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2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所以司机下车到车底查看,看到有些血迹,正在找那只被压死的喵咪,还在一边小声的咒骂晦气。

坐在司阳对面的周放好不容易休了个假,打算约着在中都的几个室友聚一聚,正在咖啡厅里坐等集合,这会儿也看到下面发生的事情,轻啧了一声:“听说撞死猫不吉利,老一辈的常说,猫这东西邪性的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司阳点了点头:“是啊,所以招惹什么都不要招惹猫。”

周放惊道:“真的啊?那猫为什么会邪性?”

司阳轻笑了一声:“我又不是猫,我怎么知道。”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从公交上下来的年轻人。除了这个年轻人,还有几个老年人也下来了,他们大概都是觉得撞死了猫不吉利,宁愿顶着炎热再等下一趟车。不过那个年轻人模样气质都远超普通人,所以尤为显眼。

很快公交司机将死掉的猫咪从车轮下给弄了出来,然后丢到了一旁的草丛边上,一会儿应该有环卫工人来清扫,丢了捞猫的木棍子,拍了拍手就上车了。

看到发动的车子,一段血腥无比惨烈的画面从脑海中闪过,司阳收回了目光,垂下眼眸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依然难喝的要死,略嫌弃的放下了咖啡杯。

那辆公交刚刚开动就遇到了一个红绿灯,等到了绿灯后,刚刚发动车子还没几秒钟,轰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就连他们这稍微隔了点距离的咖啡厅都受到了波及,爆炸的震动让店里的桌椅都晃动了一下。

更不用说事发的马路了,刚刚那几个从车上下来的人直接腿软的跪坐在了地上,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他们就死在了车上。

而气质特别突出的年轻人却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蹙了蹙眉之后,并没有在这里多待就走了。

周放整个趴在了窗户往外看:“卧槽!不是吧,这么邪啊!”

司阳叹了口气,这真是一班死亡之车啊。

第161章

公交车爆炸,死了二十七个人,无一生还,这等特大新闻在事发后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刷爆了新闻圈,一些在现场目睹了这一切的群众缓过神来之后,有些急忙从旁边有消防栓的商店拿来消防栓帮着扑火,有些连忙拿出手机拍下现场的画面,很快这则消息就在朋友圈里面疯传。

爆炸的原因还在调查,据说现场惨不忍睹,从车体内部爆炸,车上的人稍微好一点的还能有个全尸,有些炸的连尸体都拼凑不全。

遇到了这种事,周放他们如果不在现场,说不定还能只当个新闻看看,该干嘛干嘛。但目睹了现场,哪里还有心情聚会。加上这事发地已经被围了起来,所有车辆绕道避让,行人也暂时不能放行,李浩是想进来都不行,于是原本挺好的聚会还没开始就直接散了场。

虽然原因还在调查,但很快另外一种说法在网络上传开了,除了现场的一些视频和照片,还有花坛里一只黑白花猫的尸体。有人就说他亲眼目睹了司机先是压死了猫,后来公交才爆炸了。一时间各种灵异版本都冒了出来,直把一些胆小的人看的毛骨悚然,这前后的事情也未免太过凑巧,加上猫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个灵异的东西,更加传的神乎其神。

有些好事者,甚至找到了之前明明已经上了车,但在压死了猫之后又下车的人进行采访,于是各种不科学的说法越传越甚。这次事情闹得大,有视频有目击者还有一些个死里逃生的人各种添油加醋的说,这大概是建国破封建以来,第一次全民迷信了。

一处私家的墓地中,一群穿着黑衣戴着白花的人正围着一块墓碑进行祭奠,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一身深色的休闲装,手里捧着一束小雏菊走了过来,与那群西装白花的人显得尤为格格不入。男人目不斜视,将手中的小雏菊放在了墓碑上,看着墓碑上那苍老而面带慈祥微笑的老人,眸子暗了暗。奶奶不在了,这个世上怕是再也没有人心疼他了。

就在他准备走的时候,几个神情桀骜的人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冷冷的看着男人道:“我说柳逸,这里是我柳家的私人墓园,你以为你姓柳就是我柳家的人了?”

