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1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摇了摇头:“不知道,也无所谓,不过是个精|子提供者而已,当不得父亲这个称呼。”

听着这似乎含着怨气的话,白羽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一个少年人,哪能真的对自己从未蒙面的父亲没有半点情绪,有情绪就好,有情绪才能有突破嘛。

“你知道白家吗?”

司阳道:“愿闻其详。”

白羽道:“白家以航海起家,放心,是真正的航海,不是海盗,最开始白家还是皇商,可惜封建朝代被推翻了,不过白家老祖宗有远见,国内动乱的时候出去避风头了,也发展出了一些势力,也就是这些年白家才一点点回华夏来发展,不过国外的势力可不小,这不小的程度嘛,等你以后回了白家自然会慢慢了解,反正就连你们华夏总统都要礼让三分就是了,白家不知道有你的存在,上次你进出周家的时候被我意外撞上,我发现你跟我大哥,也就是你爸,长得挺像,当时就想着,我白家人长得这么好看,肯定不可能是大众脸,怎么随便一碰都能见着个长相相似的,后来我就去查了查,就查到了你外公跟你妈妈的资料,问了我哥才知道,他跟你妈妈曾经有过一段情,具体的我是不知道了,反正你是我侄子跑不了就是了,你爸不在国内,不过也知道了你的存在,正在着手安排回国的事情,不过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来见你了。”

司阳笑了笑,这话里面内容真,感情假,于是直接问道:“我是他第几个儿子?”

白羽大概没想到他会问的如此直白,虽然司阳是天师,在华夏好像还有点地位,但到底只是个二十来岁的人,心性再成熟,遇到从未蒙面的家人总归有点情绪起伏吧,但他好像真的完全不在意,所以微微一顿才道:“第七个,家里有三个比你稍微年长些的,一个原配生的,一个二婚生的,一个外面女人偷偷躲着生下来丢到白家大门口的,按年纪你应该排行老四,后面还有三个,最大的十二岁,最小的嘛,还没满一岁。”

听到这话,司阳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真是风流又能生啊,这还是儿子,还没算女儿呢:“所以你来找我是让我回去继承家产的?”

大概摸清了一些司阳说话的套路,白羽也笑眯眯道:“当然,不然找你回去干嘛,你老爹还算年轻,身强力壮的,用不着你回去尽孝,不过白家的孩子怎么能无名无姓的流落在外,再说了,华夏破除封建迷信这么久了,天师这一行的饭可不好吃,我遇到的一些天师都穷的揭不开锅了,所以回家当少爷多好。”

司阳眉毛轻挑:“无名无姓?我姓司,名阳,并非无名无姓之人,至于穷苦,虽然不算太富有,但也没到揭不开锅的程度。”

白羽似乎对于司阳的无知有些无奈,看他的眼神中有种觉得司阳天真的好笑:“财富这种东西谁都不会嫌多,觉得生活过得去刚刚好的,只是因为没有见识过更好的,你现在可能对于白家并不了解,我今天来只是告知你的身份,并不是要你马上认祖归宗,突然冒出个便宜爹这种事,我知道一般人不可能马上接受。”

司阳笑了笑:“如果我执意拒绝,不想跟你白家牵扯上半点关系呢?”

白羽微微蹙眉:“能告诉我原因吗?如果你是在责怪你父亲缺失的这二十多年,或者为你的母亲鸣不平的话,那我建议你别这么早下决断,上一辈的事情你自己都没弄明白,孰是孰非还不好妄下定论不是吗?”

司阳摇了摇头:“上一辈的事情随着我母亲的难产而亡早就烟消云散了,男人是她自己选的,路也是她自己走的,得到了个什么样的结局那也是她自己的命。”

听到司阳这么凉薄的话,白羽却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甚至还觉得很有道理,果然不愧是是他白家的种,看待事物就是够通透:“既然这样,那是为什么不愿意?”

