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0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原本万无一失的事情,柳家的人根本没想过会失败,尤其是周溪还出了事,这时候周家人实在是太好突破了,加上周泉对周溪的嫉妒越发好攻略了,所以柳家看周家早就像看死人一样了。

但当柳家的人看到他们为赵斌准备的别墅中散落的香炉,已经断掉的红线和铃铛,顿时觉得事情恐怕不好了,急急忙忙的回家禀告了老爷子。

但就在这时候,柳老爷子的小儿子和二儿子出了车祸,奄奄一息正在抢救。他最疼爱的小重孙也在玩闹的时候不慎从二楼滚了下来,摔了头,情况也很糟糕。一下子家里三个人都进了重症,已经接触过那些灵异事情的柳老爷子当然知道这情况绝对不是巧合,可惜找不到赵斌,他们只能另外请高人来看了。

但赵斌用的是阴兵令,那可不是一般的天师能看得出来的,尤其是现在阴兵令已经被兰谨修给收了。有点本事的看出来了这是法术的反噬,但可惜他们能力有限解决不了,有些没本事的胡乱忽悠,忽悠的好的赚了个跑路费,忽悠的不好的自然被当做骗子一样赶了出去。

周家平安无事了,也知道是柳家在背后搞他们,现在看到柳家不断的在出事,弄得各种焦头烂额,他们也没有落井下石,只是冷眼旁观着。

周溪已经调养好了,不管是李则知解决了周家灭族之祸,还是司阳出手救了他一命,他都该亲自上门感谢。

李则知解决了周家的事情赚了一笔不少的零花钱,他回去孝敬师父,但那点钱司阳自然看不上,就让他自己拿着花了。但经过跟那几个阴兵的一战,李则知更加清楚了自身的不足,并没有因为独立解决了事情而自得,于是在山上埋头苦修。

上次过来被挡在了山下没能上去的王正诚得知周溪要亲自登门道谢,于是屁颠的跟上,刚好遇到了下山的李则知,顿时一张脸拉的老长了,这次估计又上不去了。

周溪就没指望能见到司阳,那样的大师连他爷爷上次来求见都没见到,不过见到了李则知也算是运气极好了,那天李则知对付阴兵时的剑招实在是令人惊艳,一直让周溪念念不忘心痒难耐,不过可惜李则知似乎跟人有约,不过李则知很好说话,跟周溪另外约了一个时间比斗比斗,正好李则知也想要学一下普通人的格斗术,总不能以后出了什么事就亮剑吧。

王正诚默默仰望高山,他的从梦,就在这座他上不去的山上。周溪看他一副被人抛弃的模样,好笑道:“你要是真这么喜欢,不如直说就是,我觉得司天师那样的人,肯定不会阻人因缘,但是不是我打击你,跟在司天师身边的人,你觉得一般的男人还能入眼吗?”

王正诚怒目而视:“我很差吗?!你还是不是好朋友了!”

周溪也不怕惹他生气,轻笑了一声:“跟司天师比,你觉得呢?”

王正诚默默不说话了,他也承认,这根本没有可比性嘛,虽然他也是很优秀的:“总要试试嘛,世界上优秀的人那么多,那不优秀的人就不配拥有爱情了吗,缘分这种事谁说得准。”

王正诚说完就接到发小兼助理给他发的消息,顿时微微蹙眉,却又不由得挑了挑眉:“我好像,又有理由可以接近我心爱的姑娘了。”

周溪疑惑的朝他看去,王正诚将手机递给了周溪:“有一处楼盘情况不对,鬼闹得很凶,好多人都去看过,但都没能压下来,现在已经严重到死人了,身为合作关系,我觉得我有义务帮他请一位真正的大师来解决问题了。”

第149章

在王正诚借着各种理由找上来之前,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寻上了门。也许是盯梢已久,也许就是那么凑巧,在司阳回到他的别墅里整顿小花园的时候,有人找上了门。

