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2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那魔盒应该算是一种灵器,一个真正有了自身灵智的东西,只不过随着灵智的诞生,有了自主的意识之后,没了主人的喂养和炼化,本能的想要获得更多的力量,就慢慢走了歪路。虽然不知道这个魔盒存在多久了,但看它现在都能蛊惑人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应该也存在上千年了。

这么个好东西竟然凭白被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得到了,哪怕凭借着魔盒得到了力量又如何,比起魔盒真正的用途,那点力量只不过是九牛一毛。想到师弟那个蠢货来了华夏几个月却搞得自己差点修为尽废,再看看已经到手的魔盒,坤难掩自得之色。

还没等他得意太久,兰谨修直接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拦住了两人的去路。熊晓华看着眼前的人微微蹙眉,总觉得这身形有几分眼熟。

而坤就对眼前这人全然陌生,虽然看起来十分的年轻,但他也不敢小看,那天在柳家,不是就被一个年轻人狠狠震慑住了吗,现在的华夏,简直跟他几十年前来过的华夏有着天壤之别。

坤看了眼身后的人,然后朝着这个拦路的人道:“我不想与你们为敌,我想我跟你之间也应该没有仇怨,这个人我不管,放我立刻如何?”

听到这话熊晓华脸色一变:“你!”说着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怀中,怀中的魔盒还在,然后转身就跑。

兰谨修手中灵气一凝,直直的朝着熊晓华的身上抓去。熊晓华这段时间也被那些追杀他的人磨练的长了些本事,再也不是过去那个连反抗都不能任由人搓揉的窝囊废了,见兰谨修近身了过来,反手就是一挡,手中的魔气更是带着腐蚀之气,这灵气本就是他魔盒的食物,大不了今天就放出魔盒将这些家伙全都吞了。

另一边的坤见状立即与熊晓华反方向跑去,见拦路的人并没有追捕自己,心中顿时一喜,至于结界,大不了放出一些宝贝慢慢蚕食掉,反正以熊晓华现在的本事,多少也能抵挡个几分钟。

在坤焦急着破结界的时候,司阳悠哉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看着那一团团的虫子想要将结界咬出一个洞来,有几分嫌恶道:“虫子就这么好玩,你们一个个的都喜欢养虫子。”

坤顿时一惊,一转身看到又是那天柳家带走柳逸的年轻人,心中瞬间有些慌,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道:“明人面前我也不找借口了,今天我的确是为了那个人身上的东西来的,但是我还买来得及的手就被人发现了,现在那个人去追东西了,我不想参与,也不想与你们为敌,以后如果遇到,我一定绕道走可好?”

司阳笑了笑:“可以。”

在坤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又听这人道:“不过先把你身上的东西交出来。”

坤道:“那东西不在我身上,我还没的手,你们的人就来了。”

司阳摇了摇头,坤以为自己之前的小动作被他看穿的时候,司阳道:“我这人呢,从来不做白费力气的事情,既然做了,肯定要得到些东西才行,哪怕看不上,留着赏给别人也不错,所以想离开,把你那个储物戒指留下吧。”

坤的手紧了紧,道:“道友何必要赶尽杀绝。”

司阳一脸纯良笑容:“自古以来就有买路财一说,留你一条性命怎么能算赶尽杀绝,是你自己主动交出来呢,还是让我亲自动手。”

坤冷下脸道:“既然这样,那让我见识见识你们华夏天师的本事吧。”

不等坤动作,司阳轻轻做了个招手的动作,然后一只半透明的像是蝴蝶的飞虫停在了他的手上,那葱白修长的指尖上停着一只漂亮的仿若小精灵的生物,这画面实在好看,但说出的话却让坤不怎么想听了:“我发现你们这里的人不管华夏还是外族都喜欢玩虫子,我就养了一只,咱们比比看谁的虫子更厉害,你赢了我放你走。”

在生物界,越是好看的越危险,当那只半透明的小蝴蝶飞来的时候,坤的心头就下意识警铃大作,不过现在除了打一场,他也没了别的办法。

司阳手中的蝴蝶是一种千变虫,如果按照灵兽等级划分,这千变虫一破茧就是金丹期,它能幻化出各种幻境迷惑人心,那小翅膀呼扇一下,就能让人迷失在幻境里,如果破不掉,自然就死在了里面。不过这种虫有一点不太好,那就是除了吃灵石之外,最爱的就是各种蛊虫,越毒越强大的越爱吃。

对付坤这种等级的,当然用不着耗费灵力去布置什么幻境,小翅膀呼扇一下,原本不过一指大小的千变虫直接变成比人还高大出两倍来的大型生物,那长嘴一卷,被坤|操|控着攻击过来的蛊虫瞬间被卷走了大半。

兰谨修抓着被打了个半死挑了手筋脚筋的熊晓华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只巨大而美丽的生物吞噬着一群群丑陋的蛊虫,那个坤更是目露凶光,见司阳朝他看来,一个闪身就想偷袭。

唰地一声,剑光闪过,坤直接捂着手臂惨叫出声,而地上多了一只鲜血淋漓的断臂。

司阳朝着坤看了一眼,一伸手,地上的断臂直接成烟灰消散了,而手上的那枚储物戒直接被司阳抛到了兰谨修的手中:“拿着吧,蚊子再小也是肉,这个储物戒虽然不大,但给你妹妹用倒也不错。”

至于兰谨修,作为自己的小弟,这种外物的配置怎么能少,之前司阳就已经给了兰谨修一个,不过跟他的徒弟区分开,并不是银环,是一个造型比较简单的手链。

司阳招了招手,那只吃的正欢的千变虫再次变小,朝着司阳欢快的飞了一圈后停在了他的掌心消失不见,司阳看向坤:“这人你打算怎么办。”

兰谨修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杀了吧,反正来华夏也没安好心。”

听到这话,原本还想着舍了一身宝贝只求留一命的坤,一咬牙,打算舍了肉身跑。

然而在他念头刚起的时候,司阳指尖一弹,一抹灵光弹在了坤的脑门上,将他的整个神魂全部禁锢住了,他要是敢舍弃肉身,那就是魂飞魄散。

坤恨透了眼前的人,更恨透了他那个师弟,他来华夏才不到一个月,根本什么事都没做,竟然就要命丧于此。

司阳自然管不到他此刻在想什么,该抓的人抓到了,也让他家的虫子吃饱了,于是挥挥手,结界被撤了下去。

兰谨修自然懒得折腾这种事,不过好事当然要便宜自己人,于是联系了沈然过来领功。

沈然本来就跟单鹤轩寻着气息在附近追查,只是因为邓洋就是在这一带失踪的,这里有不少的天师在,所以才没过来这一片,接到兰谨修的电话后就立即赶了过来。

虽然这人不是他抓的,但到底是解决了二组一个追查了好久的案子,还是在他手上结的,所以沈然一个司阳老大一个兰哥的马屁拍着,兴奋的跟个小蜜蜂似得上蹿下跳。

单鹤轩看着那个断了手臂的人:“这人应该是阿赞蓬的师兄吧。”

兰谨修道:“都交给你们了。”

单鹤轩朝他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司阳:“邓洋就是在这一带失踪的,后来部里派出不少天师来寻人,结果人没寻到,却意外发现了一枚骨钉。”

单鹤轩余下的话还没说,沈然连忙凑到司阳身边小声道:“你还记得之前被你解决掉的贺博易吗?就是那个乱了整个玄门圈子的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