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1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刘老板自然看出了这位大师的意思,但王少他又不能得罪,还不等他想如何双方都不得罪,王正诚开口了:“一眼就看出问题来了,本事不小啊,既然这么厉害,想必也不介意我们在这里旁观吧?对于这片地方这段时间闹出的动静我也挺好奇来着。”

这人虽然是他请来的,但刘老板却做不了那位大师的主,不过王少的话倒是给了他一个台阶,哪怕被拒绝了,那也不是他得罪人,于是赔着笑朝阿赞蓬道:“大师,您看这...”

阿赞蓬就是想要司阳离开,上一次就是这样,明明是他先发现的,结果就被这小子给截胡了,现在他也怕再次被司阳截胡,但话到了这份上,他如果强行要求清场,那就是典型的有意针对了,这有本事的人脾气都不好,现在都已经对他冷着脸了,如果真的强硬让他们离开,他也怕真惹着这人,只好捏着鼻子忍了。

阿赞蓬在出事的那块地走了一圈,也是发现了那个阴魂,不过他没有阴阳眼,能力也没到直接凭借肉眼就能看到阴魂的地步,只是能感觉到。

阿赞蓬手一扬,手中顿时多了一面旗子,然后朝着不远处的几人道:“各位可想开个天眼看看?”

这话一出,薛锐和刘老板顿时眼睛一亮,之前他们不是没有请过一些所谓的大师来看,差不多都是随便的跳一跳,喷个火啥的,就说事情解决了,他们啥都看不懂,也只能给钱了。如果能让他们看看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总好过睁眼瞎啥都看不到好啊。

阿赞蓬取出一个瓶子拿给徒弟:“将里面的水抹在眼睛上就行。”

他徒弟将瓶子递给了刘老板,一旁的王正诚下意识看了看司阳,司阳笑道:“你也想看?”

王正诚嘿嘿一笑:“想。”

司阳取出一张符递给他:“放身上就行。”

王正诚接过符纸放进了口袋里,等再抬头瞬间吓的连连后退。而刘老板和薛锐是抹了阿赞蓬给的药水,等眼睛能睁开时,动作跟王正诚如出一辙,五个鬼突然出现在眼前,没吓尿都是好的。

尤其是刘老板,那几个意外身亡的工人即便之前不认识,这段时间一直闹事,照片他都看了无数遍,五个已经死了的人原来魂魄一直在这片工地上,乍一看到当然吓个半死。

除此之外,整片工地,还包括远远能看到的小区楼房,全都在一片阴影里面,就像是笼罩上了一层死亡之气,昏昏暗暗的,看起来十分的令人毛骨悚然。

那五个被困在地上的鬼已经被铁链磨的神志不清了,阿赞蓬在他们身上洒了什么东西之后,那五个鬼这才渐渐清明起来。

可惜那五个阴魂本身就死的不明不白,问了半天只记得意外发生的那天,他们死后看到一个体型巨大的阴影从挖掘机那边穿过,然后消失不见。

就在阿赞蓬询问几个阴魂的时候,司阳一直朝着工地的一个方向看去。兰谨修自然也发现了问题,于是看了他一眼,用眼神询问是否要管。

司阳却是微微蹙眉,这事可不好管,这下面虽然没有坟墓,但应该葬了个身份不低的人,还陪葬了一队士兵,除此之外,这下面恐怕还埋了个不得了的陪葬品,否则事情不可能闹得这么大,涉及面这么广。

就在司阳想着是谈条件还是直接武力镇压的时候,那边的阿赞蓬直接晃动了手中的令旗不说,还拿出了一面小鼓,小鼓敲响的时候,那捆绑着五个阴魂的铁链受到了冲击,正在一点点的碎掉。

司阳眼神一冷,真是找死。

他刚这么想着,那铁链直接被阿赞蓬给震碎了。五只阴魂得以解脱,但几乎是瞬间,巨大的阴风刮了起来,整齐有序的兵马声从四面八方涌来。

司阳手速极快的掐动手决布下结界,将整个工地全给包裹了起来,幸好这里早已停工,否则事情闹得这么大,有的特勤部头疼的。

当结界布下后,司阳随手画了一个圈:“不想死就进来。”

王正诚自然是连忙跟上的,薛锐和刘老板等人也急忙跟了过去。那个阿赞蓬的徒弟看了看司阳,冷哼一声,不为所动的站在原地,他师父本事大着呢,他才不需要别人的庇护。

当外面只剩那对师徒时,司阳封了这个小型的保护圈,既然那个阿赞蓬这么有本事,那他就好好看戏好了。

第153章

阴风四起,马蹄声踏踏响起,原本为了方便行事,想着看出什么问题来,白天不好解决,又不想在外面耗一天,所以选择傍晚来查看情况,如果看出什么问题,稍微等一下就天黑了,也不用浪费太多的时间。现在天气炎热,天暗的比较晚,他们来的时候还算是个大白天,不过当阴风刮起的时候,天空肉眼可见的变黑,乌云阵阵不说,炎炎夏日的闷热空气突然一下就降了下来。

失去了巨大铁链困锁的五个阴魂本能的想要离开这里,但是还没等他们动,当阴风起来的时候,那五个阴魂身上突然燃起一股蓝中带绿的火焰,那是冥火,还不是一般的冥火,几个呼吸的时间,在凄厉的惨叫声中,那五个阴魂直接被烧的魂飞魄散了。

阿赞蓬刚开始被这突然起的异象弄得措手不及,见到阴魂被烧,瞬间有种脸被打的啪啪响的感觉。还不等他细想这一变故,就见阴暗之处慢慢走出一列列的穿着盔甲的士兵。

古时候哪有那么多盔甲给士兵穿,能穿上盔甲的要么是将领,有么是一些王公贵族养的亲兵,不过阿赞蓬不是华夏人,对华夏虽然说有些了解,但还了解不到那种俗世的历史上去,这会儿见到这群士兵朝他走来,还以为是阴兵,当下就白了脸。

再一转头,看到司阳那群人已经给自己布置好了结界,一点不受影响的围观看戏,而他那个傻徒弟还一脸期待双眸晶亮的看着自己,阿赞蓬简直要一口老血吐出来,他怎么就收了个这么傻的徒弟!

不等他分神,那群士兵整齐的列队站好,那气势如虹井然有序的模样,光是看着就让人生了怯意。但士兵并没有一哄而上,一个个满身阴煞之气的看着阿赞蓬。而地上从四面八方涌上来一条条粗大的铁链,全都向着阿赞蓬所在的地方汇聚,像是要将他捆绑起来一样。

而他那个徒弟也不知道是不是傻人有傻福,站在司阳所设立的结界之外,却并没有被那些士兵波及到。

这番景象,像王正诚他们这样的普通人哪里有机会见到,也许是在司阳的保护圈子里,所以一个个并没有多害怕,反而睁大了眼睛,这些可都是古时候的士兵,真正的古人!

兰谨修站在司阳的旁边没有出声,看起来就像个尽职尽责的保镖,实际上却是分神去查探地底下的东西。而李则知却是发现了奇怪的地方:“师父,那个人的徒弟没有受到攻击,看这些阴兵目标直接奔着那个姓蓬的,应该是刚才那个人把铁链弄断了,所以报复来了,既然这样,那之前死的那五个人,真的是无辜枉死的吗?”

听到这话,结界中的人都纷纷看向司阳,尤其是刘老板,更是好奇,之前那个薛锐的小区闹鬼,虽然死了一些猫猫狗狗,可是也没有伤及人命,怎么到了他的工地,一下子就死了五个。

司阳道:“说无辜也不算多无辜,只是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而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