“听说你上次也在那个公交车上,你这算不算祸害遗千年?死了那么多人,怎么偏偏你还在,你的命可真够硬的啊。”

“说不定就是他克死了三叔呢,命硬的克父克母不是很正常。”

“诶,你们可别乱说,这克可是要克生父生母,三叔是不是他爸,还不一定呢。”

跟在那群人身后的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孩,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却说着无比刺心的话:“以前常听家里老佣人说柳逸哥哥的出身有问题,我还不信,虽然他长得不像三叔,但到底是在柳家出生长大的,不过这次事情听说就柳逸哥哥身上没有印记?”

他们柳家跟周家是死对头,一开始是姻亲的关系,但家中的女儿被周家的儿子害的惨死,那是柳老爷子唯一的宝贝女儿,这梁子自然就因此结下。加上他们两家在事业上也算是对头,毕竟高位人人都想争,但位子只有那么几个,有人上去自然就有人下去。那段时间周家运势相当强,好运不断,连连晋升。而他们柳家仿佛被霉神降临一样,各种纰漏不说,就连坐在家中都有祸从天降,因此对周家是眼红加上仇恨。

周家因为柳家女儿的死对柳家其实还是有些心怀愧疚的,所以很多事情上是能让则让。但有些事那是绝对不能退半步的,否则周家早就被啃无全尸了。

后来柳家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周家那个老爷子最寄予厚望的孙子中了邪术,反正也是快要死了,这也让柳家有些人动了歪心思。既然正道上挤不走对方,那就花钱从背地里来,于是这才有了八骏图这件事。

谁知道原本是十拿九稳,筹谋了这么久的事情,不知道哪一步错了,竟然被周家察觉不说,还请来了一个高人。治好了那个短命的小子,破了他们的阵法,更甚至这份因果还报应在了他们柳家的身上。

柳老爷子一共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现在发展的最好,虽然柳老爷子退了很多年了,但一些人脉关系都还在,因此不遗余力的将大儿子辅佐到了高位,二儿子也还算可以,本本分分的,被他大哥带着,位子不高也不低,有些地方还算说得上话。三儿子早亡,四儿子是老来子,上面又有几个哥哥压着,有些心高气傲不说,本事又差了那么一点,旁门左道倒是心眼多得很,当初动歪心思的就是他。

不过老四的确有些小聪明,有些事他觉得不能过自己的手,于是推了一个关系稍近,整日跟在他屁股后头混的穷亲戚。所以当他们请来的那位大师被周家的高人破了阵法毙命时,直接与那位大师接触的穷亲戚也跟着七窍流血而死。

柳家老四知道事情败露了,见那个跟屁虫死了的时候,还忍不住咒骂了一声,还自觉自己聪明,没有过手,否则现在死的恐怕就是他自己了。那时他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觉得又要花钱重新找个更厉害的来了。但是从那天开始,他们家人身上竟然隐隐浮现出差不多的图案。

柳老爷子也认识一些玄门中的人,每年都给了不少供奉,从他们那里换取一些养身的丹药,一些俗世没有的灵茶等物。见家里的人都有这种诡异的印记后,连忙找来师傅帮他看了看。

那位天师虽然不算多厉害,但眼界还是有的,一眼就看出这是血祭的反噬。之前跟在老四身边混的就是他们柳家的一个亲戚,算是柳老爷子的侄子,所以血祭直接报应到了他们柳家的身上,如果这个血祭不解除,报应来了,柳家只会一个个的慢慢死掉。

这一下整个柳家都慌了,这算计别人没算计到,竟然要报应的自家灭门?!一下子柳家老四成了众矢之的。

这事发前后不过数天的时间,在柳老爷子四处求人寻找能破解血祭高人的时候,他的老伴,原本很硬朗的一个人,一天早上醒来时发现,身体都有些凉了。他们不知道这是不是血祭的报应,但柳老爷子一瞬间简直跟老了十来岁一样,柳家原本还有些个不当回事的,这一下越发慌了起来。

不过他们当中却有一个异类,那就是柳逸。关于柳逸的出身其实一直有一些不太好的传闻,他的父亲是柳家老三,就是那个早亡的儿子,而他的妈妈是个出身不太好的女人,当初柳老爷子极力反对,毕竟柳逸的妈妈是在那种不太干净的地方工作才认识了他的父亲,不过后来柳老三死活坚持,父亲拗不过儿子,只得答应。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