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2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大哥!你怎么可以!”

兰谨修将剑尖指向那群长老,其中一个立刻站了出来:“要杀就杀!让我服你,绝对不可能!”

刷地一声,众人甚至都没看到兰谨修如何出的招式,那人就直接鲜血喷射而出的倒在了地上。

见这个杀神当真不是开玩笑,所有的人脸都白了,有人见机快,见大长老都倒戈了,便立即跟着跪下朝兰谨修喊家主。

最后场中还在坚持的只有还活着的几个长老和死活都要忠于兰一清的家中老者,以及死侍。

兰谨修道:“是你们自我了结,还是要让我动手。”

兰自明这时出声道:“家主,家族的破而后立需要立威,同样需要仁慈。”

有人直接呸了一声:“兰自明,我们才不要你求情,要杀就杀!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窝囊投敌吗!”

一道剑光闪过,咚咚几声,又是几个人倒了下去,兰谨修看向兰自明:“留个全尸,就是我给他们的仁慈。”

看着昔日的兄弟,兰自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从他选择新主,他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一天,只是兰家不能亡,兰家的血脉不能断。

大院中除了死的,就是向兰谨修臣服跪下去的,兰谨修逆光而战,浑身浴血,朝着司阳扬起一个笑容来,从此以后,兰家彻底易主。

第160章

兰家一夜之间易主了,这件事简直就像是惊天雷一般在玄门圈内炸开了锅。更让人跌破了眼镜的是,新家主竟然是那个煞气缠身,注定活不久的兰谨修。

当兰玉琢从二组成员那里听到这个消息时候,直接一口水喷对方的脸上去了:“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好吗,易主我哥?就算易主司阳哥的徒弟那也比易主我哥靠谱,这瞎消息从哪儿传出来的,也太离谱了吧。”

和尚啧啧道:“你还是他亲妹呢,这么大的消息你都不知道,不信你打个电话去问问,不过现在你哥要么在养伤,要么在忙着整顿兰家,不过你哥真的是深藏不露啊,听说牛逼的很,一夜之间将兰家杀的片甲不留!”

兰玉琢还是不信,直接翻了个白眼:“这鬼话你也信,而且我哥要是把兰家杀了个片甲不留,那这世上还哪有兰家,那还易什么主?”

和尚哼了哼:“夸张的描述语法听过没。”

正说着,兰玉琢接到了尚奇水的电话,让她去农庄一趟,兰玉琢立刻跑了过去,然后从师父那儿也听说了这件事,这下彻底傻眼了。她倒是没有责怪哥哥不告诉她,或者至今都没给她只言片语的消息,就是觉得这事也太玄幻了,太不真实了。

跟兰玉琢同样不相信这种事的还有分布全国各地的兰家子弟,不过现在兰家易主了,兰谨修直接将所有人全部召唤了回来。当兰家的椅子上坐的不是兰一清,兰家整个高层几乎被血洗,这就表示四大家的位子已经没有兰家的份了,兰谨修对所谓的四大家也没什么兴趣,不过是个名头,这年头真正的实力才最重要。

可是兰家发展这么多年,枝繁叶茂不说,什么阿猫阿狗都有,就是因为从根子上已经被太过肥沃的土壤给养烂了,这才有了越来越多的歪风邪气。既然现在时候正好,那就干脆好好砍一砍枯烂的树枝。

至于兰家失了四大家的地位,那些原本属于兰家的资源会不会被瓜分,如果没有司阳,那肯定是会被瓜分的。兰谨修虽然打过了兰一清,但不表示能够打过另外几个家主的联合,如果他敢以一己之力去反抗其余几个家族,他这种反骨那些人绝对留不得他。更何况,这么大一个家族,每年能够给国家提供多少资源,如果兰家无法继续提供,那么国家政府也就没必要继续扶持了,其他家族怎么做国家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但如果这件事司阳站出来,有他这么一个后盾,那几个家族就算想要瓜分兰家的产业,恐怕也要掂量一下。而对国家上,不说别的,光是农庄特供就是独一份,其他的资源如果还掌握在手,那么以后给国家的供奉只会更多更好,慢慢的,谁还能小看了易主后的兰家。

