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3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众人一怔,善济道:“这是何意?”

司阳道:“有一种秘法,能转死为生,转魂为灵,被天地自然孕育出来的灵生来就是强大而长寿,但这样天生天养的生灵成型条件十分的苛刻,在这灵气稀薄的地球更加艰难,但如果是人为的,借以国运之气,吸食大量生气精气,也不是没可能,这借助的条件就是被精血喂养出来的骨钉,布下阵法吸食气运生机,时机成熟时,贺博易自然就能死而复生,摆脱轮回成为天生灵物而存在。”

听到这话,众人久久无语,贺博易这盘棋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布下,就是那些骨钉恐怕都收集的不易,能形成骨钉的条件就相当的艰难,还收集那么多枚,更甚至为了一个不知可否成功的计划就敢如此舍弃生命,不管是计谋还是胆量,这个贺博易实在是可怕。

吕家的家主吕溥心道:“那我们现在已经发现了不少的骨钉,他布下的阵法岂不是破了?”

司阳摇了摇头:“他恐怕早就算计好了,这骨钉埋了怕是有几十年了,他布下的这个局也不单单是蕴养灵的局,还是一种封印,如果骨钉没有被人发现,那他就能慢慢吸取力量,等自然成型的那一天破除自己设下的封印而出,那时候与天地同寿都有可能,如果被人发现,每拔出一颗骨钉,就等于帮他解除一处封印,当所有的封印全部解除,也就是贺博易死而复生之时,只不过这样强行复生实力会稍微差一些,但也同样足够他脱离人体,成为强大的灵。”

这情况真是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贺博易简直将他们所能走的每一步棋都计划好了。

姚家的家主皱眉道:“只要是阵法就一定有能破解的方式,他想要用外在的力量孕育成灵,自然有一个承载的寄体,这寄体应该在阵眼之处,如果我们找到阵眼,解决了这个寄体,是不是就能破了他的计划?”

司阳道:“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可以,但你们能想到的,那个姓贺的恐怕也能想到,你们觉得以他的心性,他会留下这样的破绽等你们来断了他的生路吗?”

善济道:“那岂不是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司阳笑了笑:“当初我收了你们的钱替你们解决贺博易,却没想到是中了他的算计,那么这件事自然没完,你们发布消息去寻找骨钉吧,与其等他慢慢成型出来,不如助他一臂之力,等他出来了,这笔账我再来跟他好好算一算。”

第168章

浦田山的谈话只传入了部分人的耳中,对外自然不能说是贺博易又开始作妖了,贺博易这三个字在玄门内已经算是风声鹤唳的存在了,好不容易安稳了一段时间的玄门,现在正是修身养息的时候,经不起动荡。

对外还有跟缅甸黑巫的外交问题。华夏天师比起黑巫来说人虽然多,但实力上却是有所不及。不过血池的消失也让那些黑巫断了今后修炼的道路,所以一时间也不敢直接跟华夏硬碰硬,而且这血池的消失又是他们族内圣女所为,怪不得别人,底气不足的情况下,只能一面跟华夏硬抗着,一面又想办法给华夏安抚,毕竟他们现在一个黑巫都损失不得,若是不管不顾的跟华夏天师打一场,那有可能面对的是哪怕打赢了,却也可能被灭族的风险。

关于血池和黑巫的消息司阳并没有去关注,只是偶尔从来找他喝茶的善济口中得知一些。善济作为华夏第一大佛寺,仅次于灵谷寺主持的存在,地位不可谓不高,任何有关于玄门或者宗教方面的重大决定,是必须要经过他才行,所以善济也能知道不少就连一些世家家主都未必知道的消息。

“黑巫一族避世多年,又是曾经修士一脉遗留下来的存在,自从发现了血池的存在之后,他们一直借由血池中神龙的力量在修炼,所以还保存了一些修士修炼的资源,这次听闻黑巫族有意割让部分资源来安抚华。”

司阳将烧开的灵泉水提了起来,丢下几片茶叶,几个呼吸间带着茶香的灵气翻腾开来,善济不自觉的深吸了一口气,这灵气这灵茶,也只有司阳这里才有了。

司阳给他倒了一杯茶后笑道:“部分资源?血池这些年给华夏造成的损失,是哪部分资源能够弥补的?”

