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2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知道今天绝对是一场恶战,不是兰一清死就是他亡,当真是把看家本领都拿出来了。如果就是他跟兰一清单打独斗的话,他不是没把握能够杀了他,但是还有这一群死侍,以及守在四面八方等着找到他命门打算一击致命的几个长老。

然而面对如此绝境,兰谨修越发冷静了,这么多年过来,哪一次不是从绝境中谷底反弹,尤其是,那边还有一个人正看着他,等着他,他更加不能败!

一瞬间兰谨修的攻势越发猛烈起来。

一旁悠闲撑着下颚观战的司阳却是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兰谨修似乎有些急躁了。

兰谨修的变化,与他交斗的兰一清自然感觉到了,猛然激烈起来的攻势他不怕,怕的就是对手的稳扎稳打,有些人是速战型,这种人拖久了就是输,有些人则是持久战,越战越勇,这种人才可怕。兰谨修的招式变化不就代表他急了,只要急了就会乱。

不过现在场上的局势已经相当明确了,连同他在内,这么多人围攻今天还能输,那这个兰家的灭族也是活该了。所以现在兰一清倒也不急着解决这个兰谨修了,这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成长到了这般程度,的确是个有本事的人,今天这一战也让他发现了自身的问题,既然有个强劲的对手,何不好好利用一番,磨练了自己,同时也能磨练一下他的死侍们。不过前提是,司阳不插手。

余光中,兰一清下意识朝司阳看了一眼,见他依旧悠哉看戏,似乎完全不在意兰谨修生死的模样,心下微微一松。只要这人当真不搀和进来,今天兰谨修必死无疑!

跟在司阳身边的李则知紧张的心脏狂跳,这局势,兰叔要输啊,不知道如果兰一清下杀招的时候他冲出去,会不会被师父骂死。

当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兰谨修已经战成了一个血人,满地的尸体,全都是兰家培养出来的精英,几个长老如果不是为了守住各个方位,恐怕也已经加入了战局。不过他们看到家主对付的游刃有余,倒也不复之前那般紧绷,一个个见家主像是猫玩老鼠的,甚至露出得意之色。

兰一清的双刀上满是兰谨修的血,虽然每次致命的地方都被兰谨修被避过去了,但一处又一处的伤口增加,用不了多久也能耗死他:“仅凭一己之力就想撼动兰家,今日你也算死的不冤!”

兰谨修喘|着|粗气,一滴滴的血顺着剑身落在了地上,那双黑沉的眸子里没有半点绝望之色,看着兰一清的眼神依旧杀气腾腾。

兰一清见他见了棺材都不落泪,顿时冷哼了一声:“你若是跪地认错,我留你一个全尸。”

兰谨修嗤笑了一声:“没到最后,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

兰一清冷冷道:“冥顽不灵!”说完双刀一收,直接一掌朝着兰谨修的天灵盖打了上去。

就在兰一清攻来的那一瞬间,兰谨修手中的长剑嗡地一声在兰谨修的手中颤动不已,而震动时所爆发出来的能量直接向四周投散开来,兰一清及时避开,却还是被余威扫到,只觉得五脏像是被一只巨大的手掌狠狠拽住,猛地一疼,险些没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兰谨修死死的抓住不知为何突然争鸣的长剑,只觉得剑的手柄越来越烫,简直要将他的手给烫烂一样,可就算是这样,他也依然没有松开分毫,本能的抓的更紧了。

此时场外围观的人只看到兰谨修浑身被笼罩在了一层力量结界中,这股结界散发着淡淡透明的莹白,刚才兰一清就是被这层结界给弹开的,而里面的兰谨修身上的皮肉处也一阵一阵的浮现出什么东西来,若隐若现,细细看去像是鱼鳞一样的东西。

李则知忍不住道:“师父,兰叔他怎么了?”

