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1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刘老板连忙问:“什么东西?”

“一些陪葬的金银首饰罢了,这下面虽然没有墓,却也有一个简易的坛葬,古时候人讲究入土为安,哪怕是罪大恶极之人,处了极刑也会将尸骨完整的凑到一起下葬,不过这下面的人应该是被火化,入了骨灰盒,但这人身份地位应该不低,配了士兵殉葬,还有不少金银玉器的陪葬品,那五个人应该是在挖掘起来的土里面发现了一些值钱的东西,私自拿了,这群士兵活着的时候怕是被动过手脚,所以死后魂魄无法入地府轮回,只能守在这里,守着埋葬在这里的那个人的骨灰,谁若是动了,自然就是一个死。”

看着工地上简直一眼看不到头的士兵,刘老板吓的腿软:“所,所以这下面,有这么多具尸体吗?”

“自然不是,都说是被动过手脚处理过的,可以不埋葬在这里,只要将那些魂困在这里就行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些从地下以阴煞之力凝结出来的粗大铁链被阿赞蓬一寸寸的击碎,那如同狂风舞浪一般朝着阿赞蓬攻去的铁链却近不得他的身,这让请过不少骗子的薛锐和刘老板都看傻了眼,就连王正诚都看的目不转睛。这个糟老头子虽然跟他请来的司天师有些不太多付,但好像还真有两把刷子。

可惜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那些士兵见铁链根本锁不住这个闯入了他们领地,毁掉了他们祭品的人,为首的那人突然抬手,做了个进攻的手势。

这些士兵大概也没多少,毕竟每一个都是用人命填的,并且要对埋葬之人十足的忠心,光是这个条件,就是任何外力都没办法强加的。所以即便整个工地看起来满满当当的士兵,但总共最多也就只有百来人。不过既然将这些士兵的生魂炼化成死侍,那炼化之人自然不可能将他们炼成普通的兵,虽然不至于说一个个堪比鬼王的实力,但联合起来实力也绝对非同一般。

刚刚还将手中小鼓摇的意气风发的阿赞蓬,面对突然群攻上来的士兵,微微有些慌了阵脚,但也许经验老道,很快就镇定了,并且挥动手中的令旗,瞬间大批密密麻麻的爬虫仿佛凭空出现一般,如潮水般向着那群士兵扑了过去。

李则知盯着群虫仔细的辨认了一会儿:“师父,那是噬阴虫吗?”噬阴虫,吞噬阴煞之气来成长的虫子,它们以这种东西喂食,算是阴魂之物的克星。

司阳点了点头:“嗯,不过他注定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旁的王正诚小声的询问那是什么虫子,虽然距离隔得远,这里还有个结界,但哪怕这么远远的看着,还是令人一阵头皮发麻。

李则知给他们解释了一下噬阴虫是什么东西,众人刚不解为什么司阳会说这种专克阴物的虫子会让阿赞蓬赔了夫人又折兵,话还没问出口,就见那群士兵视这种噬阴虫如无误,任由群虫爬上身,脚步丝毫不停顿的朝着阿赞蓬走去。而那些噬阴虫就像之前那五个阴魂一样,身上突然燃起蓝中泛着幽幽绿光的火焰,瞬间变成灰烬。

阿赞蓬见到这一幕,脸色骇然的连连倒退,余光看到悠闲站在一旁的司阳,连忙高声道:“还请道友出手一助,这些阴兵今日若不解决,他日必成大患,既然现在被你我发现,我们何不联手将祸患从源头掐灭!”

司阳微微勾唇一笑:“你当真要让我出手相助?我若是出手了,今日那东西,你可半点都沾不上了。”

阿赞蓬顿时一哽,这求助不是,不求助也不是。他早就知道,以司阳的实力,恐怕早就看出那下面是什么东西了,他现在老神在在的站在一旁,也不知道是不是打着渔翁之利。真要对付这些个阴兵他也不是没办法,但总归要肉疼一番。

但想到那下面的东西,又心痒的不行,一边抵抗着阴兵,一边心思急转道:“那若是今日我自己凭本事解决了这些阴兵,那东西道友莫非就不插手了?”

