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1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第156章

通过上次从司阳那里得来的消息,兰家一直闭门自查,就连魔鬼林的事情都不再参与了。像兰家这样的家族,要说没一两个死敌自然不可能的,但那些缠斗了几十上百年的可以直接不做考虑了,斗了这么久差不多都知根知底了,而且司阳说了,对方是一个人来寻仇。关于司阳的话他们还是相信的,这样的人,绝对不屑于说谎。

可是他们兰家,大仇上没怎么结,倒是有不少子弟在外做些欺凌人的事情,要如果不是上次提到司阳那块铁板,大概现在依然毫不收敛,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曾经有被欺负人的人得了什么机遇之后来寻仇了。虽然这种可能性简直堪比电视剧一样鬼扯,但谁也不能说没有绝对的可能性。

其中有个长老是死在自己房间的,这算是第一案发现场,原本没抱什么期待,毕竟那人能够神出鬼没的出入兰家,定然修为高深,这样的人行事肯定十分小心,结果没想到,当真寻找到了一点线索,一丝极其微弱的残余能量。

大长老魂牌碎裂,虽然没寻到尸体,但恐怕是尸骨无存了,也不知道那人究竟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要如此狠毒的报复他们。

除了家主之外,兰家只有仅剩的几位长老实力还可一敌,不过兰家还有一群暗中培养的相当于死侍一样的一群人,都是用特殊的办法将修为催生起来,又养在秘密的地方进行生死淘汰,这些人实力强劲,仅在兰一清之下,不过这一生也止步于此了。这些人都是兰家子弟,都是生来就无法修炼的,所以哪怕修为终身无法再进步,对他们来说一辈子也够了。

原本兰一清不舍得将这群人放出来,可是他又实在摸不清多方的实力道什么程度,就连大长老都被杀了,剩下的几个长老若是再有什么损失,那他们兰家的支柱算是倒了一半了。

一直跟在兰一清的身边的少女兰雅是兰一清唯一的徒弟,天赋极高,仅仅二十岁就有堪比长老的修为,以前跟着兰一清一起闭关,只有家族中身居高位的人才知道她的存在,后来跟着兰一清出关后,慢慢就接过了家中的一些大小事务,也算是除了家主和长老之外,整个兰家她最大了。只有事关整个家族利益的大事才需要长老来决定,所以自从兰雅出关后,整个兰家已经相当于她说了算了。

但到底只是个二十岁的女孩,修为高,又有些心高气傲,初涉兰家内务的时候虽然狠狠镇压了兰家的一些人,但想要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所有人信服,凭借身份压人肯定是不行的,于是想要更多的展露一下自己的实力,兰雅就请命,这次让她带着那群死侍去探一探那个人的底。

兰一清相信兰雅的实力,也的确想要好好磨练一下自己的徒弟,不过他不知道对方实力如何,有些犹豫。但这地球本身就是个末法时代,能够筑基的也就那两人,能跟他们兰家结仇的,定然是当年兰家做过什么欺负人的事情,既然如此,想来实力非凡却也不可能逆天。于是叮嘱兰雅,此次若是寻到了人,那就摸一摸对方的底,能够拿下最好,若是情势不妙,一定不要恋战。

这次兰雅直接带着二十人出来,一路寻到了工地,刚刚兰谨修在这里动用过神识查探过地下的东西,因此才泄露了踪迹。不过当兰雅等人找过来的时候,工地上已经没有人了。不过气息才散不久,可能是刚离开,正当她准备让人散开去找的时候,周围突然一阵灵力波动。

兰谨修凌空而战,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你们在找我吗?”

兰雅咻地抬起头来,微微眯眼着看那个一身黑衣黑面罩的人,冷声道:“你就是杀我兰家长老的凶手?”

兰谨修看着那个领头的少女,眼神冰冷如刀:“都找过来了还问这种话,是在拖延时间等帮手?”

