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1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后来薛锐就请了他认识的那位大师来看,大师在小区里走了一圈之后,让薛锐买了点镇压的东西,各个方位一埋,于是小区安静了几天。就在薛锐以为事情过去了的时候,小区半夜里竟然传出了金戈铁马,万马奔腾的喧闹声,除了声音,就连房子似乎都隐隐有些震动,就好像真的有无数铁马士兵跑过一样。

他们小区的动静不小,但好歹没有伤人。别的还在建的楼盘在薛锐那个小区刚传出闹鬼传闻的时候,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像是深夜施工时,突然多出了几个工人,等再仔细核实时,人数又是刚刚好。挖掘机挖到土里像是碰到了铁板上,死活挖不下去,结果人手动挖的时候,又是一般的土,什么阻碍都没有。

还有工棚里的工人,晚上冲澡的时候,流出来的是血水,还有一个晚上照镜子,结果在镜子里看到的不是自己,生生给吓晕了过去,第二天连工钱都不要了,屁滚尿流的跑了。

事情传的越来越严重,很多工人知道有些工地如果前后事没有处理好,施工过程中肯定会闹出些事的,命硬的能自己扛过去,命不硬的小则见血大则丧命,于是不少工人都走了,再多钱都拦不住。想要赚钱,首先得有命。

那个在建楼盘的开发商不信这些,也没有找师傅来看,于是重新找了个愿意接活的工头继续开工。但是就在一个星期之前,好生生的一个挖掘机停在了平地上,挖掘机上并没有人,机器也是关着的,工人都在休息,结果挖掘机突然动了,平地直接侧翻,压死了五个坐在挖掘机下面躲阴凉的工人,这一下事情就彻底闹大了。

薛锐信了几年的那个大师在闹出了人命的时候,直接跑路消失不见了,薛锐这些年因为迷信玄学,也认识了不少这方面的人,于是一一请来查看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但有些是骗子,忽悠了一番做了个假道场,拿着钱就跑了。有些可能有些真本事,就连小区都没进,就直接摇头说煞气太大,他们处理不了,要另请高人。

除了薛锐之外,还有两个开发商也是头疼不已,薛锐这边是房子建好了,卖的差不多了,因此比另外两个还在建设中更加头疼,另外两个大不了就是停工止损,可如果他的小区出大事,那要赔偿起来,破产都打不住。

更重要的是,他的良心过不去,他不是从小就生长在优渥的环境下,他知道,为了一套房子,一家子是如何拉扯着生活的。有些人积攒了一辈子的钱都投入到这套房子里了,如果这个小区不能住人,他倾家荡产的赔又不够,那些没了钱又住不得的房子,毁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家庭。所以这才到处寻找真正有本事的大师来看,哪怕他觉得是骗子,却还是抱着希望去相信,即便被骗了一次又一次。

这件事虽然王正诚借着他是投资人的名头找上门来请司阳,但司阳一开始对这件事没兴趣,整个小区会闹鬼,无非就是有人冤死,或者下面埋着什么东西。但是那五个工人的死亡闹上了新闻,通过那些新闻他看到了出事现场后,这才点头答应去看看。

因为他看到,那五个意外而死的工人,正被碗口粗的大铁链子给捆绑在了地上,他倒是有点好奇,这地方到底是有什么问题。

第152章

虽然司阳这次没有把从梦带出来,只带了李则知,但王正诚还是忙前忙后的跟着。如果是一开始简单的遇鬼,王正诚或许还没这么认真,一心只想跟从梦亲近。但现在闹出了人命,加上那几个开发商也请了不少的大师来看,却没有一个能解决的,尽管他投资的不多,事情闹得再大也跟他没多少关系,但如果有办法解决,他也不忍心看到有人再被这里的脏东西害死。

司阳来了,兰谨修自然也跟着,王正诚这才知道这位兰总跟司天师的关系有多好,看他们之间的相处,完全不像是普通的邻居。只是带徒弟来多学些东西他倒是理解,这邻居跟着来干嘛?

大概是王正诚的目光盯得有点久,兰谨修回头朝他看去:“有事?”

王正诚轻咳了一声:“你对这些事也有兴趣?”