司阳抚唇轻笑:“因为,你白家太小,我看不上。”

第150章

白羽觉得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就是,有人嫌弃他白家太小,看不上。而且这话还是从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孩嘴里说出来的,尽管他自己也才三十来岁,但他经历的东西太多了,像司阳这样血缘上的侄子,资料中调查来的简单人生阅历,于他而言就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

认认真真的打量了司阳片刻,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余光看到站在沙发一旁低着头,姿态无比恭敬,那个称司阳为主人的少女,还有少女背后墙上所挂的那幅价值连|城的的水墨画,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正如他之前说的,没有经历过更好的,有些不同于普通人的能力,眼前的成就自然就以为顶了天了。

白羽喝了一口茶,对于司阳的拒绝也并没有当回事:“都说了不用急,等你了解了再说,你连你父亲都没见过,要知道血缘是个很奇妙的关系,即便从未见过,也会本能的有感情。”

“白氏,美籍华裔,三百年前为朝廷皇商,在闭关锁国的状态下,也在海运这一块占得了一席之地,与多个国家保持了良好的通商关系,清廷腐败,战火连天,于是将势力慢慢转移到大不列颠,等清廷被军阀四分五裂之时,白家举家搬迁至欧洲,又利用海运的人脉,运输了大量的军火,在欧洲打下了一块自己的地盘,后又慢慢移居北美洲,至今定居于美国,却与多国的皇室政府有着密切的联系,手中也掌握着大量的非人类力量,可惜,华夏的天师是你们白氏至今无法渗透的一个地方,如此权势之下,所拥有的财富自然不计其数,明面上依旧从事着航海贸易,但私下却是涉及极广,比如说中东,说是你们白氏的后花园都不为过,简单的概括了一下,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在司阳说的时候,白羽脸上的笑意未变,但眼神却慢慢犀利起来,有一瞬间他甚至怀疑,从他遇到司阳到今天上门来,是不是司阳一手策划的,如果真的是今天被他突然上门,怎么就能将他们白家的过往直接说出来,难不成这也能看相看出来?

见他不说话,司阳端着茶杯慢慢饮着,这白家说大,对他来说真不算大,说小,对普通人来说已经大的跟天一样了,而且发展至今,这白家肯定不可能是他们兄弟两的一言堂,他此次来简直将白家说的像是完全能被他们主事一样。至于目的,司阳暂时还没看出来,虽然能掐指测算,却也只能测算出结果的好坏,过程需要一些信息来推敲,毕竟他没有看到未来画面的能力。但他懒得算,反正什么结果,都得看他的心情来。

大概认识到了司阳的天师能力,白羽稍稍收敛了一点漫不经心,笑道:“都说天师能测算前后五百年,看来这个说法果然不假,不知道你师承何处?年纪轻轻将你培养成如此人才,你师父肯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司阳笑眯眯道:“我师父收徒要求高的很,你这样的他肯定看不上,所以别想了。”

白羽一梗,他这个侄子怎么就这么不可爱呢。

司阳放下茶杯:“你的来意如果说完了,那我的拒绝也很干脆了,没什么其他事的话,就请回吧。”

白羽也放下了茶杯:“天师并不是超然物外的群体,既然入了俗人的世界,有些事难免会与俗人牵扯不清,不管背后的是不是你的靠山,人多,总归势众一些。”

司阳没说话,一旁的从梦瞥见司阳的神色就知道主人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带了些嘲讽的笑意道:“比起白家的祖宗,如今的白家却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白羽神色一冷,一个小小的女佣,哪怕是个鬼仆又如何,他白家养的能人异士也不少,鬼仆这种东西也只有华夏的天师引以为傲了,在诸国的能人异士当中,根本没什么厉害的地方。

司阳笑问道:“你见过白家的老祖?”

从梦顿时恭敬起来:“回主人的话,的确是见过,当时国宴,白家的人御前献宝,献的是凤栖翠玉瓶,一只通体碧绿翡翠雕凤,碗口大的瓶子,稀奇的是,倒入水后,瓶身的凤凰仿佛能腾飞一般,我跟在贵妃身边正好距离皇上比较近,有幸能看个清楚,因这事物寓意吉祥,当时皇上大大赏了白家,那时候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前,白家的家主进退得宜,说话幽默风趣却又不失文采,很是得了皇上的一通夸奖,那身气派端的是大气无比。”

白羽眯了眯眼,来之前他就调查过,他这个侄儿是个天师,不过因为年纪不大,又是跟着他外公在农村里长大,尽管生的好看,他只当是因为父母的基因好,但刚刚一接触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调查的过于随便了,这个侄儿的身份定然不简单。于是插科打诨的试探,没试探出对方的低,却没想到,连自家祖宗的低都被翻出来了。

白羽看了从梦几眼,表情冷了一会儿才重新带上了些笑意,只是略带遗憾道:“可惜我晚生了几百年,没能一睹老祖宗的风采。”

白羽说完就站起了身:“小侄儿,听叔叔一句劝,这个世界终究是普通人的世界。”

司阳道:“从梦,送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