善济道:“灵石,当初黑巫还保存了不少的灵石,我们这边是答应了,只是关于赔偿的数量还在商谈中。”

司阳闻言一笑:“就目前的资源来说,灵石也是个不错的补偿方式,不过这得来的灵石分配问题恐怕也要揪扯一番了。”

善济却是摇了摇头:“最后灵石只会落入政府的手中,或者每家给一些作为安抚,但大部分只会资源充公。”

司阳喝了一口茶,并没有对这样的分配安排发表什么看法,更何况这事也轮不到他的看法。至于灵石,他的洞府中甚至还有不少的灵脉,这些都是以前宗内的东西,只要有人突破分神期就能得到一处主峰,宗门内会分派一条灵脉注入峰内,这样峰上就能自行繁衍出灵气,日积月累后甚至能产出灵石。只不过在修仙界灵脉极多,又是自己居住修炼的地方,并没有人杀鸡取卵的去挖自己峰上的灵石。

他之前虽然也有想过弄个山头打一条灵脉进去,但想想又觉得麻烦,把这件事搁置了之后倒是给忘了,看了眼自己的山头,感觉弄条灵脉出来似乎也不错,这布阵弄出来的灵气还是稍微差了一些。

善济见司阳对这件事没多大兴趣,于是转了话题道:“项家的事情,你这边可有听闻?”

司阳摇头问道:“我跟项家并无过节,自然也没如何关注。”

至于那天项家并不给农庄开业的面子,司阳其实无所谓,项家并没有事情有求于他,也没有什么事得罪他。不想跟他或者兰家牵扯上关系也没什么,他还没气量小到无关之人对他态度冷漠就生气的地步。

善济道:“无论是洗髓丹,还是筑基丹,这是任何玄门中人都梦寐以求的,更不用说今后求取炼丹的机会,项家的反应,道友还是多多注意一些为好。”

那日项家长老回去之后,自然将农庄中发生的事情据实已告,言语间难免充满了心疼和遗憾,洗髓丹,黑卡,以后炼制筑基丹的机会,若是有这些东西,家族的实力不知道能提升多少。

别的不说,光是那特供的菜品都是极品,他简直可以想象,以后那些得了黑卡的家族恐怕会让农庄长期供应了。那些世家的人若是日日食用那种特供的蔬果灵米,修为上用不了多久,就能甩他们项家一大截。

其余的几个族老管事听闻此事,都跟长老一个反应,无比的痛心。他们也不明白家主为何要这么做。其他世家去的都是家主,他们偏偏派遣一个外交长老,那甚至还不如不派人去,这一下不止是得罪了兰家,那个司阳,就连其他的家族恐怕都得罪了。

下方吵吵嚷嚷,坐在主位的项广成却是一言不发的看着,直到众人意识到家主的沉默慢慢安静下来之后,项广成才道:“说完了?”

众人下意识相视一眼,微微低着头没做声。

项广成轻哼了一声:“知道的这里是我项家的会议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菜市场。”

项家的大长老皱眉道:“家主是否有什么计划,亦或是我们与兰家或者司阳有何过节?不然我实在不明白家主这番举动是何意。”

“何意?难道你们觉得那番朝别人跪舔的姿态很好看?”

众人被项广成这句话说得愣住了,这事怎么能用跪舔来定义呢,与强者结交,这与他们家族自身也是有益处的,更何况,他们也并没有如何谄媚,不过是正常的结交,怎么被家主这么一说,就显得他们如果结交上去了,就格外矮人一头呢。

项广成道:“我项家从来都是凭借自身能力占据四大家一席之地的,何时依靠过别人,他司阳虽然是修士,但是他会将修士的功法给你们吗,会将丹方,炼丹的方式教你们吗,当你们习惯了他们农庄的食物,习惯了依靠司阳的丹药来修炼,如果有一天他中断了这些东西,你们想想到时候我们将会落入如何的境地之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