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2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周勤略显惊色:“您是说...”

司阳道:“时间不对,时间对了,应该就能找到入口了。”

周勤微微蹙眉,他们已经让人二十四小时在这里搜索了,如果不是这个时间,那就是指月份?这么一算,差不多还有十天就是鬼月了。如果邓洋真的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出不来了,那这么多天也不知道熬不熬的过去。

司阳道:“也许是一场机遇也不一定。”

周勤转头去看司阳,这才发现自己不自觉的将担忧说了出来,不过听到司阳的话,紧绷的情绪也微微放松了一些,机遇什么的他不强求,只希望邓洋那小子这次能平安无事就好。

虽然邓洋的失踪算是有了头绪,但是这么多阴魂还是需要解决,马上又是鬼月了,到时候事情只会更多,要如果这里真的出了问题,等鬼门一开,真不知道还要闹出些什么乱子来。至于那几个作死的主播,虽然是他们自己作死,但这事也不能不管,尽管麻烦,但事情还是要解决,不过这个财是破定了,只希望倾家荡产的能保一条命吧。

周勤询问了司阳,见他拒绝了自己的车送后便离开了,司阳闲着也是无聊,于是慢悠悠的沿着这条街道逛了起来。这里算是一条老街了,据说几年前这里日夜都热闹无比,后来城市整顿,将这里的交易市场搬迁到了近郊,于是这里慢慢就空了下来。现在这里治理的不错,绿化做得好,老房子基本都拆了,所以不是在建的楼盘就是已经建好了但是住户不算多的商品楼。

司阳逛到了一条小河前,小河的另一边就是一栋栋整整齐齐的高楼主宅,司阳站在河边看了一会儿水中的石头,然后拿出手机将兰谨修给叫了来。

现在守护华夏是兰谨修的职责,多余的事情他才懒得做。

兰谨修很快就过来了,连车都没开,直接一张疾速符。见司阳没什么事,兰谨修微微松了口气,这才走了过去:“怎么了?”

司阳指了指河中几个被水冲刷的圆润鹅卵石:“你看看。”

兰谨修顺着他的指引看过去,一下子也没看出什么名头来,那几个石头都是杂乱无章的摆放着,乍一看并没有什么规律,不过当他认真盯着看了一会儿,竟然微微有些眼晕。

兰谨修眉头一皱,大概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这究竟是什么阵法,于是干脆也不想了,不过这个地方,他敏锐的察觉出了问题:“这个阵法跟公交爆炸有关?”

司阳点了点头:“应该是有点关系,当时柳逸在车上,他身体里有一半兰家的血脉,影响肯定是少不了的,只是被猫妖的血脉给暂时压制住了,印记没有显露出来,加上这里又被人放置了这样的阵法,于是造成的伤亡大了些。”

“所以这又是窃取气运的阵法?”

司阳道:“不是,这里生气很浓郁,其他的地方却是一般般,应该是利用阵法在蕴养什么东西,而这些生气应该就是来源这里的住户,这里之前是个很繁华的地带,气息上也不是几年就能散去的,现在这里人少了,布置下这样的阵法,一点点吸取残存的气,只要不弄出人命来,估计不会被人发现,谁知道这么巧撞上了身上带了血祭的柳逸。”

兰谨修道:“管他是什么,先破了再说。”

兰谨修一边说一边设下结界,免得被人看到,当他用灵力驱动着河中的石头移位时,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吸力将那几枚石头牢牢的吸住,甚至力量直接反弹了上来。

感受着这陌生阵法中的一股熟悉的气息,兰谨修道:“又是那小子。”说着转头看向司阳:“那个校园碎尸案的凶手。”

司阳挑了挑眉:“看来那家伙的本事见长啊。”

“再怎么长,跳梁小丑还是个跳梁小丑。”说着将灵力凝结在了掌心,狠狠的劈向小河中的几枚石头。

布置小石头的熊晓华压根就没想要惹出什么事,只是在这样天时地利人和的地段,想说稍微吸取一点生气也不会被人发现,所以布置的阵法虽然小心,却也担心被天师发现,太强大的东西没敢放,现在被兰谨修这么一劈,几枚石头瞬间粉碎。

小区里面正吸取黑盒力量修炼的熊晓华瞬间便感应到了阵法被破,下意识就想要离开,但很快意识到现在贸然动作只会被人发现的更快,于是小心的按捺,观察着动静。

可惜的是兰谨修这次却是不打算放过他了,直接顺着阵法的气息找了过来。熊晓华只觉得心头一股危机涌现,立即带着黑盒子打算离开。

当他刚刚将黑盒子收起来,他的大门就被人打开了,熊晓华看都没看来人,一出手就是杀招。

那人却是直接道:“不想死就跟我合作,否则你绝对跑不掉。”

听到这话,熊晓华这才抬眼看去,是一个个子矮小,五官平凡的男人,微微皱眉心思急转的衡量一瞬,就点头答应了。

不过令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司阳觉得慢慢找人很麻烦,直接布下一个大阵将这整片小区都给包围了起来。反正围起来了,笼中鸟慢慢找就好。

第165章

当坤发现外面竟然笼罩了一层结界,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他怎么都没想到,现在的华夏天师竟然如此阔绰,随手都能布下这么大一片结界。华夏天师的本事他是知道的,喜欢将各种力量给刻录进一张黄纸中,不过这个符纸的确好用,还很省事省力,但有多大能力才能绘制多厉害的符,像这么大一片结界,绝对不是一般天师能绘制出来的,也不知道是哪个败家子这么浪费。

看了眼身边的人,坤有一瞬间动了杀机,如果只是自己,想要逃脱应该是没问题的,如果带着他,恐怕就有些麻烦了。而且他的目标只是黑盒子,这人的死活他才不关心。

察觉到对方的心思,熊晓华道:“魔盒已经被我炼化,我如果死了,你什么都别想得到!”

坤闻言笑了笑,那东西是一般人能炼化的吗,不过他并没有反驳熊晓华的话,既然这么想跟着他,那就给他当个挡箭牌也不错,必要的时候推出去,自己脱身的胜算也更大一些。

这么想着,坤摸了摸手上的戒指,然后手中多了一件黑色的斗篷:“披上,这可以隔绝气息。”

熊晓华长了个心眼,用魔力隔绝了与斗篷的直接接触,谁知道这斗篷上面会不会有什么东西,这段时间躲避特勤部的追捕,他几乎可以说是走南闯北的,也算增长了不少见识,这对人的戒备自然更重了,更何况这人明显就是奔着魔盒来的。

见到熊晓华的举动坤也不介意,早在跟最开始跟熊晓华不经意接触的一瞬间,该下的东西早就下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