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3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道:“这丹药是司天师特意炼制的一品丹,是药三分毒,如今灵气稀薄,我们大家也只能凭借各种丹药来修炼,这食用的久了,体内自然有些沉疴毒素,而这一品丹能够将体内中隐藏的丹毒全部逼出。”

不等大家震惊这司阳和兰谨修的手笔和实力,便又听兰谨修道:“另外几位家主的谢礼中除了两枚一品丹之外,还有一枚洗髓丹。”

众人直接倒抽了一口冷气,洗髓丹,这不是传说中才有的东西吗,不过既然兰谨修刚当众这么说了,定然不会假。

给了众人一个反应的时间,兰谨修才继续道:“洗髓丹的丹效我想就不用我多说了,因为炼制的材料稀少而贵重,所以没办法炼制太多,而能够承受洗髓丹威力的,恐怕也只有几位家主和几个道门佛寺的大师了,所以没有得到洗髓丹的还请见谅。”

姚家的家主首先出声道:“兰家主客气了,如此厚重的礼物我姚家记你和司大师一份情。”

兰谨修微笑着应了,其他几个收到了洗髓丹的世家道门纷纷应和,至于那些没得到洗髓丹的虽然心痒难耐,但好歹也的了这一品丹,也是个相当不错的东西了,今日一趟当真是满载而归。

这时项家的长老突然出声:“兰家主,为何我项家的礼物只是两枚一品丹?”

这话一出,原本挺好的气氛顿时一凝,兰谨修却是笑着朝他看了过去:“其他家族中的几位长老所得都是一品丹,项长老的两枚丹药并无问题。”

项家的长老正准备询问为何不给他们洗髓丹,但突然意识到,他们的家主根本就没来,询问的话顿时就梗在了喉咙,脸色也是一片爆红。

第167章

项家到底也是世家之一,尽管项家的家风习性有些邪乎,四大家的名头全靠家中子弟出息,凭借自身的实力搏来的,底蕴比起另外三家来说稍有欠缺,但背后的依附者依然众多,哪怕现在是兰家的局,但兰谨修到底年轻,这司阳也没有在这里坐镇,所以有些家族见项家的长老有些下不来台的尴尬,纷纷出言暖场,试图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不过在场的谁不是人精,并没有多少人附和,全都闷头吃自己的,于是莫名的更加尴尬了。

项家的举动对兰家,对兰谨修本身就是一种打脸的行为,如果今天项家的家主没来,兰谨修却送上了同其他几位家主相同的礼物,他们虽然不会心生不满,但对兰谨修的看法多少也会少那么几分。不过兰谨修只给了长老该得的份额,那这典型的就是将这个巴掌给打了回去,而且项家还没办法借题发挥。长老的礼物中只有两枚丹药,是没有农庄黑卡的,这显而易见的今后农庄根本不打算做项家的生意。

有些关系不错的相互交杯,一个眼神的对视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他们自问比起许多玄门家族来说,底蕴丰厚,资源充沛,但这样充满了灵气的食材,那也是可遇不可求的。这项家的不知道为什么不给兰谨修这个面子,如果知道了今天项家损失了什么,也不知道项广成那老匹夫会不会恼羞成怒气急败坏。

兰谨修无视了项家的尴尬,直接举杯与众人热热闹闹的喝了一杯之后,又砸下一个重磅:“关于司天师的修士身份,我想大家都再清楚不过了。”

众人一听这个话头,有些放下了筷子认真的看向兰谨修,有些虽然看似随意,但注意力也都集中了过来。他们虽然不知道那个司阳现在的修为到了什么程度,但单单是修士这一层身份,就比他们高出许多了,现在华夏正规来说,恐怕只有三个修士,两位筑基真人,还有司阳这位修为不明的正统修士。

兰谨修道:“虽然有些好或者不太好的传言有关于司天师,但司天师其实一直都很想扶持一下华夏的玄门,只有大环境好了,玄门才不会越来越没落,司天师虽然也开始收徒弟培养人才,但能够修行修士道法的人少之又少,所以这个大环境的改善,还是需要依靠各位,只有诸位的实力提升了,玄门才能越来越强盛,所以今后我农庄也会提供部分修士所用的丹药,到时候各位可以根据自身需求来购买,至于丹药的品种,稍后会送上一本介绍手册,除此之外,凭借黑卡可以求取司天师单独炼制的丹药,有药材的拿药材来,如果没有药材的,可以拿司天师看得上的东西来换取。”