兰谨修道:“我是司天师的保镖。”

王正诚嘴角微抽,当他不知道那个李则知的剑术有多厉害是吧,能教出这么厉害的徒弟,会需要保镖?就算编理由,能不能也走点心。

出事的工地已经被围起来了,死去的几个工人家属正在跟开发商闹着赔偿问题,那个开发商刘老板已经被闹得一片焦头烂额,各方面的压力不说,这工地停工一天就是巨大的损失,还有那没有解决的灵异事件,就像悬在头顶的剑,随时都能掉下来打死人。而且他们也担心,如果工地的事情越来越严重,会不会牵扯到自身。

司阳过来的时候,那位刘老板也带着人过来了,还是司阳认识的人,那个泰国的降头师,阿赞蓬。不过他身边这次没有跟着那个庄臣,而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上并没有天师或者降头师的气息,但却有蛊虫的味道,不知道是被阿赞蓬控制的什么人,还是新收的徒弟。

李则知见到那个老头子看过来的目光令人十分的不舒服,于是往前走了走,挡住了他看自己师父的眼神。

阿赞蓬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司阳,很是有些意外,甚至险些控制不住乍一看到司阳时的表情,不过他很快就收敛了情绪,不等身旁的人说话就上前了一步:“没想到如此凑巧,我们又遇到了,不知道友近来可好?”

司阳微微朝他瞥了一眼,就神色冷漠的走开了。他很少直接对人态度冷漠的,哪怕是那群曾经在他面前蹦跶过的臭虫,他都能摆出一副笑脸来。只是一段时日没见,这个泰国降头师身上的气息越发混杂,不知道为了炼蛊,害死了多少人,生吞了多少魂魄。他自己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手里杀过的人也不少,自然不会以这种事去衡量人,他只是纯粹的讨厌那个人身上的味道,一种再多香味都掩盖不住的腐尸味。

司阳的态度让其他人愣了愣,大概也是没想到,这位刘老板请来的大师会跟王少请来的大师认识,毕竟一个年级这么大,一个这么年轻。而且看他们之间的态度,似乎有问题,在场的都是一些人精,别看那位年长的大师面带笑意,即便被不客气的下了脸面也一副不跟晚辈计较的和善模样,但隐隐的忌惮众人还是看出来了。

一旁跟在王正诚身后小心伺候的薛锐见状连忙上前:“刘总,真巧啊,王少应该不用我介绍了吧,这位是王少请来的司大师,你也知道,我那个小区闹得我简直没法了,好不容易请到一位大师,就马上来看看了。”

刘老板顺势下坡缓和气氛的跟司阳和王正诚问了声好,又跟薛锐诉苦道:“你那个小区还算好的,我这工地都闹成这样了,就算这里的事情解决了,那几个工人的事恐怕一时半会儿还解决不了,这位是蓬大师,特意请来帮我看看工地的。”

王正诚这时候朝着刘老板道:“我们想要进去看看,刘总不介意吧?”

跟在阿赞蓬身边的年轻人却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所有人都能听到的说道:“这工地可是请我师父来看的,这请来看小区的难道该看的不是小区吗?”

王正诚从来养尊处优说一不二惯了,他愿意给面子自然会放低姿态,但不表示谁都能骑到他头上去,于是冷冷扫眼了那个老头,看向刘老板道:“发生了人命的确令人心急,但这急也要擦亮眼睛的找人,别什么阿猫阿狗都找来。”

阿赞蓬旁边的年轻人顿时有些气急败坏,也不知道是觉得阿赞蓬有点不同寻常的能力,拜了这样的人为师就有些张狂了,还是本身就是没脑子,一味的在师父跟前求表现,还想要上前叫嚣一下。却被阿赞蓬给拦了下来,一个眼神虽然轻飘飘的看过去,但那眼中的警告却看得那人下意识一抖,随即默默后退了半步装鹌鹑。

阿赞蓬这才朝司阳笑眯眯道:“小孩子不懂事,有些浮躁,还请道友大人大量别跟个小孩子计较。”

司阳冷冷的无视了,李则知轻嗤了一声。

刘老板连忙道:“诸位请进,这出事之后我就马上停工了,虽然场地稍微清理过,但基本上还是保持出事时的原样。”刘老板一边说一边将工地的大铁门给打开了。

一进入工地,兰谨修的表情微微有些变化,朝司阳传音道:“我以为是阴兵,但似乎不是。”他手里有阴兵令,这段时间也一直在琢磨这个,这里的气息跟阴兵对不上。

司阳走到那几个被大铁链捆绑的阴魂旁,铁链是从地底伸出来的,而且捆绑的力度也在一点点加深,每紧一分,那几个魂魄的魂力就弱一分,最多再过两天,这几个魂就要魂飞魄散了。重点是,这五个,都是阳寿未尽的魂。

司阳绕着那几个魂魄走了一圈,这铁链十分的奇怪,并不是地府的东西,这几个原本就是阳寿未尽,哪怕阴差来收魂,也不会动用这种铁链。

这时,阿赞蓬突然开口道:“这里的问题我大概是看出来了。”说着先是看了眼那位刘老板,随后又看向司阳一群人,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里是刘老板的地盘,而他是刘老板请来解决问题的人,那么这里自然就是他的地盘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