无形间,一些传言从兰谨修复仇慢慢就变成了兰家得罪了司阳,司阳觉得亲自动手跌份,于是培养了兰谨修这么一个将死之人,然后拿下了兰家,狠狠打了兰家的脸。比兰谨修复仇这个传言,后面一种说法传的更广,信的人更多。

于是好多人听到司阳这个名字都下意识觉得胆寒,这人得是多狠啊,还真的让得罪了他的家族给灭了门。虽然现在兰家还在,但这在跟不在又有什么区别,兰家的家主都是他扶持上去的呢,不就是跟灭门一个样了吗,这一下威名传的更甚了。

等司阳听到这种传言的时候,不由得失笑,这脑洞大的人啊,就是喜欢想一些有的没的。

而喜欢想这些有的没的除了那些闲着无聊看热闹的之外,还有从医院里面醒来的阿赞蓬。阿赞蓬浑身伤的不轻,除了气急攻心的内伤之外,还有被天雷劈过的伤。这个雷劈可不是一般雷个焦糊,没死就没事了的,所以只能送到吕家专门面对天师所开设的医院里来治疗。

他本身就是吸食一些阴性的东西来修炼,雷又是他的克星,一下子被天雷劈入骨了,小命是保住了,但修为也废了大半,算是没给尽废,留了他一条生机。不过苦修几十栽这一下全都付诸东流了不说,几个无比珍贵的法器,还有一些他养了几十年的宝贝蛊虫全都赔了进去,这让醒来后意识回笼的阿赞蓬又猛吐一口血再次昏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后,听到了过来看诊的天师闲聊的话之后,心里那点小心思也不得不熄了火。

他行走江湖这么些年,自认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却没想到竟然被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孩子给算计了。他回想当晚的种种,自然都想明白了,从头到尾他都是中了司阳的算计,更甚至那些天雷就是司阳引下来的。虽然心中不愿意,但这件事他必须得认了。能够悄无声息的引下天雷,又能将一个注定要死的人扶持的灭掉一个强大的家族,这种人要是再招惹上去,那他根本就是找死。

于是歇了所有的心思之后,哪怕再不甘,也只想将伤养好回他的泰国去。

不过这个想法当庄臣过来时就变了,他这才想起来,一直追查的木盒子还没下落。他一下子被司阳这个人给吓住了,最重要的宝贝都给忘了。于是刚刚偃旗息鼓的阿赞蓬小心思又开始活络起来,只要找到那个木盒子,就算这笔账不去找司阳算回来,他这一趟来华夏也是赚了。

不过阿赞蓬想要独吞那肯定是不可能了,就凭他现在,除了还掌握着一些厉害的东西,但他修为几乎尽废,根本驾驭不了那些蛊虫,如今的他恐怕连庄臣都不如。原本他根本不想跟人分桃子,像黒木盒的存在,看现在华夏的玄门圈子似乎没人知道,虽然有一群特勤部的在追查,但那也是持有木盒的人搞出的人命事件,所以一开始他是想要低调拿下。

不过庄臣这次来告诉他事情有了进展,基本已经锁定了拿着木盒的那个人,但是特勤部的人比他们快了一步,所以不能找个厉害的人来从特勤部的手里抢东西,要不了多久,黒木盒就会落入特勤部的手中,到时候他们再想弄到手就几乎不可能了。

前思后想了许久,阿赞蓬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联系自己的师兄奎达,这件事若是被奎达知道了,阿赞蓬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完全占据木盒,最多从奎达的手中分到一点肉汤喝。可如果不联系奎达,那就连这点肉汤恐怕都没有。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那个司阳,一想到那个笑眯眯的年轻人,阿赞蓬就气得心肝脾肺肾都恨不得炸开了。

不过这些追逐和算计就算司阳知道了也不会放在眼里,他虽然没有见过那个黒木盒,但里面的东西他也猜到了几分,就连当初的兰谨修都看不上眼的东西,更何况是他。

此时的司阳正坐在一家咖啡厅的二楼里看着一楼的一辆公交车,此时的公交车稍微出了点事故,刚刚公交发动的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车轮下传出。倒也不是压到了什么人,是一声惨厉的猫叫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