修士所用的丹药,这句话对众人的吸引力无疑是巨大的,但是关于丹药,他们只是熟悉华夏天师经常使用的,所以还没有一个细致的概念,因此内心有些激动好奇,却还算稳得住。

兰谨修看了刚刚给了黑卡的那几人,又继续道:“比如说,筑基丹,可以凭借黑卡来求炼制,比如说破禁丹,回春丹,驻颜丹等,这些司天师都比较擅长。”

听到筑基丹三个字的时候,众人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就连灵谷寺和闾山派的都坐不住了,几乎失声的问道:“你是说筑基丹?!世上当真有筑基丹?”

兰谨修笑道:“自然是有的,这是修士所用的丹药,以司天师的修为,炼制这样的丹药还算容易。”

有些正在临界点的家主顿时坐不住了,连声问道:“那像我们这样并没有学过正统道法,始终与道法有一层膈膜的,也可以使用筑基丹?”

兰谨修笑道:“关于这一点我也问过司天师。”

众人连忙竖着耳朵听,这可是关乎他们修为的大事,他们从来都是根据上一辈的人来口耳相传的修炼,根本没有机会得到真正修士的指点,此刻生怕错漏了一个字。

“司天师说,有人以武入道,有人以感悟入道,有人修佛,有人修道,不管是哪种形式,都是一种力量的积累,那既然都是力量,玄术同为力量的一种,又为何不可入道,只是众人无论是修为上,还是心性上,本能的觉得自己修习的不是正统道法,无法过去那道坎,自己给自己设了限,想要突破过去自然越发艰难,这筑基丹虽然未必一颗就能让人突破那个界限,但总归可以松络一些,能感悟一下那层意境,这感悟的多了,自然就更容易破了。”

不等众人如何激动,是否消化了他这番话,兰谨修再次申明道:“特殊的丹药只能黑卡求取,而司天师对卡不对人,所以请得了黑卡的好生保管,至于以后,黑卡如此珍贵,自然不是谁来求都能有的,除了今日,今后的黑卡只凭司天师的眼缘送出。”

这一下,得了黑卡的连忙将黑卡贴身而放,没得到的,开始盘算人脉关系,今后如果有需要的时候,是否能求得一次借用。而项家的长老,脸色青青白白的变换,但也算长了记性,并没有再多话。

不管怎么说,农庄的开业等于给玄门开了另一道门,而农庄因为菜品,因为丹药,因为跟司阳能接触的最近渠道,在玄门中变得地位超凡起来。

一场宴席众人都满载而归,最后只余下两位家主和闾山派还有灵谷寺的求见司阳。当他们提出请求的时候,兰谨修就接到了司阳的传音,于是直接带着这几人上了浦田山。

这一山之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农庄的灵气已经让他们侧目了,这一路往司阳的住处走去,那灵气越来越浓郁,越来越纯粹,就连善济都想着,要不要今后常常来找司阳品茗了,更不用说另外几人是如何的心痒难耐。

善济跟司阳熟识已久,问了声好后,就顺着李则知的引领入座了。而吕家和姚家的家主这算是第一次见到司阳,但经过刚才在农庄中收到的礼物来看,他们越发不敢托大,更是尊称前辈。

司阳笑道:“直接称道友吧,你们今天来的目的我知道。”

闾山派的钱连良连忙问道:“那贺博易当真没死?”

贺博易这个毒瘤,简直毒害了整个玄门半个百年,玄门更是因此损失惨重。当初险些让善济等人同归于尽也要消灭的存在,原本以为贺博易的事情总算是能划下一个句号,没想到现在竟然又死灰复燃,那家伙简直跟打不死一样。

司阳道:“我可以确定,贺博易已经死了。”

这说贺博易可能没死的是司阳,现在说死了的还是司阳,这一下弄得众人不免有些糊涂。还没等他们细想,又听司阳道:“如果我猜的没错,贺博易当初的死,也是他自导自演安排的一场好戏,或者说,他的死,在他的计划之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