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0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周家中的李则知感觉到背后使坏的那人的发力中断,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他反应很快的趁机狠狠斩下两剑,将两个金雕玉如意直接劈的粉碎。

不过可惜的是在赵斌最后发力的时候,桥梁已经大成,即便阵法已破,但被封印进画中的阴兵也破了封印,整个周家瞬间响起金戈马蹄的声音,仿佛有千军万马朝他们袭来一样。

周溪即便坐在轮椅上,但还是死命的挡在爷爷的面前,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客厅。周老爷子还算稳得住,一旁的周泉却是脸色煞白,这次的教训当真是刻骨铭心,如果这次大劫能够熬过去,他今后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再也不嫉妒心有不甘了。

李则知见情况不太好,顿时取出六枚木牌往那幅画所摆放的地方丢了出去。六个木牌一被掷出,就纷纷贴上六个方位。与此同时,墙上的那幅画中八匹马眼中红光烁烁,似乎因为被封了出路,相当阴狠的盯着客厅中的众人。

李则知举起长剑:“人鬼各有道,诸位也是被小人所利用,我堂堂华夏士兵是保家卫国的勇士,即便如今只是阴魂残留,但我相信保护诸位保护平民百姓的信念早已融入了魂府之中,周家一生为保护华夏战斗在前线,同诸位一样都是值得尊敬的士兵军人,诸位若是愿意,我愿请我师父将诸位度化,再不受小人所利用!”

画中的马匹似乎动了动,在李则知以为自己说服了它们的时候,紧贴在六个方位的木牌吧嗒一声裂开了,一瞬间八个骑着高大军马的士兵从画中跑了下来。

而它们一下来直直的朝着周家那三人提着长矛跨马而去。

李则知一个利剑劈砍了过去,那凌厉的灵气将最前头的一人劈了个正着。不过这些骑马的士兵本身就是阴兵,尽管被灵气所伤,但却不致命,不过它们也被李则知的举动给惹怒了,一言不发的拽着马头转过身,似乎想要将这个碍事的家伙先行处理掉。

李则知平时脾气软和,年纪又不大,跟在气势强盛的司阳身边更加像个小透明,比起他师父的风采,李则知甚至显得有些瑟缩,但现在,当他提起剑挡在那八个阴兵前,剑花缭眼,气势惊人,生生以一己之力将那八个阴兵给逼退了。那一双犀利充满了杀气的眸子,直把周家三人看的心惊。

名师出高徒,这话果然不假。

司阳看着李则知将剑势融会贯通的与阴兵打斗,微微笑着端起了茶杯,果然还是需要练手,若是李则知退一步,那要的就是身后三个周家人的性命,被血祭过的阴兵,早就不是那些保家卫国的士兵了。

一道空间力量的波动,一个被捆绑了手脚的男人被兰谨修直接从半空中丢了下来。即便赵斌也修炼了将近十来年,但到底只是练出了气体,又被兰谨修重伤,肉体凡胎被从半空扔下,简直差点要了老命。

兰谨修将赵斌扔到了小花园中,推门进来正好看到玄隐镜中李则知与阴兵的打斗,笑了笑:“这小子进步不小。”

司阳似乎有些可惜道:“若是早些遇到你,说不定就没李则知什么事了,收他是因为他的资质,虽然你没有灵根,但心性当真是不错。现在你们过招还能不相上下,虽然你修为比他高,但剑招练的比他晚,再过些天,则知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兰谨修微微一笑:“是啊,挺可惜,若是早些遇到你,就好了。”师徒梗更加近水楼台,不过现在也不错,这世上恐怕再没有人比他距离司阳更近,对他的了解更多了。

司阳偏头往小花园里看了看:“你把他带回来干什么?”

兰谨修道:“我对他手中的阴兵令挺感兴趣,或许他身上还有更多的好东西。”

就在他们说话的间隙,那边的李则知不得不拿出雷章,灵力一划,数道雷电凭空劈下。那几个阴兵也是经历过不少的,已经不再是单纯听从令牌行事,见势不对,转身就想先行离开。

但好不容易将这些阴兵打的势弱了几分,李则知哪里会将它们放走,直接提起飞起,横空就是一剑裹带着雷电之力刺了过去,一个阴兵连同它的坐骑瞬间消散。李则知瞬间勾起嘴角,灭了一个,剩下的几个自然就不远了。

第148章

灵兵在手,又有司阳绝妙的功法传承,虽然这几个阴兵也并非那种小喽啰,但最终还是不敌李则知。被封印画中的几个阴兵惨败,那么血祭的代价自然就回溯到了施咒之人的身上。不过赵斌下过那么多墓,最后一次下的还是那么凶险的,依旧活着回来了,还带回来了阴兵令这样的宝贝,可见这人有多么的胆大心细,他哪会让失败的咒术反噬到自己身上,施咒的时候他就留了个心眼,将柳家人的头发也掺了进去,因此即便报应,那也不关他的事。

不过赵斌虽然没牵扯上这个阴兵的咒术,但他的下场也不怎么好就是。挖人祖坟这种事向来是损阴德的,所以摸金校尉才会有那么多规矩,无非是做人留一线,让阴德损的不那么厉害,但那些盗墓贼可就没那些个讲究了,怎么来钱怎么干,有些更绝的还会将那些带不走的宝贝全给毁了,都不留点给后人。

