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3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这话虽然有些过于危言耸听,但的确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有些事不是这么看的,现在有提升实力的办法却碍于今后可能出现的危机而拒绝,能把家族发展到今天这种程度的家主,绝对不可能做这种傻事。

项广成的话锋一转:“不过不去与司阳牵扯上关系的确是有缘由的,但这其中的内情暂时不能让你们知道,你们只要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无论是功法还是丹药,我们项家今后都不会少就够了。”

农庄的事情之后,玄门中议论的最多的就是兰谨修的农庄,和项家没得到那么好的丹药以及黑卡的反应。出乎大家意料的是,项家似乎没什么反应,以前怎样现在还是怎样,也没有做出拜访游走的举动,似乎一点都不在乎他们损失了什么。

有人猜测,这要么是两者之间在外人不知道的时候结下了大仇,所以哪怕再逆天的好东西他们都不心动。不过这一说法很快就被人否决了,如果真的有大仇,以司阳的脾性,绝对不可能让兰谨修下邀请帖的。

再就是有人猜测,项家是自己得了什么好东西,所以那些充满了灵气的食物还有丹药,他们项家根本不放在眼里了,所以干脆姿态摆的高高的。

但不管是哪种,大家最想看的冲突并没有发生,司阳没有因为项家不给面子而恼恨,项家也没有因为错过了那些好东西而懊悔,表面上来看十分的风平浪静。

不过兰谨修那个农庄倒是存在感十足,现在甚至都发展到了要提前一周预定,就连专门为普通人设定的餐厅都有不少的天师预约,那些专供天师的都被一些世家子弟或者地位较高的天师给包圆了。而几大世家更是财大气粗,每天都会让人来买提前一天预订好的特供食材带回去。

听闻吕家有个天赋不错的小辈备受疼爱,那般珍贵的东西也被某个长辈分了些给他,一连吃了好几天,修为都突破了一层。

可惜黑卡少之又少,除了开业当天送出去的,到现在都没再送出去一张,好在农庄里面除了被几个世家预定的,还有部分的特供是留给当天散客的,售完即止,所以争抢的十分激烈。不过好在特供虽然很好,其他普通的菜品也不差,也是灵气浓郁的,只是有特供在前,对比下来当然能选好的就不会选差的。

一时间农庄开办的可谓是相当红火,一座难求,而这时,吕家的人拿着那张黑卡求上了门。

拿着黑卡的是吕家家主这一辈,排行老七的吕正祥,这位吕正祥在玄门内也算是名人了,因为他有一个傻儿子。一般像他们这样的条件,虽然随着修为越来越高,子嗣越来越艰难,但也没有艰难到一辈子只能有一个孩子的地步。不过这个吕正祥的妻子难产而亡,生下的儿子不知为何少了一魂一魄,天生痴傻。

吕正祥没有放弃这个儿子,尝试了各种办法无果之下,也依旧宝贝着这个儿子,并没有再找个女人生个健全孩子的想法。吕家当初成立专供天师的医院,起源也是因为吕家这个缺少魂魄而痴傻的孩子。

这次吕家的家主得了黑卡,吕正祥就求到了家主那里,天师的办法治不好他儿子,说不定修士有办法,于是这才拿着黑卡求上了门。

第169章

虽然拿着黑卡求上了浦田山,但吕正祥心中还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是天生缺魂少魄,并非后天身体原因导致的痴傻,所以他也不知道司阳能不能救,如果司阳都不能,那他恐怕就彻底死心,一辈子养着傻儿子好了。好在他可以修行,说不定能把儿子养到寿终正寝。

吕正祥的儿子名叫吕七宝,这不像大名的大名,当初孩子一生下来就被看出缺少了魂魄,就想说是不是魂魄转世的时候出现了什么纰漏。像他们这种天师是可以下阴的,不说见到阎王,一些阴差还是可以接触到的,所以当时想着一定要想办法将缺失的魂魄找回来,先取个大众的小名将命格给压住,以后再给测算一个适合他的大名。谁知道这缺失的魂魄至今都没找到,于是便一直七宝这么叫着了。

吕七宝虽然是傻子,但却是个非常好看的傻子。他今年有二十五岁了,长得那叫个温润如玉气宇轩昂,那一双眸子尤为清澈干净,干净到一眼望进去好像能看到满天灿烂星河一般。他不动不说话的时候,谁都看不出他是个傻的,正是因为这样,吕正祥才无比的痛心,如果他儿子没有缺少那一魂一魄,那一定是非常优秀出息的孩子。

