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1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听到掌事过来禀报的消息,兰一清坐着半天没动弹,整个会议厅里的长老先是看了眼家主,压制住心中的震惊和面对强敌时恐惧的微颤垂眸不语,议事厅里的氛围一瞬间简直降到了冰点。来报告的掌事微微躬着身体,低着头等待着稍后的狂风暴雨,额头的冷汗更是一滴滴的低落在地上,很快就形成了一片不算小的水渍。

就在众人以为自己要冻死的时候,兰一清声音不轻不重的缓缓开口:“你是说,小雅的魂牌碎了?”

掌事擦了擦汗,虽然尽力稳住自己,但声音还是无法控制的带着微颤:“是。”

兰一清轻轻转动着手上戴着的戒指,停顿了好一会儿:“那小雅带去的人呢?”

掌事道:“在雅小姐魂牌碎裂之前都还没事,看到雅小姐的魂牌碎了,我就急忙过来禀告了。”

兰一清看了他一眼:“去看看。”

掌事连忙点了点头,转身就准备去看看那二十个人的魂牌,不过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负责看守魂牌的弟子一脸惶恐的跑了过来,耳语了几句后,掌事一脸死灰的再次进了议事厅。

“家主,那二十个弟子的魂牌正在一个接着一个碎掉,有些是接连碎掉,有些间隔了十来分钟,看守的弟子过来的时候,已经碎了一半。”

兰一清道:“带上剩下的人,除了二长老之外,其余人跟我走。”说完便起身往外走。

二长老猛地抬头看向兰一清:“家主!”

兰一清冷冷道:“兰家不会完的,如果我的魂牌也碎了,你带着人退回兰家的祖地,那里有兰家祖辈大能设下的防护阵,哪怕是筑基修士都未必能破了那大阵,你们在里面不用担心安全,只要还有兰家的人在,总有再起来的那一天!”

二长老连忙道:“就算去,也应该是家主带着人去,老大不在了,自然是我留下镇守祖宅!”

三长老也连忙起身道:“一个小贼而已,何至于将我兰家逼至如此地步,不若我们先行退避开,等寻出凶手的身份再做筹谋,就不信我偌大的兰家,会被一个人给灭了族!”

兰一清沉声道:“好了,此事你们只需要听从安排。”说着眸子一冷:“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杀我徒儿,毁我死侍!”

“既然你这么想看我,那现在就好好看看。”

议事厅外,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不知何时出现,悠哉的踱步走了进来,扫了眼场上的众人,一个闪身不客气的坐到了主座上。

整个兰家瞬间紧绷至极致,尤其是兰一清,那面无表情的脸上虽然看不出什么情绪来,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现在已经怒到了极致。兰家主宅,被一个人出入如无人之地,尤其是他自己都是在对方说话时才发现来人,也不知道这修为到底高到了什么程度!

兰谨修在工地着实苦战了一番,比起娇生惯养空有修为的兰雅,那群死侍当真是不好解决,修为高,能力强,要如果他们不是兰一清的人,兰谨修当真舍不得杀,这样的人才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力才能培养起来,可惜这些人注定不会为他所用,那就只能杀了。

今日杀的痛快,可他自身也伤的不轻,他知道今天他杀了这些人,兰一清绝对不可能再没有任何行动,无论是派遣出家中隐藏的剩余那部分力量,还是自己亲自动手,定然会连夜前来。所以他问司阳要了一颗丹药,原本想着只是缓解一下身上的伤势,不说能给兰一清造成什么样的伤害,但哪怕是遇上了,也能脱身。

没想到司阳的丹药竟然如此神奇,虽说伤不致命,但也着实不轻,可是一颗丹药下去从内而外竟然都好的透透的,并且体内消耗的灵力瞬间充盈了起来。

伴随着还未平息的战意,以及内体那简直吃了十全大补丹似得丹药,兰谨修干脆上门来。若是能一举解决是最好,实在不行他怎么样也能给兰家再造成一次重创。

不过没想到,来了兰家之后听到兰一清的安排,看来他杀的那些人,已经是兰家很不得了的力量了,否则他们怎么会退避到祖地去。堂堂兰家,被人逼至躲入祖地,这事要是传出去,那可比兰家整个灭族还要令人笑话。

不过就算是这样,兰谨修也并没有大意,对付这种活了上百年的人,再小心都不为过。

兰一清目光沉沉的看着黑衣人:“既然来了,何不以真面目示人,还是说,你见不得人?”

兰谨修轻笑了一声:“记住我的模样,好去地府告状?”

议事厅外,兰家众人已经将这里重重包围了,跟着司阳一起来看热闹的李则知站在能看得到议事厅里情况的房檐上,盯着外面重重包围的人,有些担忧道:“虽然兰叔很厉害,但刚刚都那么惨烈的打了一场,现在还深入了兰家内部,师父,如果等下兰叔有危险,您会出手吗?”

司阳干脆利落道:“不会。”

李则知傻乎乎的啊了一声:“为,为什么?”他以为,他师父跟兰叔的关系很好,就连兰姨都不知道的兰叔的秘密,他师父都知道,两人还总是形影不离的,如果遇到了致命的危险,师父是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司阳看了他一眼:“有些路只能自己走,别人插手了,那后面的,很有可能会变成死路。更何况,想要成为真正强大的人,无论身心,就必须不能有所依赖。”

李则知微微抿了抿唇:“那师父,我...”

李则知的话还没说完,司阳就直接打断道:“你们不一样。”

李则知不解道:“不一样?”

司阳笑了笑:“当然不一样,你有师父,有足够的时间成长,他只有自己,只能靠自己。”

看着兰家议事厅内形单影只,被重重包围到孤立无援的兰谨修,李则知的心绪无比的复杂。

而在剑拔弩张氛围中的兰谨修却是神态悠然的看着兰一清,兰一清并没有被他的话激怒,反倒是挥手让兰家的护卫队退下,随意的坐到了椅子上。

兰一清到底做了家主这么多年,外加气场修为,哪怕坐在了下座,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气势,一脸平静的看着兰谨修:“既然你今天现身兰家,那就表示要与我兰家的恩怨有个了结,在那之前,你总该告诉我,我兰家是如何得罪你了,若是这中间有什么误会,拼个不死不休的,对双方都没好处。”

兰谨修冷冷道:“没有误会,我的父母就是死在你们兰家人手中,我亲眼所见,所以不存在误会,我与你们兰家,只有不死不休的结局。”

兰一清微微抬起下颚挑眉:“我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依仗,不过我兰家在世这么多年,底牌自然是有一些的,当年害死你父母的人是谁,若是真有此事,我愿意将人交出来,这样一来,你仇也报了,又不必损害自身。”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