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1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嗤笑了一声:“你可真是个好家主啊。”

兰一清看着他没说话。

兰谨修掩盖在面罩下的脸上慢慢勾起了嘴角:“我拒绝,你们是想要一起上,还是你先以身士卒?”

二长老首先站了出来:“既然如此,不若你先跟我过过招!”

兰谨修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散发着灵光的长剑渐渐在他的手中显形。这剑是司阳送他的,就是当日在魔鬼林中,杀死那群黑巫的龙血剑。后来他有用司阳教他的办法炼制融合了一次,这剑倒是跟他越来越契合了。

见到这人拿出了武器,那把剑还微微发着争鸣之音,而剑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更是令兰一清隐隐感到心悸。

就在兰谨修动作之前,兰一清一把挡在了二长老的身前:“慢着!”

兰谨修看向兰一清。

兰一清道:“我与你打,如果我输了,你与兰家的恩怨一笔勾销,不得伤我兰家众人。”

兰谨修看着兰一清,一字一句道:“你做梦。”说完提着剑就攻了上去。

兰一清喝退众人,直接与兰谨修缠斗起来。

兰谨修之前一直没有对兰家有直接的动作就是因为不知道兰一清的实力到底如何,但接下兰一清的第一招时,他就知道,今天定然又是一场恶战,这个兰一清,比他所想的还要隐藏的深。

兰一清此时同样也是心惊不已,他的修为早在二十年前就与筑基只剩一层壁垒的差距,这二十年的闭关他一直在寻找筑基的突破点,可惜道法的缺失,他又没有那个悟性能够自己领悟,这才一直被耽搁。

像兰谨修这样,哪怕接受了神龙的力量,但融合至今甚至一年都不足,哪怕有司阳的从旁扶持,也不可能一夜之间筑基,所以两人虽然看起来像是打的不相上下,但无论是兰一清还是兰谨修,都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又因为不知对方的底牌,所以才一直相互试探。

李则知注意到有人趁着那边激烈的颤抖偷偷溜走了,他看了看师父。

司阳道:“认真观战。”

李则知这才收回心思,好好的看了起来。

随着跟兰一清的激战,兰谨修体内神龙的力量也随之被激发的越来越多,手中的龙血剑感受着龙的气息,越发威势大涨,灵器对上法器,这让兰一清招架的吃力不已。

就在这时,一声嗡的钟声响起,兰一清冷冷的勾起了嘴角。但看到对方的攻势丝毫不受影响,顿时心神一震。这一瞬间的微怔让兰谨修成功的在他身上刺了一剑。

那钟声是兰家主宅当年所设的大阵,大阵因消耗太大,仅剩的灵气能源只能支持开设一次,所以除非有灭族之灾,这阵是绝对不能随便开启的。一旦大阵开启,身处阵内的非家族血脉之人,一律都会被诛杀。可是眼前这人丝毫不受影响,这证明他是兰家的人。

电光火石之间,兰一清脱口而出道:“兰谨修!”

兰谨修停下了攻势,当着兰一清拿开了面罩,一双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兰一清,随即展开一抹冷笑:“去给我的父母陪葬吧,兰一清。”

第158章

黑衣蒙面人是兰谨修,那个将他们兰家杀的几乎逼至祖地的凶徒,杀了他最得意的徒弟,还有那么多个精心培养的死侍,这个人竟然是兰谨修!

看到兰谨修,不免的就像是那个为保兰谨修不惜跟整个兰家结仇的司阳,还有用矿脉买来的消息。兰一清真心差点一口血给哽出来。

“好啊!好个兰谨修!好一个司阳!如此将老夫当猴耍!好好好,你们当真是好!!”

隐在上空目睹一切的李则知无语道:“这老匹夫自己做的孽,怪师父干什么,师父又没有插手他们的事情,这种人怎么当上家主的。”

司阳笑了笑:“那你觉得什么样的人能当家主。”

“像兰家这么大的家主,这家主肯定是非常有能力有远见的,很厉害的那种,可我怎么觉得这个兰家家主这么弱呢,从头到尾好像都被兰叔牵着鼻子走,刚刚看他跟兰叔的缠斗,也没有厉害到哪里去,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家主的。”

司阳道:“一个村子里,领导能力最强的可以当村长,但村长进了城,还是个农民,一个小城里,能力最强的可以当市长,但市长进了京,也只是个地方小官。”

李则知默默没说话了,所以果然是他期望太高了吗,不过如果不是一开始遇见师父,跟在师父身边各种学习,见到兰一清这样的人,大概也会被吓的腿软吧。

有人见这人竟然是兰谨修,极度震惊过后,便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在他们眼里,兰谨修跟他妹妹就是个拖累,就是个再如何都不会有出息的人。

当年天魔人的事情就是兰谨修的父亲泄露了消息,这让当时兰家的人花了极大的力气去收尾,这种事如果被华夏政府知道了,整个兰家都得不了好。后来又因为兰谨修的父亲要退出,一旦涉及这种事,怎么可能让人退出,想退出只有死。

当初原本想把这一对兄妹都斩草除根的,可是当年兰家天赋最强的一个卜命天师兰文苍用命给兰家算出了二十年后兰家盛极必衰的预言,又算出那一线生机在这两个孩子身上,所以兰一清就将这两个孩子给留下了,不过就是一口饭吃,总归也翻不起多大的浪。

结果没想到,生机没看到,却造成了兰家如今的大难。不过当看到是兰谨修之后,众人只觉得悬在头上的剑落了下来。所有的恐惧源于未知,当他们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时候,就会各种猜测幻想,但知道这人是兰谨修后,事情自然也就不那么可怕了,只是他们想不通,那个从来被煞气缠身的弱鸡,怎么就变成了今天这么厉害的杀手。

同样的问题兰一清自然也想到了,于是沉声道:“是司阳解决了你身上的煞气,帮你修炼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