赵斌他们一家虽然没那么阴损,但大概是迷信科学,也是没啥顾忌的,兰谨修看他命中的五弊三缺也快到头了,于是废了他好不容易练出来的那点气,查看过他的记忆之后,就将他从进入那座大墓开始的记忆全都给毁了,然后把人给放了。

一觉醒来,赵斌看着熟悉的房间,却莫名感到了几分陌生,看着镜中的自己,双目不可置信的瞪大了些,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脸,他怎么睡一觉起来就老了这么多,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等他看到如今的年份是,顿时有种被人打了一棒子的懵,以前用习惯了的老人不在了,家中有些个生面孔,赵斌不动声色,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入了墓中给迷障了,于是开始小心的观察。

但是没等他理清眼前是个什么情况,他名下的一个古董售卖行因为新进货物中有国宝级的藏品被请去喝茶,做他们这行的哪能没点路子,虽然他不清楚现在手中的人脉有哪些,但从公司里的一些老人口中旁敲侧击的也问了些东西出来,刚想疏通一下关系,结果整个店被查封了,还是直接以盗卖国家文物的罪名。

这事还没完,接连几个富商拿着经过他们鉴定出手的古董上门闹事,若是在千瓷街这种地方买了古玩,那是钱货两清,不讲售后,买到了假的那也是自己眼拙。但在这种有鉴定资格证的古玩行买古董,若是买到了假的,私下达成协议全额赔款倒也没事,但如果有人不满这个结果要走法律流程,那赔起来就多了。

古董这一行水深,背后的关系硬的很,就算真的卖出了假货被人看出来了,那也是私下调解去了,买的人没几个愿意跟这种行业的人闹事。所以这种一股脑找上门的,瞎子也能看出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操作的。

赵斌不记得这些年的事情,一开始还当是下了墓迷障了,后来发现这似乎真的是他真实的世界,还没等他适应过来就一堆的烂摊子找上了门。尽管如此,他身边这些年还是经营了不少有能力才干的人,也收了几个顺心的徒弟,所以这件事还没等他发话,他下面的人就将事情给调查出了结果。

原来是几年前他帮一个富商摆局坑的那个富商的对手家破人亡,而那个被坑的富商太太家是个野外的小官,当时也被坑的不轻,因为好人缘,上司出手保了那个小官一家子,但是嫁给富商的女儿却没能保下来。现在那个小官一路高升,两年前更是进了中都的体系,等人脉经营起来了,自然就来报仇了。

也是注定赵斌命中有此一劫,如果再早几天事发,赵斌一身的本事还没被废掉,记忆也还在,面对那样从外升迁上来的官,他用自己的手腕都能轻而易举的解决。但现在赵斌自个儿都是糊涂搞不清事的,现在手中有哪些人脉他也不清楚,而他之前本来就是靠着自己钻研那本秘籍,他自己还没学清白,自然没那个能力教徒弟,收了徒弟也只是为了培养能帮到自己的人才,也只教了些制造香料的本事而已,现在根本帮不上忙。

所以赵斌十分的被动,一堆事情压下来,哪怕他本身的确有几分能力,但想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力挽狂澜也是很难得,尤其是他又没有主角光环。那些见势头不对的也有些忍不住落井下石了,这一大块肥肉都送到嘴边了,不啃一口哪里对得起自己。

于是赵斌从爷爷那一辈积攒起来的财富就这么短短数月的时间全部败光了,倾尽了家产才没落个锒铛入狱的结局。失去了那么多年的记忆,但他还记得如何下墓,于是在生活质量大大降低,手里更是没几个钱的时候,赵斌忍不住又重操旧业。可惜他这些年修炼也算是养尊处优了,身手早已没有当年那般灵活,他摸回了曾经被他们盗过的一个墓,那墓中的陪葬品不少,但是以他们当时的眼光有些东西看不上了就没拿,现在他是蚊子再小也是肉,于是就想再进去一次,结果这次连主墓的门都没摸到,就被毒蛇的毒液淋了眼睛,名声响亮的中山斌爷,最终成了个天桥讨饭的瞎子。

很多年以后,突然的某一天,赵斌一个恍惚想起了被兰谨修抹去的那些记忆,想到他曾经距离另一个层面的世界如此近过,如果他没有鬼迷心窍,如果他好好的修炼学习那本秘籍,现在的情况是不是会不一样。寒冬腊月,赵斌紧了紧一身破烂丝毫起不到保暖作用的棉衣,满目苍凉。

筹谋了数年想要灭了整个周家的柳家还不知道大祸将至,柳家老爷子跟周老爷子差不多的年纪,当初两家也算是世家,但因为一些儿女情两家结了仇,后来周家越爬越高,柳家只能仰望,那因儿女由爱生恨的过往越发刺激的柳家视周家为眼中钉肉中刺。

柳老爷子的大儿子如今也算是身处高位,但偏偏被周家的人压了一头,于是很早之前就盘算着要怎么解决掉整个周家。

可惜周老爷子为人十分的谨慎,越线的事情那是绝对不碰,家中的子孙也都教育的很好,而那时候的周溪常年在外,周泉也还没嫉妒到犯熊,颇为无处下手。然后结识了赵斌,见过了赵斌的本事,于是重金聘请,这才开始谋划这个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