兰雅冷哼了一声:“我只是不想杀错了人。”

兰谨修身体微微一动,直接落到了地上:“正好,我也没打算让你们活着回去。”

眼前这个女人兰谨修认识,虽然模样长开了些,但外形轮廓依稀能看出小时候的影子。当年他见到还是小孩的兰雅时,兰雅才七岁不到,还没送到兰一清身边,但已经被兰一清收为了徒弟。

那年祭祖的时候,这女孩站在大长老身边,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裙,漂亮的像个仙女,一群同辈的兰家子弟围着兰雅大献殷勤各种追捧,刚好他的妹妹兰玉琢往房间走,在半途上遇见了。

那时候他跟玉琢在兰家就连下人的孩子都不如,谁都能欺负一下,他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玉琢的脸上被这个兰雅抽了一道简直深可见骨的伤痕。要如果不是当时玉琢拜了尚奇水为师,尚奇水直接出面阻拦,玉琢恐怕早就因为得罪这个兰雅而直接被打死。

他虽然不至于要将当年欺负过他们兄妹的人全部杀尽,但这个兰雅绝对不能留,要怪就怪她是兰一清的徒弟,不过那么小就能做出这种随意取人性命的事,这女人留着也是个祸患。

兰雅不是莽撞的人,不会因为兰谨修的话而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既然找到了这个凶手,兰雅微微后退了一步,那早已潜伏在四周的死侍顿时群攻而起。

兰谨修知道兰家在暗中培养着什么,却从未接触过,这群人又是厮杀惯了的,讲究的就是快很准,能够一招解决就绝对不会用两招,要在一切变故发生之前杀死对方自己才能有活路。所以当兰雅发起攻击的指令时,众人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所有的修为,只希望能速战速决。

而兰雅退居一旁,在没有摸清对方路数前,好好观察再下手才能稳中取胜。

二十个死侍的围攻算是兰谨修对兰家经行暗杀以来,头一次遇到令他感到棘手的强敌,没想到兰家竟然暗藏了这样一帮厉害的杀手,幸亏没有冒然去杀兰一清,果然一点点削弱对方的力量进行蚕食才是对的。留着兰自明虽然冒险,但也不是完全没用。

司阳打发了薛锐,他那个小区一切问题都是人为的,被人暗中算计,开了个鬼门,在小区里闹得人家宅不宁,弄得整个小区阴气浓郁,正好工地动工,被人拿了陪葬品,招惹了阴兵,一些事情连着一起来,看起来就像是这一带都有问题一样。将一些问题的起因点开,剩下的就让李则知跟进处理了。

不过此刻有些东西想买也买不到,只能等着天亮以后,所以司阳直接带着李则知来观战了。

李则知看了一会儿,下意识吞了吞口水,看了看师父:“师父,我能去帮忙吗?”那一群人看起来好厉害,一个个招招都要人命,看到他也想上去打一场。

司阳道:“那是你兰叔的家事。”

李则知哦了一声,有几分小失望,不过也有些担心,他总是跟兰叔一起练招,虽然他知道每次兰叔都没有尽全力,但大致的实力多少还是能感觉到的,所以不免有些担心,眼前那群人若是只来几个,他觉得兰叔很快就能解决,但二十个人群攻,就算是兰叔,估计也是够呛,更何况,还有一个女人站在一旁,似乎在等着下手的机会。

此时场中的兰谨修的确招架的有些吃力,但远没有外人所以为的那般艰难,随着身上一条条挂彩,他故意露出一个漏洞来,一直伺机在侧的兰雅立即便动了,一把成年人小臂长的短剑直直的朝着兰谨修攻了过去。

兰谨修微微翘了翘嘴角,一个转身,周身气势一变,一声龙吟从天空中炸响,在场上众人攻势微顿的一瞬间,兰谨修的身影如闪电一般消失在了比斗的中心圈子,瞬间出现在了兰雅的身侧。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先解决兰雅,至于剩下的人,既然送来了,那就一个都别人,他也要兰一清好好尝尝肉疼的滋味。

当兰谨修一动的时候,兰雅就知道自己中计了,于是当机立断的想要退后,但现在的形势已经由不得她,只得硬生生的接了一掌,但却本能的用不致命的地方去抵挡。兰谨修见状,立即将掌改为爪,生生被兰谨修扯断了一条手臂。

这里可不是修仙界,白骨生肌断臂还能再生,这里断了就彻底断了。当下兰雅彻底的乱了心神,哪个女孩子可以接受自己变成了残缺之人,尤其是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那一刻她彻底慌了,到底只是个二十岁的女孩,哪怕天赋好修为高,但经历的事情到底是少了。于是转身跑。

但这送上门的,兰谨修怎么可能让她跑。直接用灵力借助龙气凝结出一条龙型朝着那群死侍攻了过去。而他自己飞身去抓兰雅。

一直等着兰雅回来的兰一清坐在兰家的议事厅里,一些长老同样坐等消息。一个兰家的掌事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家主!家主不好了!雅小姐的魂牌,裂了!”

第157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