因为以后多半时间都会在山上,所以司阳回了一趟别墅,将小花园里一些比较需要人费心打理的花草移栽到浦田山上,家中再另外种上一些绿植,还有那颗不断吞吐灵气的龙丹也要带走,至于其他的东西就没必要折腾了,到时候弄一个阵法,谁若是有不轨之心,自然是有来无回。

因为门口的幻阵已经被撤离,所以如果有人找来,自然不像以前那样连个大门都摸不着。此次跟着司阳下来的是从梦,靖柔现在成了浦田山的大总管,内外事务都需要她来操持,所以整顿别墅这种小事自然还是从梦来比较好。

门被敲响的时候,从梦朝着司阳看了一眼,见司阳点了头,这才去开门将人带了进来。有人朝着他们所在的方位来,从梦早就察觉到了。

来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男人,眉目俊朗,贵气天成,也许生长环境所致,那男人的眉眼间有着肆意的傲气。男人进屋后,跟着他的保镖在司阳的外院中一字排开,其中有两个大概是尤为贴身的,还打算跟着人一道进屋。

从梦伸手一拦,面无表情道:“还请二位同他们一样,在外面等候。”

保镖一听这话,双目一凝,他们都是见过不少血的,手里不知道沾了多少条人命,本身的气势就很强盛,一般人对他们连身都不敢近,像从梦这种娇娇柔柔的小姑娘怕是看一眼都能吓哭。所以当他们转头看向从梦,试图用眼神吓退她时,却见从梦那一双漂亮的眸子清清冷冷的看着他们,没有丝毫的畏惧,更甚至往深了看,还有一种漠视。

其中一个保镖微微眯了眯眼,开了口:“如果我们非要进去呢?”

从梦笑了笑,说出的话却是一点都不客气:“那就请诸位回吧,我家主人,不见客了。”

保镖往从梦阻拦的那纤细的手腕瞄了一眼:“小丫头胆子倒不小。”然后伸手抓住了从梦的手腕,想要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他们今天上门又不是有求于人,更何况所见的还是个黄毛小子,所以下马威,该给的还是要给,尤其是他们的老板并未发话,这其中的意思他们自然明白。

可惜他们料错了对方的实力,他们以为那纤细皓腕一捏就碎,却没想到这小妞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反手将他们的手控制住了,那白嫩细长的手简直就像个铁钳一样,将他们控制的动弹不得:“既然几位不愿意配合,那就请回吧,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那个一直站在旁边没出声的男人看了眼两个保镖,见到他们脸上的震惊之色,以及被一个小丫头控制住的微微发颤的手掌,轻声笑了笑:“你们就在外面等着吧。”

两个保镖脸色并不太好看的应了一声,他们对自己的身手向来十分自信,却没想到,一个小女孩都能将他们轻而易举的控制住。这个姓司的,果然跟资料上写的一样,不好惹。

外面发生的事情司阳自然知道,他会选择今天回来处理别墅也是有预感他会遇到一些事,不太好的事。不过他这人虽然讨厌麻烦,却从来不怕麻烦,如果有不好的事,与其避开,不如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事,真不好了就武力解决就是了。

那个男人进了屋,饶是生于富贵长于富贵之家的他,看到这看似简单,却精细之处透着惊人奢华的大厅,也是忍不住眼睛一亮。等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青年,那眉眼如画一般精致的容貌,也是微微一窒,然后笑意更甚的坐到了他的对面。

“你好,我叫白羽,我调查过你,据说你是个天师,那不知道你能不能算出我来找你的目的?”

司阳笑着轻抚着茶杯,看着跟他长得有三分像的男人,这种事还用算吗:“有话就说,这种浪费口舌的问题就没必要问了。”

白羽不介意司阳的不客气,嘴角的笑意更甚,更甚至朝他凑近了两分,仔细端详着他的长相:“我都不知道,我大哥在外面还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不过我白家的基因就是好,虽然挺不想承认的,但是大侄子,你应该是白家上下三代人中,长得最好看的一个了,大概是继承了你父母所有的优点长得。”

司阳喝了一口茶,语气有些漫不经心:“所以呢,今天来就是为了夸我长得好看?”

白羽笑道:“看你这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你一直知道你父亲是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