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1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不用,跪地插上三炷香,说些赔罪的话,告知盒中骨灰要给他换一个安详之地,等三炷香烧尽就能将骨灰盒拿起来,如果香没烧完就断了,那就继续说赔罪的话,重新点三炷香,什么时候三炷香烧完就能拿起骨灰盒,记住是双手拿起,一路要抱在身上,不能过旁人手或者放到旁边,请到灵谷寺去供奉。”

刘老板刚想着,灵谷寺就是个旅游的寺庙,烧香拜神倒是有,但好像没有供奉骨灰的啊。

还没等他问出口,司阳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道:“你带着骨灰去灵谷寺,就说找道觉大师就行了,另外,这骨灰虽然没有大型的陵寝,但身份却非同一般,谁若是请走这骨灰,那就要每年进行祭拜供奉,好处自然是会有,但这拜祭一定要坚持的风雨无阻,否则可就不只是大祸临头这么简单了,所以请骨灰的人,你们可要决定好。”

不等刘老板决定,司阳看了眼那个薛锐:“走吧,去小区看看,趁着天亮之前都解决了。”

薛锐连忙应了一声,走在前面带路。

最后刘老板前思后想,还是决定自己来,拜祭而已,就当是自家祖宗一样的拜祭一下也没什么,经过了这一晚上的事情,他自然相信鬼神一说,哪里敢轻易断了,只求这位不知姓名但貌似身份不凡的老祖宗能保佑他们一家平安就好。

去小区的路上,王正诚实在是好奇的不得了:“司大师,您知道那个骨灰是谁的吗?为什么潦草下葬,还是火化,偏偏还有一队阴兵保护,还有个那么厉害的陪葬品,这实在是太矛盾了,会不会那些阴兵其实是保护那些陪葬品的?”

司阳道:“华夏数千年的历史,史上有名的,史上无名的王公贵族多如蚂蚁,这无墓无碑的谁能知道是谁,看那个骨灰盒上雕龙画凤,而且龙是四爪,应该是某个朝代的皇子或者公主,至于这般下葬的原因,不外乎死的不光彩,甚至被身份更高的人憎恨,不过有人恨自然也会有人爱,因此陪葬品不少,甚至炼出一队士兵来守护,却碍于皇权,不敢随便移葬陵墓而已。”

他虽然没有细看埋葬的人是谁,但也大致看到了一些过往的片段,皇子皇孙,淫|乱|后宫,甚至是乱|伦|之禁,还能全尸焚烧下葬没有草草扔了乱葬岗或者五马分尸,已经算是仁慈了吧。幽幽深宫,一个能力卓绝,江山继承人,一个婢女所生,无权无势夹缝求生的认命皇子,保谁舍谁自然是一目了然。

当神识触及骨灰盒时,一抹清瘦的背影浮现在眼前,整个画面给人的感觉一片死寂。只是不知道,这人是面对命运被选择的死寂,还是因为被爱人放弃的绝望。

王正诚唏嘘道:“能够炼出那样一群阴兵来,肯定也是个能人,可惜连自己的爱人都护不住,也不知道当年究竟经历过什么。”

小区原本就在工地旁边,之前是因为工地死了人,事情闹得比较大,恐怕是闹事的源头地带,这才先去看了工地,所以走了不到五分钟,就到了闹鬼闹得最凶的小区。

此时王正诚和薛锐的天眼符效还未散去,所以能看到整个小区都笼罩在一片阴暗当中,就连路灯都显得昏昏暗暗,像是蒙上了一层黑沙一般,看的一点都不明亮。

因为小区闹鬼的事情闹腾的有一阵子了,有些见过鬼的吓的不敢住了,在别的地方有住处的也都住外面不敢回来了,甚至就连保安都换了一批又一批,现在巡逻都是三个人以上一起寻,整个小区住户少了,显得特别空荡冷清。

王正诚搓了搓手臂,已经有些热的天气,但是在小区里却觉得一阵阴冷,不由得靠李则知近了些:“事情不是解决了吗,怎么这里还是这么阴啊?”

就连薛锐都不由自主的往李则知身边凑近了几分,大师的气场太大了,尤其是刚刚那简直劈天的一剑,简直跟神人似得,他不敢靠近。这大师的徒弟肯定也有些本事,还是靠近些寻求点庇护。

至于兰谨修,安安静静的跟在司阳身边,保镖这个角色做的相当敬业。

司阳看了一会儿,轻啧了一声,指了指一条简直可以说是四通八达的一道拱形门:“这里开的门,谁指点的?”

薛锐连忙道:“是之前我一直信奉的一个师傅,那个师傅有些本事,看事很准,这些年因为那个师傅的指点,我的事业一路顺风顺水,只是之前师傅来看过,也做过处理,安生了几天,但是很快闹得更凶了,后来那个师傅就再也找不着人了。”

薛锐不愿意相信那位大师是个骗子,这些年那位大师给他的帮助不是假的,他觉得很有可能是这里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那位大师没能帮他压制住,这高人特别好面子,这次失败了觉得没面子了,这才干脆对他避而不见了。不过他想是这么想,但潜意识里,多少还是觉得可能是被骗了,只是自己不愿意相信而已。

司阳道:“开门就是左道,旁门左道这四个人没听说过?不懂风水恐怕都能看出问题,另外,这开门的方向正好在东北角。”

薛锐擦了擦额头的汗:“东,东北角怎么了?”

李则知道:“东北角自古以来就代表着鬼门,古时候的人从来不在东北角的方向开门,甚至连窗都不开,一旦开了,阴气聚集,时间久了,不是阴邪入体,就是鬼魂跟身。”

薛锐的冷汗冒的更多了:“那我把这个门给封上?”

司阳又道:“你这里四个方位的门都是通的吧?”

薛锐点了点头,当初为了业主进出方便,加上一面是商贸广场,一面是绿化建设的越来越好护城河,所以南北门这才开了个笔直的通道,而前后门自然是对应的。

“这是最简单的十字穿堂煞,一般情况下这种煞不是那么容易生成,但你这既开了鬼门,又对应左道,四门对应成十字,你这小区想不闹鬼都难。”

一旁的王正诚道:“你信的那个大师,收了谁的钱想要搞你吧?”

薛锐现在哪里还顾得上深究那个大师,他还以为他小区闹鬼是工地那边的事情闹得,结果是他小区自己的原因,连忙急急的问:“大师,这可有解决的办法?”

司阳道:“东北角的门封上,小区中间改建一个小广场,要有喷泉,将之前那个人让你埋的东西都清理掉,那些都要好好的请走,另外再请一个土地公来镇压在这里,你这里都变成了阴魂的乐园了,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闹出人命来。”

薛锐连忙应声:“那还要不要请其他的什么来?一些风水摆件之类的?”

司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李则知道:“用不着那些,我师父说一尊土地公那就一尊就行,当心请的太多变成请神容易送神难了。”

就在司阳给薛锐看小区的时候,脚步微不可见的顿了顿,兰谨修微微眯了眯眼,司阳侧头朝他道:“这里没什么大问题,天也快亮了,你去那家早餐店买好早餐先回家,我很快回来。”

薛锐连忙道:“这辛苦了一夜,我也准备好了一些早点。”

司阳道:“不了,我计划好的决定不想变。”

兰谨修点了点头,转身就走,走到旁人看不到的阴影地带,身上的衣服顿时一变,他知道只要做过的事情,肯定会留下痕迹,他也没指望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都能隐瞒的很好,既然兰家的人寻着那点线索追来了,那该解决的问题也该解决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