吕正祥拿着黑卡而来,靖柔自然下山将人带了上来,吕正祥这人眉目周正,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周身有一股儒雅的气质,一旁的吕七宝跟父亲有五分相似,父子两的颜值都相当的高。

吕正祥心里担忧着司阳能不能治好他的儿子,所以一路根本没有闲心观望别处。而吕七宝虽然傻,但却很乖,乖乖的牵着父亲的手跟着走,但也不时被一旁的美景或者飞舞的小蝴蝶吸引,只不过他只是用目光去追,却并没有乱跑,但也能看出智商有异于常人。

吕七宝那双漂亮的眸子很难让人不喜欢,尤其是像靖柔这样,见过无数阴私黑暗的人,向来对凡事都特别冷淡的她破天荒的拿出一些小零嘴给七宝吃。

吕正祥整日为了治好儿子而奔走,所以对与他儿子没多大关系的事情都不怎么参与。这司阳的名号现在整个玄门谁还不知道,但见却没多少人见过。

吕正祥知道司阳很年轻,据说才二十来岁,但真的见到时才惊觉这人的年轻。也许是司阳的威名太甚,外界所有关于他的传言都是修为高深,来历神秘,以及手腕狠辣,但关于这人的模样却几乎没人谈及。今日一见,吕正祥顿时有种原来这就是修士的感觉,当真超凡脱俗了。

司阳在吕正祥来之前也询问过关于吕七宝的事情,所以见到来人也懒得寒暄直接进入正题道:“你是想救他命还是想让他恢复正常。”

吕正祥来的目的就是想要看看是否能治好他儿子,怎么一下子就牵扯上了性命问题,下意识愣了愣后道:“司大师这是何意?”

司阳挑眉看向吕正祥:“你看不出来你儿子是个断命吗?他的命线已断,根本活不长久,有人抽了他的一魂一魄来蕴养续命,只要魂魄不散,他就能一直活着,只是痴傻了些而已。”

这吕家也是个大世家,这么明显的命格竟然没人看出来,就算修为差,也不至于差到这个程度才是。于是目光下意识在吕七宝的身上多看了几眼,这个青年眉眼温润,神态却是懵懂无知,一双漂亮的眸子正好奇的四处观望,看向靖柔的时候更是像个小孩一样微微往父亲身后躲了躲,但一脸灿烂的笑容,明显害羞而喜欢。只是那手一直交握着,时不时用两只手指去抠左手的掌心。

司阳笑了笑,朝吕七宝招了招手:“过来。”

吕七宝看得懂他的意思,下意识看了父亲一眼。吕正祥推了推儿子:“过去,乖乖的听话。”

吕七宝这才点了点头,大概对陌生人有些戒备,所以过去的有些小心翼翼,一点点在试探,仿佛司阳有什么不好的举动他就会马上跑开一样。直到坐到了司阳的身边,见这个好看的人在朝他释放善意,吕七宝下意识朝他扬起一个笑脸来,简直跟阳光一样温暖灿烂。

司阳笑了笑,拿起吕七宝的左手,指尖在吕七宝的掌心轻轻拂过,吕七宝的掌心顿时多了个发着红光的印记。这印记又像图腾又像文字,司阳对华夏的一些古老文字并没有什么研究,刚想仔细辨认看看能不能认出是什么字,就听吕正祥脱口而出道:“尹字!”

吕正祥说完后下意识看向儿子,此刻儿子的面上也发生了变化,断命,当真是断命!一瞬间,吕正祥的脸整个煞白。

司阳拍了拍吕七宝的脑袋:“去你父亲那边。”

吕七宝听话的一下子窜到了父亲的身边,一脸亲昵的依靠在他父亲的怀中。

吕正祥下意识搂住儿子,但神色整个慌乱不已,他以为他儿子天生缺魂少魄,现在发现儿子竟然是断命。断命的人一般都活不到成年,而他儿子今年都二十五了,也就说是,如果儿子恢复正常,那就意味着会应了断命的命格。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儿子一出生就是缺魂少魄也没看出断命的命格,到底是谁在保他儿子的命。

司阳知道吕正祥需要点时间来理清思绪,也不做催促等他慢慢想,过了好一会儿,吕正祥才道:“司大师,能帮我将儿子的一魂一魄收回来吗,我不知道帮我儿子保命的人是谁,但不管是谁,都没有在我自己手中放心。”

司阳看向吕正祥,吕正祥一脸苦笑,摸了摸儿子被梳理的很好的头发,道:“以前总想着他能有恢复正常的一天,却没想到只有痴傻才能让他好好的活着,罢了,也许这就是命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