司阳道:“那是自然,我自问不是强盗,你凭本事得到的东西,我也不屑于去抢。”

阿赞蓬一咬牙道:“你们华夏讲究君子一言,我信你!”

说完阿赞蓬极快速的念动咒术,只见他身后一道虚影渐渐凝实,然后猛地传入军团当中。

在阿赞蓬与那些士兵厮杀惨烈的时候,兰谨修暗暗传音给司阳:“我找到东西了,要去取了吗?”

司阳看着那个以一己之力负隅顽抗的阿赞蓬,勾唇一笑:“不急,我会让他求着我收了那东西的。”

听到这话,兰谨修已经触碰到那个宝物的神识顿时收了回来。

司阳转头看了眼李则知:“你觉得你能多久解决这些人。”

李则知暗自估量了一下:“全力以赴的话,一个小时之内。”那些都是真正上过战场的兵,不是那种拿着冷兵器乱砍一气的野班子,军阵若是运用的好,一群菜鸟兵也能耗死一个大将。所以哪怕他觉得自己的剑术练的比那个阿赞蓬强的多了,也不敢夸下海口,说了个保险的时数。

司阳点了点头,对自己的认识还算不错,并没有因为他修炼的道不一样而觉得自满。

夜过半的时候,阿赞蓬才几乎力竭的立在了场上,外人都以为降头师最厉害的技能是飞头降,但那种降头术才是最低级的,真正厉害的是影魂,是分离出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分|身来。练出了影魂的降头师,简直可以说是练成了不死之身。只要找不到影魂的所在之处,怎么都杀不死他。

阿赞蓬是练出影魂为数不多的降头师。也算是他的底牌之一,只是出动一次影魂,对他的消耗也是非常巨大的。不过影魂是魂力凝结而成的,如果修为够,自然能够碾压一切魂魄等阴物,想要解决这些阴兵,他虽然不是只能出动影魂,但这是最快的解决办法。他嘴里说着相信,但其实他还是防着司阳。若是时间拖得太久,那个司阳趁虚而入,那他才是得不偿失。

他想的很好,解决了阴兵,见司阳果然没有动作,便立刻着手去挖东西。没了那群阴兵,不管这下面埋的谁,早就成了一抔黄土了。

像他这种玩虫子的,想要得到地里的什么东西,根本不用自己去挖,直接驱动虫子就能给弄出来。当土地开始微微震动,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了,王正诚等人几乎趴在结界上盯着外面看了。

很快,一个像是木质的盒子被拱了上来,因为天黑也没什么光线,只有远远的路灯照射,他们看不清盒子上的花纹,但能看出那木盒很是厚重。

阿赞蓬掩饰不住惊喜的朝着木盒扑了过去,拿在手上细细摸索了一会儿就打算收起来,根本没打算打开木盒看看里面的物件。

司阳见状微微一笑,手指轻轻动了动,轰隆一声,众人闻声抬头,一条雷电在云层中翻滚,蓄势待发。

第154章

天上的雷鸣突如其来,众人都以为又有什么异变要来了,只有阿赞蓬一脸震惊惶恐的看着上空,半点都没有怀疑这个天雷是人为所致,还当是他手中之物出土而引发了天雷。

阿赞蓬一边快速往外跑去,一边想着身上有什么东西可以丢出来避雷的,还一把抓过他的徒弟带着一起跑。他徒弟觉得这样的情况他师父都没丢下自己,自己当真是八辈子积福,能拜一个这么厉害又可靠的师父。殊不知,阿赞蓬只是将他当做一个人形避雷器,必要的时候推出去可以保自己一命。

就在他们即将踏出司阳所设的结界时,一条无比粗|壮的雷蛇轰隆一声劈打了下来。阿赞蓬的徒弟被雷声一惊,一脚踩在了工地的乱石上跌了一个狗吃屎,阿赞蓬下意识伸手去抓都没抓到,而千钧一发之际,阿赞蓬随手丢出一个布娃娃,那惊雷一下子劈在了那个布娃娃的身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