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2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周放道:“我这不是因为你,所以对一些灵异的事情比较关注吗,我还关注了好几个灵异主播,就是之前公交车事件,说是撞死了猫的复仇,反正传的挺恐怖的,然后有几个灵异主播打算搞一个联合活动,就是打算去见见鬼。”

司阳知道有些人喜欢作死,也听说过不少作死作到真的死了的,不过关于这些无聊的游戏他从来没有关注过,听到周放的话,于是问道:“怎么见,想买符来见?”

周放摇了摇头:“不是的,就是玩游戏,在午夜没有人的十字路口,一碗白米饭上插上香,等香烧完之后将落在碗中的香灰拌饭吃下去,然后就能看到鬼了。”

“然后那些灵异主播选的地方就是公交车爆炸的那个路口,那个地方平时的车流量本身就不大,加上一下子死了那么多人,晚上更是有不少人宁愿绕路也要避免走那条道,然后那群主播就选在了那个地方烧香见鬼。反正他们搞这个联合的游戏之后,点击率那是飙升,每天不知道多少人刷礼物,催他们快点去玩。就在前两天,那群主播邀约在一起去了,还开了直播。”

司阳挑眉:“然后见鬼了?”

周放道:“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见鬼,那个白米饭上不是要烧三根香吗,那群主播带了一把香,第一次烧的时候,中间那根突然断了,当时就有不少人觉得瘆得慌,让他们别玩了,但是也是因为,点击率更高了,礼物刷的更多,几个主播哪里愿意放弃,就又换了三根继续,结果这一次三根香全都断了,这一下当真是灵异事件了。不过那些主播大概平时也见过不少灵异事件了,所以还算能接受,也没放弃就继续。反正前前后后试了好多次,就没有一次完整烧完的,不过饭上面也积攒了不少的灰,就干脆不烧了,直接拌饭,几个主播分着吃掉了。”

司阳道:“这种作死的直播你也看,第一根香断了就赶紧道歉走人。”

周放道:“越有话题越有关注嘛,关注多了那就赚钱了啊,一些网红主播一个月千百万的赚,这利益哪怕拼了命的也想赚啊。”

“然后呢?”

周放大概也被那天晚上看的直播吓到了,至今想起来都有些感到毛骨悚然:“然后就是他们吃完饭,路灯开始闪动起来,几个主播就在那里闹气氛嘛,就说突然感觉到冷啊,觉得身上有些重啊,听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啊,反正直播一直搞到两点多他们才清场子走人。”

司阳喝了一口茶问道:“那你今天来找我想做什么?”

周放道:“就是,那群主播里面有个我挺喜欢的女孩,你别误会啊,就是普通的喜欢,那女孩是从农村出来的,之前只是讲一些鬼故事,也不像其他主播搞得那么花哨,这次是因为小咪跟其中一个灵异主播关系不错,那个主播又不敢贸然跟不认识的人一起去,于是拉着小咪作陪,当时小咪在场外,没有参与他们的游戏,只是帮着他们拿着手机录制直播,第二天那些参与了的主播都没有上线,当时就有人说肯定是招惹了脏东西,出事了。但是晚上小咪上线了,说最近要收集一下鬼故事的题材,等收集好了再上线,上线的时间微博通知。结果就在当天完全,有一个玩游戏的灵异主播直接跳楼了。”

“我关注那个小咪也有几年了,反正就是从知道你对这方面有所涉猎的时候开始,那时候小咪也才刚开始做主播,还成立了一个群,现在那个群里面都是关注了小咪好多年的老人了,我们经常在群里各种聊天,几乎对每个人都挺熟识的,小咪就在群里哭着说真的出事了,她现在连酒店房间都不敢出,还连夜喊来闺蜜陪着,就连大中午的去寺庙拜拜都觉得浑身阴冷,她还遇到了一个大师,大师更是说她身上很脏,有很多的东西跟着,太乱了,处理不来。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司阳道:“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你卖符箓的网址发给了小咪,小咪昨天晚上就私戳我了,说她加急买了符,然后真的觉得不阴冷了,可是那个符她戴了半天,就直接被烧成灰了,于是问我能不能找到卖符的老板或者能帮她解决事情的大师,不然她都想跳楼了。你知道我只认识你,不过这种小事就用不着你出马了,给我介绍个靠谱的天师呗。”

