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2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结果新婚没多久,柳老三就发生了意外去世,而柳逸的母亲也被查出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但他们结婚都还没一个月,因此一开始老爷子怕这孩子不是柳家的种,但又怕错怪了那个女人,于是等到生出了柳逸直接做了鉴定,确定是柳老三的儿子,这才将柳逸接回家中养。

虽然确定柳逸是柳家的人,但因为老爷子觉得是他母亲克死了自己儿子,对柳逸也就不那么尽心,慢慢的就有传言说柳逸根本不是柳家的孩子。不过谁也不会傻的将这话当着老爷子的面说,一直都是私下的,因此根本没人制止谣言。

更加佐证了这一点的是,这次血祭的反噬,柳家的人身上都有印记,有人就说想要看看柳逸的,可是柳逸身上根本没有,这一下就连柳老爷子都对当年的鉴定报告开始怀疑了。不过现在根本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所以柳老爷子直接无视了。

但是柳家小一辈的从小就以欺负柳逸为乐,逮着这切实的‘证据’,那还不奚落嘲讽个彻底。

柳逸自己都已经不知道他是不是柳家的人了,小时候他问过奶奶,奶奶说是的,他就信了,可是当他发现自己身上真的没有那个血祭印记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凉了,不过也有些解脱。

此时面对他们的毫不掩饰的恶意,柳逸冷冷扫了他们一眼:“是啊,我身上没有印记,所以我也不用担心请不到高人来解咒会英年早逝。”

为首的那人立刻站了出来:“那就滚出我家的墓园,这里可不欢迎外人!”

有些长辈听到这里的动静,立即过来,冷冷扫了眼柳逸,看他简直就像是个仇人一样:“闹什么闹,这是在你们奶奶的坟前!”那看柳逸的眼刀子简直刮骨的冷,不过这么多年,柳逸都是在这种目光中长大的,早就习惯了。

柳逸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就走,奶奶都不在了,这个柳家,也彻底没有值得他留念的了。

柳逸没有车,这里又是私人墓园,能来这里的谁还没个代步的,所以附近根本没有公交,柳逸只能自己走到山下去。

难得忙里偷闲的兰谨修来找司阳,却被抓来当司机,以他们的神识耳力自然能知道墓园里面发生的事情,见司阳盯着那个柳逸,兰谨修问道:“他有什么问题吗?还是你要给则知找个师弟?”

司阳道:“人跟猫,能生孩子吗?”

兰谨修难得有些傻住:“嗯?”

司阳摸了摸下巴,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微微挑眉。

第162章

当柳老爷子一个才七岁大的重孙子因为在家玩耍突然从楼梯上摔下来抢救无效死亡后,要如果不是柳老爷子年轻的时候经事多,真的得疯。就在小重孙子死在医院的那天,还有一个柳家的侄女儿也跟着出了车祸当场死亡,而这些人都是身上有印记的。

因为不知道下一个会轮到谁,就连在家也能突发意外,柳家的人只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上了死□□单,不管怎么样总有一个意外让死神的镰刀砍下来。当情势越来越急迫,柳老爷子经过各种碰壁各种求人,最后经人指点来到了浦田山,想要求司阳出手帮忙。

不过可惜柳家不知道的是,当初周家的局就是司阳出的手,这种害人害己的报应他才懒得插手,连面都懒得见。原本定在这个月开的农庄,因为兰谨修没有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慢慢蚕食兰家,反而直接一把拿下,为了整顿兰家,兰谨修忙的脚不点地的,农庄的开设也延迟了,于是柳老爷子连山角角都没摸到,扑了一次又一次空。

在柳老爷子准备自己亲自一路跪拜着上山,哪怕舍了这条老命也要求到那位大师救他们柳家时,柳家的老四就带着一个高人回来了。

血祭被反噬这件事就是这个柳老四搞出来的,虽然当初这件事也是他们答应的,更甚至还给那个所谓的大师提供了不少的方便,但现在出了事,总归需要一个人来承担,之前一力促成此事的柳老四就成了众人的出气筒。

这次见他又带回了什么大师,看起来三十来岁的样子,个子比较矮,眉目普通,丢进人群里都找不到的面孔,一点都没有大师样。尽管言语上不至于失礼,但本能的觉得又是一个不靠谱的,所以态度上少了那么一两分恭敬。要如果这个柳老四不是老爷子的老来子,在家还是有那么一些地位的,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泄恨的宰了。

面对家里那些人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样子,柳老四心里自然是恨的,当初计划的时候一个个都说好,出事了就全都是他的过错了。

狠狠瞥了眼那群对他明里暗里冷嘲热讽的人,然后恭恭敬敬的将大师给请进了屋子。

柳家老大也为血祭这件事弄得焦头烂额,甚至就连工作都暂时放下了,这会儿见弟弟又带回来了人,压下心中的不满,面上依旧笑容可掬道:“不知这位大师如何称呼?”

那人道:“叫我坤就行了。”

柳家老大立刻请人上座,不管这人是不是真有本事,礼数是不能少的,否则得罪了真有本事的人,他们哭都来不及。

“不知坤大师对血祭这种咒术是否了解?我想家中的情况我四弟应该已经与大师说过了,如果大师能帮我柳家度过此次的劫数,只要是我柳家力所能及之事,一定能满足大师的要求。”

坤点了点头:“我既然来了,自然是有解决的办法。”

柳老四立即露出一些小得意的表情,这厉害人物可是他找来的,如果解除了柳家的血祭印记,那他可就是立了一大功了。

柳老爷子听到小儿子请回来了一个据说能解决血祭的大师,自然下楼来接待。虽然这个叫坤的大师实在是太普通了,但老爷子却没有半点敢小瞧。

比起他几个儿子,坤明显对柳老爷子的态度更加满意,于是也不再绕弯弯,直接进入正题:“你们家应该有一个不被印记的人,这人在吗?”

众人下意识转头看向柳老四,柳老四连忙摇头:“我拿我自己,我拿我爸的命发誓,我绝对没有说这个事!”

柳老爷子瞪了他一眼,自己发誓就发吧,还拿他的命来发誓,不孝子!

见老四发了这么毒的誓,众人自然是相信他的,谁都知道他能够潇洒快活的活到现在,就是因为老爷子还活着,于是对这个大师明显更信了几分。

老爷子道:“那孩子不在这里,不知道这跟那孩子有什么关系?”因为没有印记,他已经将柳逸划出了柳家范围了,内心里就认定他不是自己儿子的种,当年的鉴定肯定有问题。

坤道:“血祭这种事情里面涉及到的问题十分的复杂,你们也不是玄门人,知道个大概的原理就行了,就是以你们的血为祭,不但能对付敌手,还能将对方的气运吸取过来,因为血脉的牵引,这气运只能你们家的人来消受,一旦局破,血祭反噬,那就是拥有你们血脉的人来承受,只要动用了血祭的咒术一定都是恶毒无比的,所以除了以死抵消,没有别的下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