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2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柳逸道:“那可以请师父帮他们解了吗,柳家到底生养我二十多年,请师父帮我断了这段恩情。”

司阳挑眉:“他们这么对你,你还要救他们?”

柳逸道:“不是救,是还,还清了,今后无论我富贵贫穷,哪怕他日再与柳家人相见,我也能挺直脊背问心无愧对他们毫不亏欠。”

司阳看了眼柳家的人,一挥手,柳家众人只觉得有一阵细密的雨丝轻点在了脸上,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听到那个年轻人的一声走吧。

柳老大下意识拉开衣服看了看肩膀,上面的印记不见了。

坤本能的想要阻拦,可是那个年轻人如此轻而易举就破除了柳家身上的反噬之力,这份实力令他感到忌惮,这稍微一个踌躇,那两人直接不见了踪影。

坤眯着眼看着门外,看来华夏的水当真是深得很,他那个师弟,在华夏跌的不冤。

第163章

柳逸今年二十二岁,刚大学毕业,之前他的人生计划是毕业后离开中都,随便去个小城市找个糊口的工作,然后用这些年攒的一点钱付个首付买个房,以后找个温柔可人的女人结婚生子。这么多年柳家人对他的态度他早就已经心寒了,虽然说家人有时候真的是再如何都是难以割舍的存在,但冰封久了,再热的心也都凉透了。只是今天的一切重重的敲在了他的心口上,被冷待,被无视,甚至被偏见,始终没有被直接当面放弃来的更加伤人。

跟着对他而言还是个陌生人的师父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柳逸原本以为自己会忐忑不安,但没想到从跟着这人离开之后,他反倒是平静了下来,特别平静。他不知道自己有哪一点被人看上,但就刚才那短暂的接触,他这个师父很强大,也许是因为在那样的绝境中带出了自己,不管今后他将面对的是什么,但现在,他本能的心生亲近和一丝他自己都没发现的安心。

司阳直接将人带回了浦田山,他觉得这个地球真是个奇怪的地方,在这里仿佛什么限制都没有,人鬼神佛,甚至就连半妖都有。收这个柳逸也是随便一个心血来潮,先考察一下心性如何,要是可以就收了,这身体里面有一半妖的血脉,修炼起来应该比人快的多。如果心性可以的话,培养起来了也会是个不错的助力。

看看人家那些人出门的排场,徒子徒孙恐怕都认不全,他倒好,来来去去的,至今竟然只收了两个,这两个中的一个还待考察,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回到山上的时候,李则知正在练剑,那一套被他练的烂熟的剑招耍的虎虎生风的,见到司阳,立刻欢快的跑了过去:“师父!”

司阳道:“这是柳逸,你带他去炼心阵,如果过了,他就是你的师弟,如果没过,你让你兰叔带去安排。”

李则知连忙点头,等司阳走了之后,立刻好奇的看向柳逸,然后朝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就要有师弟了,那真是太好了,以后再也不是他一个人受到师父的折磨了。

柳逸看着这个少年那灿烂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身上有些冷。

兰谨修知道司阳将那个柳逸收了,于是将兰家一些琐碎的杂事都丢给了兰自明,当初留下他是看中他的能力,现在不人尽其用,岂不是白费了那身本事。来到山上的时候,司阳正在悠闲的喝着茶。见到他来,司阳还笑眯眯的朝他招手:“来尝尝这个果茶,比花茶好喝。”

兰谨修坐了过去,询问了一下那个柳逸,得知司阳顺手将柳家身上血祭的反噬给解了,眼神微微有些疑惑。就他认识的司阳,虽然做事看起来比较随性,但凡事都有他的原因,像柳家这种先害人,最后害了己的,以司阳的性子来说,应该是不会管的。

看出了兰谨修的疑问,司阳笑道:“柳家的气运还未断,虽然会经历一些波折,但最后还是会度过去,我何不直接替柳逸断了跟柳家所有的亲缘因果,而且你不觉得以后柳逸比他们出息,还要被他们仰望,这种风水轮流转的套路挺有意思的吗,不过前提是,柳逸能够过炼心阵。”

兰谨修一笑:“你看上的,肯定没问题。”

司阳朝兰谨修看去:“你兰家忙的怎么样了?”

兰谨修道:“挺好,也开始培养扶持一些人,都是品性不错,却碍于出身,或是被打压或者资源倾斜得不到好的培养给耽误的,兰家总得来说虽然不怎么样,但还是有那么些个好的。”

司阳笑道:“要是都不怎么样,这个家族早就完了,还等得到今天,听说很快就要开始那个交流大会?”

兰谨修点头道:“嗯,各大世家已经接到了通知,每家都要拿出一些东西来作为交流大会的奖品,前三,前五,前十都有依次不等的奖励,我想很快你这边也会被询问是否参与。”

司阳问道:“大概是什么时候?”

“应该十月份左右吧,至少还要筹备个把月。”说着将司阳喝的差不多的杯子又倒上了果茶,问道:“你想让两个徒弟都去?”

司阳道:“如果柳逸过了炼心阵,我就好好给他地狱式训练一下,多出去开开眼界,整日沉浸那种芝麻绿豆大点事里面,心性都给养的小家子气了。”

兰谨修看了司阳一会儿,突然勾唇一笑:“他们何其三生有幸,这辈子能够遇到你。”

司阳还一脸认可的点了点头:“可不是吗,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兰谨修笑了笑,又说道:“这个月底农庄开业,我打算将部分特供的灵米灵菜作为兰家的供奉提供给华夏。”

以灵气充盈程度,以及这些灵米灵菜的本质上来说,不说浦田山,就连农庄里的都绝对是独一份的东西,那些玄门世家虽然会一些灵阵,也一代代的培养了蕴藏了灵气的食材,但本质上还是地球的产物,只是让那些东西沾染上了一些灵气,吃进身体里后能被吸收的少之又少。所以当这份东西提供上去了,哪怕兰家总体大缩水,但谁也不敢小看。

司阳无所谓道:“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就行了。”

几天之后,柳逸还在炼心阵中挣扎的时候,周放眼巴巴的跑浦田山来找司阳了。这还是周放第一次来浦田山,他还以为司阳搞下这么一个山头是想要发展田园风光,不过山上田园的确是够田园,但那一排排简直堪比别墅的房屋,还有山顶上华丽的简直犹如宫殿的大宅子,令他一边看一边咋舌。这有本事的人就是会享受,这哪里是住农庄啊,明明就是住在一个大古堡里面嘛。

司阳笑着看他一副进大观园的样子,调侃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道周大忙人今日拨冗前来所为何事?”

周放有些不太自在的坐到了司阳的身边,像个小媳妇的瞅了他几眼:“就是有点事想要问问你,或者你懒得动弹的话,介绍一些你认识的天师也可以,那个,你还记得我们上次聚会的时候发生的公交爆炸吗?”

“前几天才发生的事情当然记得,怎么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