司阳也的确懒得管这种小事,于是联系了邓洋,这种事也算是在特勤部的范围内。不过没想到,当有个主播跳楼自杀后,特勤部就已经关注这件事了,而派去调查的人就是邓洋,只不过现在邓洋失踪了。

第164章

邓洋的实力在一组内不说多顶尖,但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哪怕遇到棘手的事情,一般情况下解决不了全身而退还是没问题的,就连上次被一群堪比鬼王实力的小鬼缠住了,邓洋若是想走也是能走的掉,这次看起来就是一群阴魂作祟的普通案子,竟然一去不回的失联了。

那天涉事的一共有六个主播,一个并没有参与游戏,只是旁观,另外五个直接参与了游戏,吃了那燃烧过香灰的白饭。这种游戏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流传出来的,要说没点依据也不那么绝对,午夜本身就是阴气最重的时候,这时候在人烟稀少的地方烧香本身就是对阴界的鬼魂传递出一个祭祀的信号,如果遇到一两个自身火气低,恰巧跟某个频道能对上的,很容易就会卡阴。但这种卡阴多晒晒太阳,去庙里拜一拜基本就没问题了,弄得跳楼,那事情就变得严重多了。

就是因为这件事看起来挺严重,所以出事后派去的是邓洋。原本那个地方之前有那么多枉死,甚至尸身都拼不全的阴魂,又碍于现在科学社会不好大张旗鼓的做超度,想着慢慢让人气冲散那边的阴气,却没想到竟然有群人如此作死,现在邓洋失踪,弄的人更头大了。

几个参与的主播都被带到了特勤部里调查过了,情况比较严重的已经真的半边身子都踏进了棺材,三魂七魄都被阴魂吞噬了一半了。不太严重的,像是之前只是旁观的,身后都跟着一大群。

特勤部里一些天师从事这种职业这么多年,见多了各种鬼,但还没见过一大群鬼跟在身后的场景,那几个主播被带回来的时候,好多人都忍不住去看稀奇。

那几个主播当真没想到,政府里竟然真的有这种机构,不管他们以前直播的时候将这种事情说的多真,也的确见过一些特别灵异的情况,但事后要么用科学的方法能解释过去,要么就是并没有影响到自身,于是自欺欺人说没事,否则他们哪里还敢这样作死。没想到这头一次真正遇到了事件,就遇到个这么大的。

司阳来到邓洋消失的地方,一旁的周勤道:“这里我们几乎掘地三尺的找过了,但是什么发现都没有,阴魂倒是遇到了不少,晚上的时候也做过两场超度,能超度一些是一些,邓洋的魂牌未碎,就是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困在了什么地方。”

司阳看了看他:“两场超度?”

周勤点了点头:“小超度,这里到底是市区,晚上虽然没什么人,但万一被人看到就不好了,所以只是小小的超度了一下,驱散了一些阴气,不过跟在那些主播身后的那群鬼却没那么好解决,烧了香不说,还磕头跪拜过,这请来的鬼想要送走可就不容易了。”

司阳道:“如果我没记错,那次事故应该只死了二十来个人。”

周勤道:“这也是一个疑点,这里阴魂的数量已经超过了那次事故遇难的人数了。”

司阳环视了一圈,微微眯了眯眼。

周勤连忙问道:“您看出什么来了吗?”

司阳道:“这里以前是不是有个桥?”

周勤虽然不是住在这一片,但知道这里的确有个桥,就连这里的地名都带了一个桥字,只是路面设置了人行道之后,那座天桥就显得鸡肋了,所以当这里重新建设之后,那桥就被拆了。

当司阳问的时候,周勤已经本能的将这里的大致布局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却没想到什么风水局,便道:“那桥已经拆了有一年多了,就在这个十字路口。”

“你知道这里当初那座桥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周勤闻言脑子突然一嗡:“六波罗密,佛家语中意指度彼岸。”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脑子里闪过,但太快了,他没抓住。

司阳道:“古时候最开始有桥梁是因为要渡河,江河在那个时候被人视为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洪水猛兽,稍有不慎就会要人命,所以桥梁除了能搭载人类平安的度过江河,还会希望桥梁稳稳的压在上面不会被江河给推翻,所以建造桥梁在古时候是非常重要的大事,有些地方甚至将一些自认为强大能庇佑万民的东西镇压在桥的两头,所以一开始的桥同时也有镇压之意。”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