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2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冷冷扫了眼见到他之后似乎松了口气的众人,随即看向兰一清:“很遗憾的告诉你,不是,甚至很有可能,我是你们兰家唯一成功的天魔人。”

听到这话,兰一清瞳孔一缩,又听兰谨修继续道:“还是你们兰家,唯一成功进入过两次血池的人。当我从血池活着出来的那一天,我就在等着你出关,等着跟你们好好清算的这一天。”

兰一清道:“你在为你父母报仇,可你现在做的不同样是枉杀无辜的事,当年的事情你父亲同样是参与者。”

兰谨修一抬手,那枚之前兰家一直想要找回的白玉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看到兰一清的脸色微变,兰谨修道:“是不是无辜,你再说一次,我可以当着众人的面,让他们好好看看这白玉当中,被你隐藏的东西。”

兰谨修说完看向众人:“你们想知道这个白玉里真正的秘密吗?”

几个长老不想让兰谨修危言耸听,立即道:“你休要转移视听,你到底要怎么样,若是要战,那就尽管一战!”

兰谨修将白玉抛掷半空中,用灵力一催动,借助司阳的玄隐镜,将白玉中隐藏的东西全都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投射出来的东西大半都是关于血池和天魔人的记载,不少兰家子弟这才知道关于血池和天魔人的事情。

除此之外,还有一则血祭兵解之术,但不等众人细看,几个长老见状,立即飞速冲了过去,想要阻拦,却被突如其来的一股力量给打开了。

司阳带着李则知悠哉的从半空中落了下来:“想不到深更半夜的,兰家如此热闹。”

那些认识司阳的,见到司阳的瞬间脸色大变,不认识司阳的早就被场中的情况给搞的不知所措了,更何况家主长老都在,也由不得他们这些人说什么。

兰一清几乎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司阳:“这是我兰家的主宅,司道友不请自来,似乎有些不合礼数吧。”

司阳笑眯眯的看向兰一清:“你在跟我谈礼数?你确定?”

兰一清心中猛然一悸,随即一股无力的愤恨在心中展开,他不知道司阳的修为到底高到了什么程度,但他知道,他打不过司阳。所以即便面对司阳如此直接毫不掩饰的挑衅,他除了忍了,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司阳轻笑了一声,直接走到了议事厅的台阶上,手一挥,一张舒适的座椅凭空出现,司阳走过去坐下,看着众人道:“我就是路过看看,你们继续。”

兰一清几乎咬着牙道:“如今是兰谨修自己回来寻仇,司道友今日可是还要为他主事?”

司阳道:“个人恩怨个人解,我自然不会插手,我只是对这白玉中的血祭兵解之术感兴趣,以他人血肉之魂来祭,兵解自身,保其修为重塑肉身,兰一清,你们兰家到底是为了天师的出路研究天魔人,还是想要培养出一些天魔人来血祭,然后让自己重新活一遍?这血祭之法看起来似乎有些残缺,不过这上面所写可没有硬性规定什么样的人,那若是将这血祭之法用在了修士身上,一个不小心着了道,那岂不是修士的修为全都会被你所得,一部残缺的功法是需要不断完善的,兰一清,你为了钻研这个血祭,究竟杀了多少人?”

司阳说完微微眯了眯眼:“还是说一开始我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目标?”

兰一清端着一张无比镇定的脸道:“这话司道友可不能乱说,这白玉也是我从祖上先辈那里得来,我兰家的确在培养天魔人,可是前不久我们才知道,所谓的血池不过是那群黑巫放出来的虚晃消息,为的只是充盈他们所占据的血池力量而已,兰谨修能够成为天魔人,那也是他的机缘,至于兵解之术,如此深奥之法,不说本身功法就残缺,就以如今地球稀薄的灵气,根本无法办到。而且如果我真的有心兵解,那又如何会将白玉流失在外,甚至知道它被兰谨修所得,定然会为了保住秘密不顾一切的寻回才是。”

司阳摆摆手:“无所谓了,这种粗陋的功法也只是个下等货色,不过现在你们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吧,兰谨修,你与兰家的仇,打算如何了结?”

兰谨修道:“自然是跟兰一清,不死不休。”

司阳道:“既然如此,我我做个见证吧,你们二人决战一场,若是你死了,我会将你尸体带回去让你妹妹替你安葬,如果兰一清死了,你与兰家的仇也算是结了,如何?”

兰谨修道:“没问题。”然后看向兰一清。

兰一清却看向司阳:“既然司道友今日并非是来替兰谨修做主的,那么我兰家的家务事,司道友似乎也不便插手才是。”

司阳轻笑道:“看来是兰家主觉得我多管闲事了,如今生活无聊,遇到点闲事就忍不住想管管,的确是我管的宽了,既然兰家主不愿意让我做见证,那我也不勉强了,随你们如何处事吧,不过让我看看热闹总该不过分吧,我保证不插手。”

兰一清很想说过分,怎么不过分了,家丑还不可外扬呢!不过看司阳那笑眯眯的模样,他要是再说个不可以,他觉得这就是在给司阳动手的借口,于是只能忍气吞声的应了。

这时兰谨修轻抚着剑身道:“既然你不愿意跟我单打独斗,那就一起来吧。”

兰一清微微往后退了半步,不知道什么时候隐藏在暗处的死侍刷刷一下齐齐现身。之前二十个已经让兰谨修恶战了一番,现在出现的这些,粗略的一扫,至少有四五十个,这种死侍能培养这么多,估计兰家当真是下了血本。不过恐怕也只剩这么多了。

兰谨修提起剑,冰冷的眸子划过这群围攻他的人,可惜了。身形一动,就直接缠斗在了众人之中。这一次兰谨修再没有慢慢的试探底线,而是出手就是杀招。

他身上浓浓的战意甚至凝结出了巨龙的虚影,巨大的威压震慑着场中众人,更甚至让那群死侍的出招有所滞缓。

之前还与之恶战的兰谨修,此时却是身形极快的动作,几乎是五招之内便解决掉一个,直把一旁的兰一清看的双目血红,当下再也忍不得,取出自己可以算是本命武器的双刀亲身上阵:“小子,找死!”

兰谨修冷冷望去:“等的就是你。”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从他体内腾飞出的龙影一声龙吟瞬间响彻天际,兰谨修笔直的朝着兰一清挥剑而去,那突然爆发出来的威压直接将围攻他的人生生震开。

兰一清瞳孔猛缩,现在的兰谨修跟刚刚跟他打斗的兰谨修完全就不像一个人,一下子,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第159章

此时的兰谨修就像是一头猛龙,锐不可挡。兰一清虽然说修为不算低,在地球上绝对是佼佼者,但长久被人供奉的心气高了些,心思也越来越往歪处走,纷乱的杂事多了,根本没有沉浸在修炼上,可以说好几十年没有直接跟人动真家伙了,一些招式上明显有所滞涩,但兰一清也是凭借自身实力脚踏实地的走到今天来的,修为和经验都能弥补这么多年疏于修炼的不足,所以一时间,兰谨修隐隐落了下风。

见到兰谨修似乎被兰一清给压制住了,那些还活着的死侍立即爬起来冲了上去,他们训练了这么多年,一个个都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哪怕修为可能差兰谨修一些,但人数上绝对占据了优势,而且还有个跟兰谨修打的不相上下的家主,可以说是稳操胜券。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