌爷,只要是古玩圈子里的,不知道这个名号的就等于没玩进圈子里。

不过这一切在赵斌快要四十岁时,最后一次下墓之后就变了。当时跟着他下墓的一群人有他收的徒弟,也有家中的亲戚,因为是个大墓,他的一个叔叔也跟着把关,可是没想到那个墓不普通,甚至在历史上都找不到墓主生前存在的痕迹。但那墓穴的规模相当的庞大,里面的陪葬品更是无数。虽然进去的一路无比凶险,还没看到主墓的时候就已经折损了他们不少人,但越是如此他们越是没放弃,这样的大墓,一辈子能有一次都是运气,做这一票,下半辈子都能直接躺在钞票上过了。

谁知最后的结果却是比他们所想象的还要九死一生,他的人全部折损在了里面,而他自己也差点没出来。

墓穴里面的东西他没那个能力都拿出来,但也有些东西改变了他的后半辈子,他险象环生的逃出来,只拿了一本书,和这一面令牌,从此以后他就走上了天师的道路。

他所有的本事,御鬼的办法,制作的香料符箓都是根据那本书学来的,那个墓葬的主人应该也是个天师,更甚至他还掌握了控制阴兵的办法。

而这一面阴兵令算是他成名的根本,钻研了十多年,他好不容易才练出了一些属于天师的气,也掌握了阴兵的运用,他借着早已失传的香料制作以及这些阴兵,很快就闯出了一个新世界。但他知道正统的天师对阴兵有多忌惮,因此他做的十分小心,而且他遇到的那些请他办事的,也没几个需要用到阴兵,因此一直都平安无事名利双收。

这次柳家不惜重金请他来,主要是为了搞垮周家。赵斌不管他们之间的恩怨,柳家给了钱,若是帮他们弄垮了周家,那周家的势力将会被柳家接盘,柳家只会更上一层楼,像他这样帮着柳家上位的,又有真本事的,不怕以后不被奉为座上宾。

事情经营了也有三四年,前期皆是准备然后悄无声息的下套,他更是将阴兵的力量给封入了那幅画中,还用了周家人的血进行了一场血祭。

等桥梁搭好,他召唤出阴兵来,只要是周家的血脉就会被阴兵盯上,外加经过这么久的蛰伏,那些阴兵也吸够了周家的气运,对他来说完全就是在拿周家的人来养兵,他只赚不亏。

在他屋中多了个黑衣男人之前,一切都经行的十分顺利。

赵斌是个做事会把后路都想好的人,所以见自己暴露了,根本没打算跟这人硬抗,直接令牌一出,顿时屋内阴风大起,汹涌的兵马奔腾的声音响起,屋中朝西的方向也涌现出一团昏暗的阴气,当中仿佛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从阴气的漩涡中走来。

而赵斌召唤出阴兵后转身就想跑,这次是他不小心泄露了行踪,不过现在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以后他会更加小心。

赵斌想的很好,如果今天来的是一般的天师,被阴兵挡道说不定真被他给逃了,但兰谨修却是身具华夏龙气的人,这些阴兵古时候又是华夏的士兵,当兰谨修周身气息一散出来,哪怕有阴兵令指挥的阴兵也本能停顿了一瞬,而这一瞬间,足够兰谨修将人给捉住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