司阳道:“大概兽血沸腾了吧。”

李则知:“......”这听起来感觉不像是什么好话啊。

兰一清也被这一变故弄得有些懵,当下也不给兰谨修时间,一个进攻的手势,包括那几个围住各个方位的长老,一个个直接取出本命武器猛地朝着兰谨修飞身而去。

而此时将兰谨修罩住的强大龙气哪里会允许这些人近身,察觉到致命杀招攻击过来,灵力猛地一个爆发,将那些人轰然炸开。

兰谨修紧了紧手中的长剑,他只觉得身体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那东西让他几乎枯竭的灵气再次充盈起来,战了整整一夜的疲惫和消耗也像是血条急速上升一般,整个人简直有用不完的力气。身体里暴涨的力量让他想要狠狠发泄出来,而他发泄的途径,就是眼前的这群人。

谁也搞不清楚原本大好的局势怎么就急转直下了,刚刚还呈现败势的兰谨修简直就跟突然变身似得,猛地跟个超级赛亚人一样,生生杀红了眼。

一时围拢上来的死侍不少都死于兰谨修的剑下,这种碾压似得斩杀让兰家的长老甚至兰一清上前的时候都下意识有几分的放不开,但如此不趁着现在杀了兰谨修,给他时间恢复过来,那就真的是兰家的灭族之时了。

在抵挡兰谨修几乎暴起的攻击时,兰一清无比的后悔,在能够杀兰谨修的时候就应该直接下杀招才是。不过再怎么后悔也晚了,彻底融合了龙的力量的兰谨修实力暴涨,现在又是初次的融合,更是一下子猛地爆发出来,哪怕筑基大圆满的修士此时的兰谨修都杀得了,更何况是兰一清这些人。

兰一清明白事情已经不可控,急忙朝司阳道:“司道友!此人不知为何突然发狂,未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不若你我合力先将他制服,我兰家与他之间的恩怨尽可择日再战!”

司阳轻笑了一声,语气悠悠道:“你们兰家的家务事我不便插手,我只是个闲着无聊来看热闹的。”

兰一清只觉得体内血气翻腾的厉害,这个司阳简直就是他们兰家的克星:“此人明显已经走火入魔,若不尽快压制住,定然会惹出更大的乱子来!司道友,现在已经不是个人恩怨的时候了,这兰谨修此时神思不清,一旦跑出去,还不知道会害及多少无辜!”

正在兰一清找着各种理由接口希望司阳能出手压制的时候,兰谨修的长剑直接刺到了他的脸色。兰一清猛地闪身一躲,脸上避免了被刺一个大窟窿,但却被剑微扫到,从耳朵到下巴,伤痕直接横截了半张脸。

兰一清惨痛的捂住鲜血直流的脸,长老和死侍见状纷纷冲了上来,兰谨修长剑一扫,剑气直接将那些人如落叶一般的扫开,另一只手连续几掌打在了兰一清的身上,直接废了他全身的筋脉。

在众人撕心裂肺的喊着家主的声音中,兰谨修剑尖指着兰一清:“跪下求饶,我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兰一清死死的盯着兰谨修:“杀了我,你也别想活,四大家的平衡一旦打破,你以为你自己还能落个什么好!”

兰谨修闻言一笑:“谁说平衡会被打破,只不过换了个家主而已。”

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兰一清直接大笑出声,那脸上的伤痕越发显得狰狞起来:“就凭你!你以为你杀了我,兰家就能是你做主了吗!”

兰谨修看了眼众人,被他看到的人本能的后退,兰谨修勾唇一笑:“没关系,不听话的杀了就是,哪怕把整个兰家的人全都杀光,我也无所谓。”

兰谨修的话音落下,院外走进来了一个人,众人仿佛见鬼一般。而这人直接走到兰谨修的面前,看了看兰一清,眼中有些沉痛,却还是向着兰谨修半跪了下来,喊道:“家主。”

那几个长老看到本来应该死掉的兰自明,不可置信道:“大长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